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综合研究
全球治理发展助推国际秩序变革
2014年09月16日 11: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姜忆楠 迟 永 字号

内容摘要:本届论坛以“全球治理新变化与国际秩序变革”为主题,与会学者就“全球治理与国际秩序变革”、“全球治理与中国的战略选择”、“全球治理研究与全球学的发展”三大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认为当代全球政治正在经历显著变化。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全球治理目前存在效率低下和公平缺失两大难题,中国对全球治理还缺乏明确的内部利益驱动和身份定位,对全球治理的参与更多表现为政府的单方面推动,因此中国要思考自身需要什么样的治理模式,并集中有限资源,在全球治理的新领域进行创新。有学者将全球治理分为国家中心治理、国际机制治理、超国家中心治理、多层次全球治理等模式,认为全球治理具有多元性、复杂性和变革性特征。

关键词:全球治理;学者;研究;全球学;学科;制度建设;秩序变革;全球化;变化;利益

作者简介: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深化和全球共同挑战的日益凸显,全球治理的现实发展越来越超越传统的国际关系思想、观念与模式,不仅对国家的治理体系和全球行动能力提出了挑战,也给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变革提出了新要求,因此,对新时期全球治理新变化与国际秩序变革的研究正在成为全球学与全球治理研究的重要议题。为了进一步推动我国的全球治理研究和全球学学科建设,近日由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全球问题研究所,中央编译局全球治理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全球化与全球问题研究所联合主办的第二届“全球学与全球治理论坛”在南开大学成功举行。来自全国20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40位专家学者出席了此次学术盛会。本届论坛以“全球治理新变化与国际秩序变革”为主题,与会学者就“全球治理与国际秩序变革”、“全球治理与中国的战略选择”、“全球治理研究与全球学的发展”三大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认为当代全球政治正在经历显著变化,全球性议题的增扩更加呼唤全球学与全球治理研究的深化,中国需要进一步完善多层面、多维度地参与全球治理的定位与战略。

一、全球治理的发展助推国际秩序变革。尽管新世纪以来国际秩序尚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但当前全球治理领域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与新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助推着既有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制的变革。一些学者指出,在全球气候治理方面,过去气候谈判中的“南北格局”、“双轨制”日渐变为“单轨制”,原有的谈判格局不再适应当前现实。全球性抗议运动席卷世界,范围广,影响大,已成为引人注目的世界性治理难题。在国内治理领域,随着西方发达国家民主政治遭遇瓶颈和部分后发国家民主制度建设出现问题,西方民主制度遭到质疑,反思西方民主的声音日渐加强。一些“治理失灵国家”成为恐怖主义、核扩散、走私、恶性传染病等全球问题的重要来源,而原有的援助思路不仅不能改善这些国家的治理现状,反而在某些领域恶化了状况。基于自然法原则来保障公平、正义以及个人合法权益被认为是全球治理法治化的一条可能的解决路径。

二、全球有效治理离不开中国的积极参与。国家是全球治理的最重要主体,实现利益最大化仍是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的主导性理念。随着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的显著提升,中国的国家利益与世界各国共同利益紧密联系,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有效治理的重要力量。中国兼具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大国两重身份,是现有国际体制的建设者和改革者,应淡化外交中的实用主义色彩,对外积极提供更多公共物品。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全球治理目前存在效率低下和公平缺失两大难题,中国对全球治理还缺乏明确的内部利益驱动和身份定位,对全球治理的参与更多表现为政府的单方面推动,因此中国要思考自身需要什么样的治理模式,并集中有限资源,在全球治理的新领域进行创新,做出开创性的理念与实践贡献。有学者提出“全球治理精巧化”概念,注重治理的多层次、多主体,主张针对不同领域和类型的全球治理,采取不同的参与策略,以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要重视金砖国家间的协调,实现经济与安全良性互动,构建亚欧大安全机制。加强国内治理与全球治理的互动,对内完善国家治理,对接国内外规则,通过内部规则改革推动外部机制变革,促进双方良性互动。边疆治理和民族治理作为国内治理的重要方面,需要在观念和手段上更加完善。

三、全球治理研究的深化促进全球学的发展。在全球治理研究的深化与全球学的发展上,与会学者各抒己见。有学者阐述了全球治理的空间转向,认为全球治理未来将会在四个空间展开:互联网、极地和外太空等无人空间、巨型经济空间以及点/线状空间。有学者讨论了全球治理的规则与全球正义,呼吁学界承认差异、兼容并蓄,做到“沟通、对话、协商、包容、开放”。有学者将全球治理分为国家中心治理、国际机制治理、超国家中心治理、多层次全球治理等模式,认为全球治理具有多元性、复杂性和变革性特征。有学者提议重视全球学的人文主义价值关怀,整合多方资源,对现有的全球学与全球治理研究力量进行研究方向的分工,做深做强,实现优势互补和学科发展的连贯性。比如根据院校和地域进行学科分工,建立专门学会和出版物,加强全球学的制度建设;注重从观念上引导公众和政府,更加关注区域性问题研究,在叙事方式上做到以人为中心,以人的价值为中心;维护学科的研究范式、框架和路径的内在连贯性,注意多学科研究力量的融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海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