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际问题研究 >> 俄罗斯东欧中亚
中亚宗教激进组织概况
2011年03月18日 14:46 来源:《国际资料信息》 2006年第8期 作者:许依娜 字号

内容摘要:在中亚地区,打着宗教旗号的激进组织约有上千个,它们形成于20世纪90年代初,以多民族密集区费尔干纳盆地为活动中心,范围遍及整个中亚地区。这些组织中有以和平手段进行政治斗争的伊斯兰组织,也有主张暴力行动的伊斯兰极端组织。

关键词:中亚,宗教激进组织,概况

作者简介:

  在中亚地区,打着宗教旗号的激进组织约有上千个,它们形成于20世纪90年代初,以多民族密集区费尔干纳盆地为活动中心,范围遍及整个中亚地区。这些组织中有以和平手段进行政治斗争的伊斯兰组织,也有主张暴力行动的伊斯兰极端组织。近年来,随着国际反恐斗争的深入和中亚各国政局的复杂化,许多伊斯兰组织都转向政治斗争或进行秘密活动,但有些组织仍不时地利用各种时机从事暴力行动,对中亚各国的政局稳定和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一、宗教激进组织的产生

  (一)产生背景。

  中亚宗教激进组织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中亚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兴 起而产生于费尔干纳盆地。该地区是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3国交界处,也是中亚人口密集地区,历史上曾是中亚伊斯兰文明的中心,以浓厚的伊斯兰信仰气氛著称。虽然苏联时期宗教信仰受到压制,但政府对信教者较为宽容,当地仍有大量的伊斯兰教信徒。此外,费尔干纳人口增长过快,生活条件困难,人们信息匮乏,失业现象严重。特别是在苏联解体和中亚国家刚独立后,急剧的变化引发社会动荡,统一经济体系的瓦解导致当地居民生活水平下降,对现状的不满情绪充满于社会。一些在中东活跃多年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利用中亚社会转型“契机”,加强宗教极端主义思想对中亚的渗透,促成了中亚宗教激进组织的活跃和发展。例如,成立于20 世纪50 年代的“伊斯兰解放党”(又称“伊扎布特”)在中亚已秘密发展多年,至90年代初活动开始频繁。

  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宗教激进组织的发源地,费尔干纳盆地的乌兹别克斯坦部分占国家面积的4. 5% ,但2500万国民中有近1 /3人口居住于此地。至20世纪90年代后期,费尔干纳盆地约30—35%居民对包括激进思想的伊斯兰主张持赞同态度。[1]此外,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的武装冲突对中亚宗教激进组织的发展也有较大刺激作用。乌总统卡里莫夫曾警告,这些冲突“迟早将使日益受到影响的邻国面临一系列问题,从而破坏地区局势的稳定”。[2]

  (二)组织形式。

  从1990 年起至今,中亚地区基本形成了两代相互交织的伊斯兰激进组织。1、第一代组织形成于20世纪90年代初。首批伊斯兰激进组织主要在费尔干纳盆地的纳曼干、安集延和费尔干州活动,此后又出现在塔什干、吉扎克、苏尔汉河一带。这些组织大都经过中亚各国政 府批准,属于反对派组织。如1999年9月26日,塔吉克斯坦通过修改宪法使“伊斯兰复兴党”合法化。这为宗教激进势力的膨胀创造了契机,同时也给中亚地区的稳定留下了隐患。

  中亚地区首批出现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主要有:乌兹别克斯坦的“阿克罗米亚”(创建人为毛拉·阿克罗姆,出生于费尔干纳盆地) 、“萨卡勒”(意为“长老”,创建人为法赫里特金) 、“正义”、“伊斯兰战士”、“塔布里克”、“忏悔”、“光明”等。1991年后,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出现了20世纪70年代成立于中亚南部的“伊斯兰复兴党”的分支机构———“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党”和“乌兹别克斯 坦伊斯兰复兴党”。此后,“人道和博爱”以及在中亚南部的“社会公道”、北方的“阿开勒苏那特—吾阿勒—加马阿特”、“达依瓦—吾勒—依西拉特”和哈萨克斯坦穆斯林激进团体“浩罕的土地”、“塔里哈特西拉”等都属于这批组织。[3]2、第二代组织出现于20世纪90年代中下期。

  当时中亚出现了新的伊斯兰激进组织,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乌伊运”)和“伊斯兰解放党”。第二代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活动范围超出了本国,不仅在中亚国家建立分部,在欧洲和阿拉伯国家也有分支机构网络,它们使用现代化的联络手段,利用最新的信息技术,在超出中亚国家法定的区域进行活动。

