JFIF``C   F !1"AQ aq2#B $R3%b&6CDr?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5>N?JH?ryCpG>s'Gxyx4M5TH X'*'' Z<G|y}ߏT=߂A[{Z馚iiiiiiiiiij.$Pc7`=m.tq~"sca$Κiiiiiiiiiii' O>I~UԄpxD ?8<P ~z:*/np=ɢۘt8C8z= L7eлVjys8>"A+RU^UEt|piQUYt #!kQ" T<_jJ%XNs nfMJ.pÍrڨJbJAH$DC=Ε1y9n&/C؍M^+I}6WPۍ%=OryQ=z m {UƧ˶uYAb|E+uj$'+ʓ}iU{YӷNɼ0X& }q R{}'- {Ч؃ܕ|tgSuԹK!ʷ6DiV(z ЧЈ6Iu'WCRc[ۻ{)v=.f8M EKв+(Ӧ!R{YJ4a!ej=uw0ۼSm[j2\ƒԫSAw>%HZ_y<)*Pl]ė& UZ?yksL#PƬf PPKPUue=ެy V9k0gh*uІGu$rJvIy7ߏ>y+9gtAcq.e#8w^u&[#Ҕ㮩(i*V=ӭ/-o<6\|Zy[F:Y->k"2ҊJ/ lg#o02VI݋p36+Z,[~!i[qu/!.w-]S503[m:v4?fMmv)CA+G;}\ʋqGꔥ-ǨyR>iiiiiiiiiiiPrP9W>= Ϗ"}U+wNXaMmjIBɎ4p?1n23-2훍RqU|xR~mf_ K *lj%nn nlYYⴙIqKSk6c@~ {gm~ = Bhm+W@j@JZyw"zC*B[%6H.]QSҦbX?^qjx8}xc&4I/&IJ*ylڥ [dth`{粛r*fU͌ړB)mWc_~k> S\I}7"~ u#c?WO,7+ڃ^M# ZvWrh{WҫKiB\KEg=2+u* q4YJdvBUP߅7Pvtk5Y8';XİwfWQ)<̄BG%M\!ieE'te\ocu \ܗ;iL* eZkHIVnl8Y^)&Ȑ+' $8TWޢT' Fwc^=,Z+t0osB'W[JdOώ}?σ6PJ<<ώ8 |`΍:뫨ZLt=KDkpCHM~*ezBxk2xX*բg_O7 :|7Z%[8-9OqF~E=&E%ّڐˮ () %7;MݭM6|}6Aa.EiF0,3"ۍ;K Jj?áХx!5]t@H- TJ)KO!$pPNӷ]Xӹ=ӊ\L l>yav+KrO!Dyԅ2$K2:Ԉ%mc8Ө*CyJХ$!DygZr95iiiiiiiiiiO?|JA<,W_io-D%-6-D$Pӫg"͕?ǹ$ ]bʕ[{EL-.8RI_'Nt^ty|Cmq[aR!))}hRxO}"Mvl~y \s&rڜM|0TkP wIO:%Zk";0Ik[r2JpI鮣py9ZI<<{5ۡ]کeM]_2w7_iˬ͓W3ULK}ۇ ;)e A_)#">U؎ <|?#}lV͡\5aQ!9ش&[a)U9M)C*IwY[Nb6FZ K"GUs'ɯy"SЦۈ,N8I k(6j)1zzjl!(m52;IߍV~y<>O\y ǿ<~jJȘ.N«R7-SYnk==DH=Xwms v7(ji~GeVU-OB~o[ei!,)$p I m30aVg+B]n~0m9L/eiȍ)ԫs.qPnҺ*N9SK%ɣ.,uxhƐҚx(*Zt71ui팊2 k!ce%HH=$-eJZ3-{7L:kd|s\|mcwIu<^_U6 ($Jzr|HJجeG?>|$x߿H׾_b[_㻕dLcʏjx3]$-5Pcb_Ok` H0 ]73X|j}TKvRJTd)OjpHԚ5 n/A=kQXclfSPAƨ)ip贒|O'ccMۼK=320򫺛x9hVL):èͨ)=õ\p)>\kU}|Gy'YMX>41 } nQ#W|7M]Kj i FXoQJROB?-wpv,"8dTbk~Kk(Ba@S.F7nttb8̆Qmì֭ {Ҋ =#ڀmq oftVm?YUnFeYQQ"U2dwaGm+_z՗0aO>H2S/#u(֓'|kMq(rxC<~>Glm/2Xg0 ә&Ot}YS줡:p@Rξk6ͿΡd0 n!EHRllԥrF[\ J =7mvp[QT-8m٩WC 2ㄮ2m!Z>roᦻN},k*rjo$X_P@ITLO]Bν wM9  g7ڝc;ۛZV)-;ғ *Lhu )uS9ij,W#űK,'ZfDpEmպAH Z;[%EZX:oYǫQ.