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环球学讯
如何看待全球失衡 ——《失衡与再平衡》读书札记
2014年02月12日 09: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斌 字号

内容摘要:能成为时尚,是因为全球失衡研究影响着全球意义上的重大决策,统领其他很多问题,迄今为止也没有停止过争论。叫张三的国家牺牲了当期的支出,把钱借给叫李四和王五的国家用,张三的一方是顺差国,李四和王五的一方是逆差国,这也是失衡,学名叫“全球失衡”。问题是美国发了疯地从东亚国家借钱吃喝玩乐,而东亚国家不可理喻地一直借钱给美国,双方的债务累积越来越大,大到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天文数字规模,大到有投资者担心逆差国今后根本换不起帐,大到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无一例外地聚焦全球失衡问题。美国借钱度日,其中最薄弱的环节不是美国的对东亚国家的高额债务吓跑了投资者,美国对外债务的急剧扩张同时也延展到美国内部债务的急剧扩张,最终是美国内部的债务吓跑了投资者。

关键词:失衡;美国;顺差;东亚;全球;逆差;货币;债务;金融危机;经济增长

作者简介:

  宏观经济学研究和时装一样,都有潮流和时尚。最近十年,宏观经济学界的最大时尚就是全球失衡研究。能成为时尚,是因为全球失衡研究影响着全球意义上的重大决策,统领其他很多问题,迄今为止也没有停止过争论。

  宏观经济学家不加入时尚,就没办法和时代对话。李扬和张晓晶两位教授是两位国内响当当的经济学家,自然不会缺席。李扬教授不用多介绍,国内学术界和金融界的领袖人物。张晓晶教授浸淫宏观经济学二十余年,功底扎实,著作等身。经多年积淀,两位教授关于全球失衡的新著《失衡与再平衡》近日出版。书还没出来,就听到一些关注和评论,好评如潮。

  通读此书,这是一本深刻理解全球失衡,洞察当今全球实体经济和金融格局变化的佳作。这本书从货币金融和实体经济两个视角考察了全球失衡的历史背景和成因,评判了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和走向再平衡的机制和路径。这篇小文章是针对这本书一些章节内容的通俗版读书札记,盼望能激起更多读者对这本书的兴趣。

  失衡无处不在。张三把买车的钱借给李四度假,张三和李四之间存在失衡;张三把钱借给王五开工厂,张三和王五之间存在失衡。叫张三的国家牺牲了当期的支出,把钱借给叫李四和王五的国家用,张三的一方是顺差国,李四和王五的一方是逆差国,这也是失衡,学名叫“全球失衡”。

  自从有了金属货币和信用,国与国之间便有了借贷的可能,全球失衡便存在。

  国与国之间的借贷关系,就像人与人之间借贷关系一样,普通平常,全球失衡的历史和国家的历史一样长。但在本世纪初开始,全球失衡突然成为国际学术界最受关注的热门话题,成为政治家和技术官僚在国际会议上责难对方的话柄,何解?

  凡事都有个度。这一轮顺差国和逆差国的主角分别是东亚和美国。东亚国家借钱给美国不是问题。问题是美国发了疯地从东亚国家借钱吃喝玩乐,而东亚国家不可理喻地一直借钱给美国,双方的债务累积越来越大,大到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天文数字规模,大到有投资者担心逆差国今后根本换不起帐,大到重要的国际学术会议无一例外地聚焦全球失衡问题。

  火山终于爆发了。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预料,特别是出乎经济学家的意料。结局不是美国赖账不还,不是美元的大幅贬值,更不是美国国债价格大幅跳水。美国借钱度日,其中最薄弱的环节不是美国的对东亚国家的高额债务吓跑了投资者,美国对外债务的急剧扩张同时也延展到美国内部债务的急剧扩张,最终是美国内部的债务吓跑了投资者。投资者看不清楚美国最终能不能还钱,也看不清楚东亚国家会不会停止借钱给美国,但投资者很容易算清楚美国内部的账目,答案也很清楚,美国的穷人还不起钱。金融危机爆发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其他国家无一例外地被卷入到这场漩涡。

