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专题研究 >> 聚焦上海合作组织2018青岛峰会 >> 本网独家
韩庆娜:上合之和 中国之治
2018年06月20日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韩庆娜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关键词:上海合作组织;中华文化;上海精神;全球治理

内容摘要:从黄浦江边到黄海之畔,如今《青岛宣言》既是对“上海精神”的再诠释,也赋予了其新的内涵与发展。上合组织将“和平”的文化瑰宝,用“合作”的政策载体,传递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事务的“治理”思路与大国情怀。

关键词:上海合作组织;中华文化;上海精神;全球治理

作者简介:

   2018年6月9日,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轮值主席国,中国在山东省青岛市召开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扩容之后的青岛峰会汇集欧亚大陆之合力,齐聚世界人口近半数,共商合作大计、同谋未来发展,坚定不移地推进包容互鉴、安危与共、守望相助、合作共赢的“上合命运共同体”,为打造以和为上、以合为治的全球治理体系贡献了“上合智慧”和“上合方案”。

  以和为贵:凝聚中华文化之精髓

  绵延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不仅是规范社会民生的道德准则,也是孕育对外政策的思想沃土。作为古代中华文明的价值典范,“和”蕴含着与众不同的思想传承。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与“同”看似语义相通,却反映出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和而不同”是基于文明的差异性,强调对文明多样性的尊重与包容,不盲目求同与排外;“同而不合”指的是虽然在形式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实则貌合神离、内外不符。作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处理相互间关系的行为准则,“上海精神”主张国家之间要“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在无形中贯穿着“以和为贵”的文化理念,也是对中国外交“求同存异”思想的最佳诠释。

  去年6月,中国接任上合轮值主席国后迎来该组织的首次扩容,印度和巴基斯坦同时加入,正式从观察员成为成员国。上合组织以占全球40%的人口、30%的贸易总额和欧亚大陆3/5的面积,成为人口最多、地域最广、潜力巨大的综合性区域组织。从中亚到南亚,从内陆到海洋,与其他国际组织相比,八个成员国虽然数量不多,但历史渊源、文化背景、政治制度和宗教信仰各不相同,之所以能够超越国家利益的认知差异走到一起、共同加入上合大家庭,这无疑是对和和美美、各美其美中华智慧的高度认同与肯定。

  2018年6月10日,习近平主席在青岛峰会上发表题为《弘扬“上海精神” 构建命运共同体》讲话,指出“尽管文明冲突、文明优越等论调不时沉渣泛起,但文明多样性是人类进步的不竭动力,不同文明交流互鉴是各国人民共同愿望”,进而呼吁“我们要树立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以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这是对“上海精神”的坚守与践行,为上合大家庭注入了新的时代内涵,将睦邻友好、平等相待的“和”文化以对外政策的载体向世界再度呈现。

  以和为上:坚定中国外交之信念

  “和”字凝聚了中华文化的高超智慧和包容天下的普世情怀。在文字层面,寓意和平、和谐、和睦;在政策层面,反映出国家在对外交往中的行为方式和处世之道。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日起,中国政府坚持将“和”的理念贯穿在对外政策的始终,坚定不移地走出一条旗帜鲜明的和平发展道路。

  在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之初,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成为中国处理与邻国领土纠纷的法宝。中国政府首次提出将“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五项原则用于指导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双边、多边关系,后来成为普遍适用于整个国际关系的行为准则。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为了妥善处理南沙群岛纷争,中国愿意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模式寻求与争议方谋和平、共发展,以避免军事冲突。面对新世纪的发展之路,中国反复向世界表态,拒绝大国争霸、不走武力崛起的老路;坚持独立自主、互利共赢的和平发展道路。

  作为第一个在中国境内成立、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区域性国际组织,上合组织与中国“结伴不结盟”的外交思想一脉相承,提倡成员国之间在核心利益上要相互支持,不主张任何敌视他国行为,禁止一切违反国家间和平的破坏活动,推动不同文明的和平共处、和谐进步。这是对中国和平外交理念的继承与延续,展现了中国在构建多边合作机制上有别于其他地区军事同盟截然不同的特色与风格。习近平主席在青岛峰会讲话中肯定了上合组织在构建“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建设性伙伴关系”上的努力,这既是中国在自主发起的国际组织中从事和平外交的重大实践,又开创了区域合作的新模式,为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做出了新贡献。

  以合为治:彰显中国的大国担当

  当今世界形势多变,经济全球化直面“可逆化”考验、国际安全饱受偶发因素冲击、全球事务遭遇西方大国冷遇,国际关系经历起伏不平的波动。恰逢世事艰难,“英国脱欧”重挫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欧洲一体化进程,“美国优先”则打破了全球治理中主要大国应首当其冲的责任,严重导致全球性议题应对乏力。