[Ax <YoO*m BGpT9&oOM4M4M4M4M4M4M4M4M4M4Mu%( $@^<'xՃsi ݭÜڧkq/)[-A1#y,+IIldVYn +SHbԨ! v;IфKͧ )FKŘjyoRNjKw)}+q !d>q6cz~4YWRV_UE1mbJo+\ݓ-G۬3p/\b2խȉ\L~V\h!/-+%=/,7zf.< eX6ɭN7V. X|^;Kl/E]#.pMW0c:E+m)-Q7>{nG;܄LD%J{."E\aL# C Xׯ1kGS9/U5nus)$&;8iɒ{L[n(}Y_KtV6#HiekC͸bތXϯ |:?" Ǥng ;PM)(UHeR6y-,p_rS;&$qZ[ z3(uSN$›P#R*^tL[{{SM{FecNm%:P0vbEKMa%I<f"X#*iy <| %J']$I' Ƿ\~~Z馚iiiiiiiiiiiii?ε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M4]gS@ $IǏ 3vλɬ[:mke@.l aorZ Q/9&Md\(ri(o(%<II:iiiiiiiiiiiiiiiiR{?ǀu5u'*+ ([AymބI)I>KM@}㟯><ɦ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U$s{ϞG滭r":ʨVKTRd\)WopB#AC|&O lEcKf~M&JYsdERӎvOu%-n)aH es09emls!2K9Jԕ;A[[S˹ ~5ҵ-uiIuIO)\rHμ},'tvowJ[U4ۍEQ{G dFg>AR6JG'UasHɳ{ʼrĻY덶- (6%EE A/Z UUܷiCʳ<^jD@5L*;Hn!Jnn-* tVf0\͔9?dh%^ jw)÷iw ڜ?2&Y~Su(#^u-ϲQZ@;}a][2[Di\})a0ϨK 'dy[Ԏl d{=ʽ]R&2c1&8c",h%N!GaKH Y쟮m1%be#da]-59Wl܉kg@ ckz_ہJW=6+TN=vGYʛ:CyiN!< OwG I+j21)nd;l ;/6ȤuJЗ=' IJ|>:gU^v˳ƭ,%Ii)K !Kl+u\s! .aط5Zie\ÉPORT((S wʸOϏ4EQb5dPi)$YD8L}W(~y>Fu0rlv襧2z.ʲ&}3WDS6T{rkEYy 7.oGL^TyWV10*嶗%Ê%b6SB⚷1U],yeL˔iJ11p,&¬pkH-˰m&EeLN{g7jS)N}ԺaЋH2r!#%]G*,8;YgMۋ&>n2Y"JSRLia8uV5TRaqp _\XWN8.dBv%+RwN~ Mk>Zj7RrV> 8(+bf\,CCR.6ޢq~sme ƞa(B9>;7;rگˆ We-mOy%F;?46Fnn[AK!%;J‹o*4n-{"xlm2xP6"bq 2;:ns:^.UPrx/?\*\g3k1긏͆qZaœȉNMT6"93EF 7x Gk%Ch@Kd3 .YR̨?8M.JC7$:{ CpH$s'%Yæ[##wXS_ZEųf]ժ,%ʩ.,0Pa2ㅵF}X;Y3ȓIQkuPWݪ|Q5:@܄Sce:95F1[U[O/"T ˱["oE!k [--I\/}Bm]gk/t7v>+r܎59?+ޫj$avSbM\Sr\Ka:Iye=I{"Ɔyu>|:CJڔO%CY=U|kI2eԧd)τ)J Ix>OӂϷxG'k0sȲ{-鞖i2 3m$NJAB9a@SleO#B @Yd=NI*cWU\ɍn6\1Jނ{)ppqc;O an4|w" I常gLkq*qFiou6%'+mTӕmutTo"$j>6C2[9 TkЎӒ}cۛl3sqeY7Ļ}.uSy^/`}8ٓ-Sgt,4'V:9{cSoi=YǒWªf5tnl\گfcvgٽYfYT(P.:_.2ʻP vdGs7}:|1{cm$cQc3q;!A?Lu&Q7Ժom@1ҘB了Rj.8² TyÉu Z)RRA{ AH{NdD;P;K jBR;BJN e#1zOKzHL d~d+W"+p>ӍK}Nl>9E5 ^UF3#usimïgӊ㉏"GY*$w6jwC"kcbn봰ɩ63(O#"`{!xx6өKT++\Nt΋: ^+hE>"ݫ4/^b&TIyj{oFGbؽ0mi .sx.o)VzM8;LhE1}7{[Éc5x[|]D>}FW,g7 \.4̦uChT.-}t!ftRd+*$fW$IZVU2`̖rEC}XHqcMifYDp)׻K~`N,h&g}9#=S }48L E8ynգlMSsIốZADƭ1}߽M*x?