  金融危机是一场全世界的灾难,美国要给个说法。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把问题归咎在东亚国家,认为东亚国家的把太多钱借给美国才造成了危机。别忘了,美国自打70年代以来,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在向不同的对象借钱度日,借钱的对象先是日本和德国,接下来是东亚的小龙和小虎,如今是中国和石油输出国。这是一个近半个世纪都在借债度日的国家,却在抱怨其他国家当初不应该借钱给他。别忘了,美国外部债务扩张并不必然带来内部债务扩张,是美联储的失职才把二者联系在一起,让内债和外债不断地相互强化,最终内债高企引爆了金融危机。美联储站出来做出这样的表态,让其他国家情何以堪。

  本书作者认同的观点是,全球失衡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病根在于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这不仅是本书作者的观点,也是包括美国学者在内的众多国际知名学者都认同的观点。很难想象其它大国能像美国这样,这么长期持续地积累逆差。美国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这是美国独有的特权,美国藉此可以向全世界透支信用。美国丝毫也没有浪费这个特权,为了讨好国内选民,美国的政治家们竭尽全力地把全世界的资源借来,让选民们及时行乐,赤字以后再说。

  一个巴掌拍不响,顺差国也需要反省。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外部失衡也一样,是国内经济结构扭曲的延续。一些东亚国家优先发展工业部门的观念根深蒂固。为尽快实现经济赶超,政府采取一系列干预措施刺激经济资源流入工业部门,这些措施包括对外汇市场的持续干预,对各种信贷、土地等生产要素价格的补贴或者是直接的价格干预,以及遏制工业部门以外的其他部门发展的不公平竞争规则等等。干预的后果,是经济资源过度流入工业部门,出口和进口替代部门过度膨胀,造成了工业与其他产业之间的发展失衡,造成了产业结构扭曲以及由此带来的收入分配恶化,造成了国内投资和储蓄之间缺口的不断放大。储蓄大于投资的部分,只能借给他国使用,当然最好就是愿意借钱的美国。这种发展模式难以为继。逆差国迟早要放缓借钱的速度,顺差国经济增速会随之下降。靠持续贸易顺差扩张推动的经济增长,福利改善与经济增长严重脱节的,丧失了经济增长的应有之义。

  全球金融危机用一种破坏性的方式,迫使顺差国和逆差国做出了调整,全球失衡幅度在危机之后大大减轻。但这并不意味着失衡不需要关注了。问题本身不是失衡,而是失衡背后的诸多不合理因素,这些因素造成了资源错配,危害了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国际社会试图从多角度弥补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通过超主权货币或者其他国际储备货币替代美元的统治地位还遥不可期。既然近期内不能改变美元的特权地位,真正有意义的谈判重点就应该是如何限制美国过度地使用这种特权,以及为顺差国家减少外汇储备意愿创造更好的国际环境。G20和其他重要国际会议的议程也正是朝着这个方向的努力,涉及到的内容很多,包括对系统性重要国家关键宏观经济运行的参考性指南、完善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货币互换网络建设等等。遗憾的是,国际谈判在制度建设层面上取得的实质性进展有限,目前的制度保障远不足以阻挡新一轮的失衡加剧和由此带来的恶果。

  真正的希望在于中国崛起。中国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中国本身是重要的顺差国,如果中国能推进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改变对外失衡背后的国内经济政策扭曲,中国的顺差规模会系统性下降,逆差国想再借钱都难了。其次,中国经济规模的持续提高,意味着中国在谈判桌上的筹码更多,发达国家将不得不与中国一起制定新规则。 

  2014年,美、欧有望表现更好的增长势头,日本也会延续2013年的经济奇迹。发达国家要放大逆差,这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顺差国家是道试题:是迎接新一轮顺差扩张和由此带来的短期繁荣,还是坚定推进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同时把顺差控制在有限规模?让我们拭目以待。

  (张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CEEM(世界经济预测与政策模拟实验室)讨论稿,2014年1月21日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海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