  在全球化时代,各国以何种方式正确看待这个世界?以何种立场有效参与对国际事务的管理?对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鲜明地折射出东西方不同的世界观与利义观。2002年,美国新保守派学者罗伯特·卡根发表《强者与弱者》一文,揭穿美欧在共同文明下对世界持有共同看法的假象,将大西洋两岸的分歧公诸于世——美国人崇尚武力和强权,所以选择战争;欧洲人信奉外交手段和国际组织,因而重视和平。美欧在实力对比和思想观念上的差异,导致了战略思维上的反差,这也是其国家利益和防务外交政策千差万别的原因。与上合峰会同期举行的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却进一步再现了金星(欧洲)与火星(美国)之间的巨大鸿沟。一方要求贸易公平下的多边主义,一方大搞贸易保护下的单边主义。美欧之间剑拔弩张,利益纷争不断,分裂主义盛行。与积极践行合作共赢的上合峰会相比,这无疑展示出了利己与利他、私利与互利的重大差别。

  坚持和平共处,谋求合作共赢,是冉冉升起的中国向世界作出的庄重承诺。中国基于和平发展理念的大国外交思维,必然逻辑地形成以合为治的政策选项。这不是对分歧与差异的否定,不是对现实与困境的无视,而是传递出对纷繁世界中切实寻求国别化、民族化和谐发展特征的积极态度,更体现为面对世界历史性进步芸芸众生共享发展成果的深切观照。在世界格局重大变换的关键时刻,中国始终主张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在全球合作遭遇逆转的低谷时刻,中国坚持倡建“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世界经济低迷不振的艰难时刻,中国致力于推动连通内外的“一带一路”倡议,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断实现与他国分享中国经济腾飞的实践成果,乐见他国搭乘中国改革开放的快车,是超越狭隘国际政治理念的鲜明体现。

  合生利、斗则伤。唯有坚守协商合作、互利共赢,才能排除万难、弥合分歧,为跨国界的区域治理和全球治理扫清障碍,方能展示一个有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大国担当。习近平主席在青岛峰会讲话中直面时代难题,提出化解风险挑战的“五大观念”——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观;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开放、融通、互利、共赢的合作观;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文明观;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以此推动上合组织凝聚各方共识、深化务实合作,为欧亚大陆的开放发展、为世界和平与稳定贡献了中国智慧。

  以合为本:指引全球治理之方向

  在国家间相互依赖日益加深的时代背景下,“全球化”发展趋势已成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社会的显著特征,积极有效的全球治理更加成为国际关系学界热议的话题。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马克思所确立的国际观就蕴含着对全球化理论的战略思考。作为将“世界市场”视为整体进行思考的时代思想先驱,马克思虽然没有生活在经济全球化成型的当代社会,但他对“世界历史”的阐释早已揭示出全球化作为人类社会发展潮流与趋势的准确判断。二战结束后,世界大战的阴霾渐行渐远,国与国在军控与防扩散、经济与金融、气候与环境等领域的合作逐步开展,国际合作——尤其是依托国际机制的多边合作——为应对形形色色的全球性问题提供了制度性保障。

  时至今日,超越狭隘的国家利益与领土疆界的跨国协作与交流,已经成为全球化发展进程中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然而,在经济持续低迷、金融动荡不稳、民粹主义泛滥的国际大环境下,作为当今首要强国的美国非但没有超越冷战思维,积极出谋划策、破解困局,反而独行“美国优先”、大搞“退出主义”,导致对外政策中的国际主义褪色、单边主义泛起,作出一系列与时代发展潮流格格不入的“逆全球化”举动。作为国际金融与贸易体系的超级大国,美国力图延续“全球化等于美国化”的发展镜像,不惜摧毁开放、平等的贸易规则,诉诸抬高关税壁垒的手段以求美国“独优”。

  以合为本,强调以共同、长远利益为目标的国家间政策与行动的协调统一,而不是仅仅着眼于一国得失的分裂与对立。唯有秉承齐心协力、携手并进、共度难关的信念,才能在密切国家间联系的进程中促成全球治理之共识与行动。上合组织在成立之初就旗帜鲜明地打造了“安全合作、经济合作、人文交流”的三个轮子,青岛峰会又将“国际交往和合作”发展为第四个轮子。从“三驾马车”到“四轮驱动”,上合组织拓展国际合作的伙伴网络日益壮大,不仅要强化组织框架内与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的合作,还要扩大与联合国和其他国际以及地区组织的交流;不仅要推进成员国内部的务实合作,还要战略对接“一带一路”,形成惠及各国发展的经济网络;不仅要在政治、经济、安全等领域务实合作,还要塑造一个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上合命运共同体意识;不仅要打通扩容后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安全、经贸与人文脉络,还要为全球治理搭建一个更为广阔、坚实的多边合作平台。

  从黄浦江边到黄海之畔,如今《青岛宣言》既是对“上海精神”的再诠释,也赋予了其新的内涵与发展。上合组织将“和平”的文化瑰宝,用“合作”的政策载体,传递出中国积极参与全球事务的“治理”思路与大国情怀。这种对“和合”价值的坚守和始终致力于世界共同发展的理念,比照西方大国国际治理乱象,已成为真实追求人类进步正义力量的时代表达,弥足珍贵。世界大势,浩浩荡荡,不可逆转。以上合之和铸就的治理之路,必将打造一个持久和平、繁荣与美好的上合家园,从而不断推动人类历史进步的战略抉择。

 

 

  (作者系青岛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韩庆娜 工作单位:青岛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职称:副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