^|HvLu*BgCi$,,x>n{Iry r<8{iiik;ROPGG&<^nTz^@`ZDZc2e^ٻR#7&(BWrc)@E/[SaNtuLI]" ]WKDԇb~Ф(ʉY'KN[Z* Ub[c' Fr%6ֈK!Huձ²'Fv= :D :]dd `DoHDPS}1vqkru)|s%5Md¤8je.-#6]]_r*3-gv.pkF K4C ,K2XJ6 2a✃-UP21L3>.Dϲx/3+LPO+C9To2+MɮIGWeso3.2% -Wl:hٝgigcTQw2")\ɨB^qj%n(yGc P|e#Z4{THW O?07n}pN ^fXY<[om͆IQjPqG9P'P'~gpGlٶ{gT܂v=DZMʘC98#YK|@ *-#ʑ&Sזd8qJr@BJx  SWYti^ge&a N.cBZ~a} {CW[M}f-D,V4vwrk݂s(Ij@y-[$E\IHN+YYIUfi9]ujLiH,q$zQR^LH% x |~ǟV?J%PcvҪB Wƫ_$(_#B<tu7^ņ0[y}m*v,Z9NH[BZQSR-U}EFg+ &'2>%2ZCa,q vGu-/r+?MAa^Т{FJ&݉6rCjk ,SݨcP6JEnΙVcZX{9nPLJh3(-~- |;HqpKoeRrʇ䎼*K!4xRxHQ!Dɮɠe}+8OFA iLdzK< $lݟ|pMĺm+,as!Dqp Ë !e<99!<;,̛/q ˇ c85= -=I"jjQ`ϥw#iwnaѳ0)HjzCKn'KRQ_=9:ۣNXW[Jm*v¾-p)RR_@TT@PL8m7Ǩ6q8EA<8f]˘F~.YK=S|VnJ m)Il"RKH U{w!;_'|NޮjlX"jS F¸JxRQz٥^O2bn& .eU2_R޴qHzmݮv%sg+]~5_Ke/C`DlV )Z?KO4 AP*<~mHv>ĠSaLS94K.l`+L]wEKU_Gڬ/xkgskk܌͖dzN?R 冒*m@I ӭ7 ݎ<*VSwVU[&2#R<))#¡A.qbƮ* j3 `n/ێ0٬C;*6ob7qgRS3$!Sji$JήB9HlwX#_7lj .{\J }I 䫷uG8p3LrۗW{[Zv);Ōr+eEn/MZۡKg¦N?o=end?\+\_'iIe)VV-0ur G:C%`緓 9~Asƻ:iiikO̗ڂR|rA$6qH#8'x~ JI J <+J\aԥI B+G؞N ,{`>nH*P%! ʊ#Ͽ.k(r=?)9>8>uCYl'aI<OŠA =v;H#>$|qPyr9x>AGJ9WԒVyO'䓭eڒ HOCx<\΁; TO#yI<€<I BTJ`8*sw@ym'='yH9< koh۞A twB){H'ݮd$~'ϱ?|bNˊ<~'Ax<+ûʽI{*PԔq pxGǎ G$CA=py'|9;ҐxI'\HH矩Ǐ|~gZqjYvv?7<~SrGZ":҅#)<rT AO*I*${mqϑH)*RG'OAHG $€QC'$wHϿϏ>:Š҄~TI?AP)* =ǂNIπxsU"{h ??NH>'kJ[^}O*!D<{x x j_<@>{)$}}<(I:-ȒjRr;ͺ< ('I'€:~g >~UU*U'>xܼe]zm2Qcn-KBRRvf8SrZV2\(Let4-K$y-_&:+D㬢E2t16paKW#<{B[D(r@ r@$>JO#L\ISKK'ʐ$j#^eNOA}–ubGekC%zKW! ARJbG<< #]umI p#|sθ1з%(B Wj ( <'AR׋fXU\lz-zr*d\l&S*R$6Ih^BHRRO意VdfȔJeġҶYi`8JVBN˱T Ȇό$zE\9$qDp >§Dm%)RiR}KBm +[()%EJ HOM3X$! f8qHCINAR:6%ŬIOz.1a{WN̈́ȵsgLt3$e$PT@$G>$2Ry!%<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辉煌四十载,改革再出发 ——新时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未来展望
2018年12月29日 09: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鑫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学关键词:改革开放;国际地位;人类命运共同体