  (三)早期活动。中亚地区许多伊斯兰激进组

  织在成立初期并没有政治目标,在一定程度上起着维护本国社会治安的作用。如“正义”组织的成员曾在街头巡逻,捉拿涉嫌破坏社会秩序的人,打击贩毒和卖淫现象,让犯过失者在清真寺门口示众,并对他们处以罚款。此外,还对某些经济犯罪现象如非法出口地方紧俏商品等进行调查。但该组织的一些成员也常借维护社会秩序之名进行敲诈和抢劫。此后,以政党自居的“人道和博爱”组织宣告成立。该组织按照与政府达成的协议只在浩罕地区活动,组织成员严禁在市场上敲诈勒索,组织领导人的活动还得到了费尔干纳盆地伊斯兰教大法官阿·古法罗夫的许可,因而当时该组织异常活跃。在纳曼干州,约有12000人加入了这类组织,年龄大多是18—27岁之间的年青人。

二、宗教激进组织的发展

  (一)发展阶段。

  中亚伊斯兰激进组织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由最初合法活动转变为对抗政府、最后演变成以极端手段反对国家体制的过程。

  1、1990—1991年,组织发展阶段。这些组织意识到要开展积极活动,在中亚各国复兴伊斯兰教,并在国会中占据一些席位,以增加自己的政治影响。如“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党”在此阶段的目标是复兴国内的宗教,从政治和法律上促使国民增加对伊斯兰教基本理论的认知。在1991年的议会选举中,“塔伊斯兰复兴党”加入“民主力量联盟”,力争议席,但最终败选。此外,“塔伊斯兰复兴党”、“正 义”和其他组织利用清真寺、社区、亲属和家族集团建立了基层支部。

  2、1992—1993年,转入非法阶段。从1991年末起,“塔伊斯兰复兴党”开始进行反政府活动,如举行集会、绝食及与执法机构武装冲突等。1992年秋天,该党一伙骨干宣告在卡拉杰戈成立“卡尔姆伊斯兰共和国”,并联合“民主党”等其他组织一起坚持与政府对立的政治立场。这些激烈的行动迫使塔吉克斯坦政府宣布它为非法组织。随后,“正义”党等许多伊斯兰组织都被各国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

  3、1993—1996年,重新组合阶段。遭中亚各国政府取缔后,一些伊斯兰激进组织的性质开始改变,它们逐渐成为了中亚反政府伊斯兰运动的极端势力。此时,一些力量较弱的政府反对派也在复兴伊斯兰的旗帜下联合起来,如乌兹别克斯坦的“自由”和“统一”党与一些被取缔的宗教团伙纠合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中亚第二代宗教激进组织登场。

  4、从1996年开始,以“非传统手段”对抗世俗体制阶段。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亚出现了以“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和“伊斯兰解放党”为代表的宗教极端组织。“乌伊运”属中亚最危险的国际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解放党”是中亚最有影响的国际宗教极端组织。这些第二代组织与第一代的最大区别是它们的活动具有跨国性,并且根据网络系统原则建立了属于“非传统”的宗教组织。这些组 织总结了第一代宗教激进组织的经验,开始运用与以前完全不同的方法和手段同中亚国家的世俗体制进行对抗,它们的行动纲领也完全没有关于国家民主思想的内容,而是直接提出要在中亚建立伊斯兰哈里发国家。

  (二)第二代宗教极端组织的活动。

  1、“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乌伊运”自成立起就完全走上了以暴力手段建立伊斯兰政教合一国家的道路,其头目和骨干积极参加了塔吉克斯坦的内战,并和“塔吉克斯坦联合反对派”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其中包括总统近卫军指挥员嘎夫罗·米尔扎等人。“乌伊运”建立后,朱马·纳曼干尼、塔希尔·尤里达舍 夫、祖巴依尔·阿不都热合曼当上了领导人。他们从塔吉克斯坦反对派、阿富汗塔里班、沙特和巴基斯坦宗教基金会组织处获得武器和资金,于1997—1998年开始袭击政府。“乌伊运”恐怖分子最初在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州组织了几次杀害当地政府官员的行动,并于1999年2月17日首次正式宣称,塔什干发生的一系列恐怖主义事件是该组织所为。[4]1999年夏天,“乌伊运”武装分子侵入乌兹别克斯坦的苏尔汉河州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巴特肯地区,翌年其小分队又在塔什干进行了偷袭。该组织的战略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占领费尔干纳盆地,在那里建立伊斯兰国家。为此,他们很早就在费尔干纳盆地偏僻处建立了武器弹药库。

  2001年,“乌伊运”武装分子游击活动的规模扩大,同时将营地建立在阿富汗塔利班的保护之下,同塔利班组织成员一道向乌兹别克斯坦发起密集进攻,对乌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现实威胁。