内容摘要:40年春风化雨,40年春华秋实,历经改革开放的快速发展,我国经济实力快速增长、综合国力大大增强,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地位显著提升。

关键词:改革开放;国际地位;人类命运共同体

作者简介:

 

  40年春风化雨,40年春华秋实,历经改革开放的快速发展,我国经济实力快速增长、综合国力大大增强,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地位显著提升。新时代背景下,世界需要聆听中国,中国需要参与世界,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全面参与国际上的各种事务,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承担着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责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正处于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之上。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我国海外利益的不断拓展,中国更是积极寻求与世界的互动,创造性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该思想作为我们党在新时代背景下提出的治国理政新理念,它不仅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推动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创新,同时更超越了西方国际价值观,推动了中国参与世界步入新阶段。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随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不断推进,其必将进一步推动“中国梦”与“世界梦”的有机融合,进一步塑造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进一步彰显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将进一步赋予“中国梦”以世界属性

  纵观历史,中华民族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凭借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的民族性格,不仅孕育了光辉灿烂的中华文明,同时更开创了举世瞩目的华夏盛世,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文明发展。但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在先进科技和工业革命的推动之下,突破了传统发展模式,抢占了未来发展的先机,并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殖民掠夺。在此背景下,闭关锁国的封建中国逐渐丧失了原有的中心优势,故步自封的“天朝上国”更是被迫纳入到了西方主导的世界版图,中华文明日渐衰落。直至百余年后的今天,历经艰苦磨难、曲折探索的中华民族,再一次吹响了复兴中华的伟大号角,提出了“中国梦”的宏伟目标。

  2012年底,刚刚就任总书记的习近平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便明确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这个梦想,凝聚了几代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共同期盼”,首次阐述了“中国梦”的科学内涵。其后,在次年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中,习近平同志再次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进一步阐释了“中国梦”的主旨要义。但视野宽宏的中国共产党并没有将目光局限于一国之内,而是凭借“人类命运共同体”赋予了“中国梦”以鲜明的国际属性。2013年初,习近平主席应普京总统的邀请,对俄罗斯进行了国事访问。在此期间,习近平主席不仅首次向国际社会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同时更发出了“中国梦”对接“俄罗斯梦”的强力呼声。不久之后,习近平主席访问坦桑尼亚,并再次畅谈“中国梦”。他指出:“十三亿多中国人民正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十亿多非洲人民正致力于实现联合自强、发展振兴的非洲梦。中非人民要加强团结合作、加强相互支持和帮助,努力实现我们各自的梦想。”可以说,习近平主席的这一席话这不仅表达了“中国梦”与“非洲梦”相联接的美好愿景,同时更实现了“中国梦”与“世界梦”在国际舞台中的同台亮相,彰显了“中国梦”的世界意义。

  “‘中国梦’是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与世界各国密切合作携手共赢的‘世界梦’。”但新世纪以来,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国际社会在全球化、信息化的推动之下日渐成为一个密切相连的命运共同体。没有哪个国家能够脱离世界而独自发展,也没有哪个民族能够独自应对人类社会的各种挑战。在此背景下,“中国梦”不能成为脱离世界的民族梦,“世界梦”也不能成为排斥中国的“西方梦”。我们应在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的基础之上,倡导世界各国“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增进人类的共同利益。”近几年来,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竭力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积极寻求与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我们追求“中国梦”,同时也兼顾“世界梦”,我们欢迎世界各国搭乘中国的经济快车,也愿意与任何国家分享发展的机遇和空间。“一带一路”国际倡议的提出、“亚洲投资银行”的组织兴建、“丝路基金”的发起成立,将不仅推动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同时更将带动世界各国共同进步。

  事实证明,中华民族所倡导的“中国梦”既不是狭隘自私的民族梦,也不是征服世界的帝国梦,而是代表世界各国人民共同利益的“世界梦”。放眼未来,随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现实构建的不断推进,“中国梦”还将进一步深化与“世界梦”的有机融合,不断彰显“中国梦”的世界意义。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将进一步塑造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在全球问题日益凸显的今天,世界各国,尤其是少数大国唯有携手共进、责任共担,才能有效应对人类社会的各类挑战。但事与愿违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却始终从狭隘的自身利益出发,消极应对,甚至主动逃避本属它们的国际责任,美国政府先后退出《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朗协议》便是最好的明证。有趣的是,这个本身逃避国际责任的西方国家却对其他国家横加指责,肆意宣称中国存在“搭便车”行为,污蔑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不负责任。但事实胜于雄辩,早在十年前党的十五大报告中,中国便明确表示:“要积极参与多边外交活动,充分发挥我国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中的作用,并明确要做负责任大国。”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又一次向世界宣告:“中国将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可以说,中国的政策方针是一以贯之的,中国的责任态度是始终如一的。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更是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科学理念的推动之下,主动参与全球治理,积极贡献中国力量,不断塑造中国的负责任大国形象。

  首先,中国积极参与全球安全治理。安全是世界各国的共同追求,也是全体人类的美好向往。在各类安全问题层出不穷的今天,作为国际社会重要力量之一的中国,始终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积极参与各个层面的安全治理。譬如,在维护地区稳定方面,中国组织并主导了关于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稳定了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中国同东盟签署了《南海各国行为宣言》,缓和了南海地区的矛盾冲突;中国与俄罗斯建立海上合作组织(SCO),打击了日益猖獗的三股势力。而与此同时,中国还积极寻求全球层面的安全治理,主动参与国际维和行动。据统计,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已先后派出维和人员5872人次,其中成建制分队4957人次,军事观察员915人次。值得一提的是,国防部于2001年又专门成立了维和事务办公室,进一步推动了维和行动的深入发展,彰显了中国在国际安全层面的负责任大国形象。