  “9·11”事件后,“乌伊运”积极参加了塔利班的军事行动,其领导人朱马·纳曼干尼被任命为本·拉丹的副手和塔利班北方阵线指挥。在美国对阿富汗的战争中,特别是在昆都士和踏庐坎市区的战斗中,“乌伊运”的武装力量遭受重创。随后,其成员大部分躲藏在伊朗、巴基斯坦普什图地区和塔吉克斯坦。

  2、“伊斯兰解放党”。“伊斯兰解放党”是典型的跨国宗教极端组织,它从20世纪50年代初在叙利亚建立之日起就处于半秘密的活动状态。该组织于70年代末进入中亚国家,在苏联解体后开始积极活动。随着组织的迅速扩大,“伊斯兰解放党”成功地运用了现代信息技术,在自己的网站上( http: / /www. hizb - ut - tahrir. org)用8种语言发布该党章程、活动目的和任务等信息。“伊斯兰解放党”的首批支部建立在费尔干纳、安集延、塔什干地区,然后扩展到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初期,该组织并不直接对抗政府,只是以和平手段宣传自己的宗旨,但由于该组织的快速发展引起了政府的警觉和取缔,从而转入秘密活动。

  “伊斯兰解放党”的内部组织系统模仿金字塔结构,除最高精神领袖埃米尔外,分为7个等级。各级成员不能越级联系,组织领导人隐藏极深,行动诡秘。该组织的活动经费主要靠自筹,每个成员每月须交纳一定数量的党费, 数额一般是收入的5—20%不等。[5] “伊斯兰解放党”的基层支部一般由5—6人组成,各级之间单线联系。此外,该组织大多从高等院校的毕业生以及处于边缘状态的年青人中招收新成员,同时鼓励新加入者在基层建立自己的支部。因此,至20世纪90年代末,“伊斯兰解放党”分子的数量成倍增长。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后,“伊斯兰解放党”担心本国政府趁机开始新一轮逮捕,曾一度销声匿迹,后随着反恐局势的稳定,又逐渐活跃起来。虽然中亚各国政府加强了对宗教极端分子的镇压措施,但该组织仍活动不断,它的传单经常出现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费尔干纳、纳曼干、安集延和苏尔汉河州以及费尔干纳盆地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人聚居的地区。这些传单通常被偷放在公民的信箱里。

三、宗教激进组织的近况

  2003年,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严厉打击宗教极端组织,在当地监禁了近7000名犯人。其中1600人是瓦哈比分子, 650人是伊斯兰各种激进派别的拥护者,近200人是世俗反对派(即以前的“统一”和“自由”党)的代表,近4500人是“伊斯兰解放党”成员,包括2002年春天被捕的该党最高领导人(艾米尔)及其他头目。[6] 同年,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政府认定“伊斯兰解放党”是宗教极端组织,中亚其他国家也都不同程度地加强了对“伊斯兰解放党”活动的限制和监控力度。

  此后,“乌伊运”建立在阿富汗北部的基地大多被美军摧毁,同时也失去了以前的财政援助,行动能力已大不如从前。而“伊斯兰解放党”的主要活动仍是利用传单、宗教书籍、秘密集会、在未经注册的清真寺进行宣传和鼓动,目的是要扩大队伍,吸引年轻人,巩固组织。

  近些年来,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世界伊斯兰运动阵营正在重新聚集力量,中亚的许多伊斯兰组织虽然宣称重点是进行政治斗争,但不能排除它们使用极端主义的斗争方式。如2004年3—4月,乌兹别克斯坦发生的恐怖爆炸事件就有“伊斯兰解放党”成员参与。[7] 此外,中亚宗教激进组织在进行恐怖主义袭击中首次利用了女性自杀爆炸者,而“伊斯兰解放党”传单中的口号也更加直接和露骨,号召伊斯兰信徒不要容忍异教徒和叛教者。由此可见,如今中亚的宗教激进组织已经与宗教极端主义组织划上了等号。

[1]祖拉布·陶杜阿:“激进伊斯兰在乌兹别克斯坦:形成阶段和发展趋势”,《中亚与高加索》, 2005年第1期。

[2]伊斯拉姆·卡里莫夫:《临近21世纪的乌兹别克斯坦:安全的威胁、进步的条件和保障》,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1997 年版,第19页。

[3] 德米特里·卡尔曼诺夫:“中亚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中亚与高加索》, 2004年第6期。

[4]祖拉布·陶杜阿:“激进伊斯兰在乌兹别克斯坦:形成阶段和发展趋势”,《中亚与高加索》, 2005年第1期。

[5]同上

[6]同上

[7]德米特里·卡尔曼诺夫:“中亚的伊斯兰激进组织”,《中亚与高加索》, 2004年第6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