  其次,中国参与应对全球经济危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不仅是全球经济发展的助推器,同时更是全球经济问题的治理者。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政府便以高度的国际责任感及时向东南亚国家提供援助,并主动承诺人民币不贬值,而这不仅有效地缓解了金融危机,同时更使中国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赏。十年后,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中国政府再一次挺身而出,制定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推动各国经济协调合作,不断完善国际金融秩序,进一步彰显了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最后,中国努力参与全球生态治理。“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深谙此道的中国政府,不仅是全球生态问题的解决者,同时也是全球生态治理的推动者。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在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基础之上,更是努力寻求与其他各国的生态合作,不断解决全球各类环境问题。仅以气候变化为例,中国不仅设立了200亿元人民币的南南合作基金,同时更“在发展中国家开展10个低碳示范区、100个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及1000个应对气候变化培训名额的合作项目”,有力地提高了发展中国家的气候治理能力。而除此之外,中国政府还以身作则,在遵循“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的基础之上,主动向国际社会做出减排承诺,为世界各国做出了良好表率。

  可以说,作为世界大国之一的中国,不仅以实际行动为国际社会贡献了中国力量,同时也凭借全球治理彰显了自身的负责任大国形象。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未来构建,中国也必将更为深入地参与全球治理,承担应有的国际责任,进一步塑造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三、“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将进一步彰显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

  所谓的中国道路,既不是古代中国的封建发展道路,也不是近代中国的革命改革道路,而是指中国共产党人历经艰辛探索出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在先进生产力的推动之下,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发展。对此,马克思也曾指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过度自信的西方国家却被一时胜利冲昏了头脑,盲目地认为西方的发展模式便是人类社会的最佳选择。尤其是冷战结束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阵营战胜了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西方国家更是肆无忌惮地在全球范围内推崇其自身的发展模式,甚至一度将西方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冠之为“历史的终结”和“最终的统治形式”,要求世界各国全盘接受。但事与愿违的是,国际社会中的许多国家在照搬西方资本主义模式之后,不仅未能有效缓解本国原有的社会矛盾,反而阻碍了自身的经济发展,造成了社会的急剧动荡。战争之后的伊拉克,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均是最好的明证。可以说,在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中,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模式仅仅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发展阶段,它既不具备永恒性,也不具备唯一性,更不是人类社会的最佳选择。世界各国唯有立足本国国情,探索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道路,才能获得真正的发展。

  深谙此道的邓小平同志早就指出:“在革命成功后,各国必须根据自己的条件建设社会主义。固定的模式是没有的,也不可能有”,“每个国家的基础不同,历史不同,所处的环境不同,左邻右舍不同,还有其他许多不同。别人的经验可以参考,但是不能照搬”。在此指导下,我们党自新中国成立伊始便开始努力探寻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七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之上,坚持从自身国情出发,历经艰辛探索,最终形成了一条既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也有别于斯大林模式的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是中国人民的必然选择,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几十年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之下,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实现了中国经济连续四十年的快速发展,推动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国、世界上最大的工业生产国、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凭借自身的非凡成就,不仅有力地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时更以实践证明了现代化道路的多样性,为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道路选择提供了有益借鉴。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国际社会的日渐一体,面对人类挑战的日趋频繁,我们党再一次立足时代形势,创造性地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科学理念。该理念作为新时代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不仅指明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方向,同时更丰富了中国道路的科学内涵,成为了中国道路在国际社会中的自然延伸。可以说,随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现实构建的不断推进,迅速发展的中国也必将为国际社会创造更多的发展机遇,必将同世界各国分享更多的发展规律,不断推动中国道路与世界道路相联接,进一步彰显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

  (作者系国防大学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作者简介

姓名:陈鑫 工作单位:国防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