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际问题研究 >> 俄罗斯东欧中亚
美国“阿富巴”新战略及对我国西部安全局势的影响
2011年03月14日 21:24 来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1期 作者:朱正安、蒋建华、王双 字号

内容摘要:  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突出“巧实力”外交理念,以“倾听”和“接触”为基调,突出务实和灵活,并以打击恐怖势力为名,实施“阿富巴”新战略,这一战略的实施,正是美国在“巧实力”战略之下为完善对南亚地区的钳制性控制,推动对该地区的主流性控制的新战略谋划,将对中亚、中南亚地缘战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并对我西部安

关键词:阿富汗; 巴基斯坦; 反恐; 西部安全

作者简介:

(乌鲁木齐陆军学院 边防干部训练大队,新疆 乌鲁木齐 830002)

  摘 要: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突出“巧实力”外交理念,以“倾听”和“接触”为基调,突出务实和灵活,并以打击恐怖势力为名,实施“阿富巴”新战略,这一战略的实施,正是美国在“巧实力”战略之下为完善对南亚地区的钳制性控制,推动对该地区的主流性控制的新战略谋划,将对中亚、中南亚地缘战略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并对我西部安全带来新的挑战。

  关键词:阿富汗; 巴基斯坦; 反恐; 西部安全

  中图分类号: D81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9245(2010)01-0043-06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军事学科研项目“中国西部地缘战略研究”(06GJ312- 055)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朱正安(1957-),男,陕西人,乌鲁木齐陆军学院边防干部训练大队大队长,教授,主要从事军事学研究;蒋建华(1952-),男,江苏盐城人,乌鲁木齐陆军学院边防干部训练大队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主任,教授,主要从事政治理论与民族理论研究;王双(1967-),男,辽宁大连人,乌鲁木齐陆军学院边防干部训练大队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讲师,主要从事政治理论与民族理论研究。

  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突出“巧实力”外交理念,以“倾听”和“接触”为基调,突出务实和灵活,为实施“阿富巴”新战略,奥巴马强调,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美国可以同温和的塔利班势力进行谈判,以换取和平。美国的这种战略调整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阿富汗—巴基斯坦在美国全球战略中居于什么样关键性的地位和作用?对中亚、中南亚地区的地缘战略格局会产生什么影响?本文就此问题进行简要分析。

一、美国全球霸权新形式——美国“巧实力”战略指导下的“阿富巴”新战略

  2007年 11 月初,由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担任主席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巧实力委员会报告提出,要建立“一个更灵巧更安全的美国”,即所谓“巧实力”的战略。该报告认为,美国的地位下降与“9·11 事件”后美国外交政策的失当有关,如过于笃信武力的作用,过于相信美国自身的力量。报告暗示:布什政府外交政策的失误正是没有巧妙地运用硬实力和软实力,笨拙地使用硬实力,结果导致软实力受到伤害。因此,要想重振美国国威,就需要运用“巧实力”战略,即硬实力和软实力并驾齐驱,在对付传统的国家威胁时运用硬实力,在对付非传统威胁时更多地运用软实力。美国“阿富巴”新战略正是所谓“巧实力”战略的具体运用,目的是巩固布什政府时期取得的战略成果,并最终取得和巩固战略优势。

  (一)美国“巧实力”战略的“软”与“硬”

  布什政府突出“硬实力”在国家安全中的关键作用,强调“美国必须维持无可匹敌的军事实力”,“遏阻任何潜在对手试图赶上或超过美国力量的企图”。美国全球霸权的生存公式,是确保安全地控制世界各关键区域、战略要道和全球资源,帝国生存的战略要高于领导者个人的意愿。因此,不论是布什政府还是奥巴马政府,维护和强化美国“一超独霸”地位,始终是美国对外政策的首要目标。为维护和强化这一地位,美国在实现其战略目标、保持其战略态势、维护其战略控制上将更加强硬。主要表现为:

  (1)在战略目标上,实现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霸权目标;

  (2)在战略态势上,保持美国“一超独霸”的全球战略优势;

  (3)在战略控制上,维护美国对战略要点的绝对性排他性的硬控制。

  为了减少美国“谋霸”的成本,实现美国全球利益的最大化,奥巴马政府也会对过去单纯的“硬对抗”做法进行调整,主要是:

  1. 从强权主义转变为巧实力支撑下的威权主义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原指某政治领导人或政治集团以其功绩、才干及其他特有的影响,使其属下愿意接受其所制定的规章制度、颁布的命令和要求,服从自己的权力。这种接受和服从虽然没有成文法律,但对服从者来说,却被视为正当、合法的,而且是出于自愿。威权主义通常用来描述一国的政治生态,但却非常符合美国“谋霸”的战略目的和现实表现。二战后,在美国的主导下,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世界安全体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力量对比的绝对优势决定了美国确定建立由其“领导”的国际秩序,凭借超强的综合国力,尤其是金融优势、科技领先和军力超强,对任何可能对其“独一无二地位”提出挑战的国家或国家集团,采取“硬对抗”,并通过政治渗透、经济接触、外交引导等“软进攻”手段,制约、影响和规范其他国家。奥巴马也曾表示,“放弃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是我们绝不能犯的错误”。华盛顿所要改变的,不过是“领导世界的方式”。

  2.从单边主义转变为巧实力支撑下的主导性合作主义

  美国副总统拜登在慕尼黑阐述美国新外交时指出:美国“将尽可能地通过伙伴关系行事,只有在必须时单独行动。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多么强大,都无法单凭自己的力量最有效地抗击这些威胁”。小布什时期,由于奉行强硬的单边主义路线,在伊拉克、气候变暖、核扩散等诸多问题上的立场导致美国日益孤立。特别是伊拉克战争因缺乏正义性,不仅在国际社会遭到强烈谴责,在国内也遭遇日益高涨的反战声浪。事实已经证明,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成本高、成效低,正如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所言:“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几十年中,亚洲的安全建构大都呈‘毂辐状’,即以美国为轴心,同时有着与美国结成双边联盟,但彼此之间却不一定有多少合作的其他国家。今后,我们愿意看到在我们的盟国和安全伙伴之间有更多合作——使多边关系多于毂辐关系,这并不意味着要削弱我们的双边关系,而是通过增强多边合作来加强安全”①。可以看出,美国今后将更多地依靠多边合作来维护其霸权利益,只是这种多边合作必须是美国主导下的,强调的是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合作,而不是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合作。这样的多边合作,也只能通过政治影响、外交斡旋、经济互惠等手段,将美国的战略利益需求融合到多边合作中,并依靠其他国家的力量来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

  3.从绝对控制转变为分层次的级阶控制

  对关系美国核心利益的战略要点实施绝对性控制:如战略水道、战略要点的控制;“Americanbusiness is business”(“美国人的事情就是做生意”)这句美国谚语,充分明示了美国作为海洋国家对商业利益的追逐。美国的世界秩序观与美国作为海权霸主地位及其商业利益密不可分。作为海洋型国家,美国的海洋思维充分体现在美国对海上通道安全的青睐上。海上通道和战略要点是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关节点,因此,将其置于美国完全的排他性的绝对性的控制之中,既不会主动放弃和削弱控制,更不容许任何国家插手和干预。

  (1)对关系美国利益核心的战略要地实施主导性控制:如欧洲、中东地区。在这些关系美国战略利益核心的战略要地,美国采取构建军事同盟、经济互惠、实际驻军等手段实施主导性控制,使得这些地区的任何关系安全事务和国际事务的决策,必须事先征得美国的许可才能实施。

  (2)对关系美国利益重心的战略区域实施主流性控制:如东南亚地区和南亚地区。奥巴马政府提出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并重的“两洋战略”,重点是应对从中东到南亚的“不稳定弧”,强调国家安全的 3D——防务(defense)、外交(diplomacy)和发展(development)。美国通过建立所谓伙伴关系,在安全、外交及地区发展上实施影响,力主将美国的战略需要溶入到区域安全合作和区域经济合作中,实现“高影响度”的控制。

  (3)对关系美国利益支点的重要区域实施介入性控制:如中亚、台海地区。中亚地区、台海地区是美国实施全球战略的支点。所谓介入性控制,就是通过外交、军事、经济合作、文化交流等形式,对这些地区施加影响,如果这些地区一旦发生变故,美国将以各种借口进行军事介入。

  (4)对关系美国利益支轴的重要区域实施钳制性控制:如南亚地区、东北亚地区。南亚和东北亚地区是冷战后世界最可能爆发冲突的热点地区,也是美国实施全球战略必须关注的支轴区域。但是,这些地区因战略地位重要,周边大国、强国多,美国一时还难以有效控制但又不得不进行控制的地区。因此,美国采取外交、经济、军事等手段,使这些地区各种势力相互钳制,以保证地区安全不至于恶化,影响到美国的战略利益。

  (二)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地缘政治目标

  2008年 3 月 27 日,奥巴马在白宫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 450 室宣布了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反恐行动的新计划。并把阿富汗(Afghanistan)和巴基斯坦(Pakistan)两个单词的前几个字母组合起来,创造了“阿富巴”(Afpak)一词,用以指代奥巴马政府的新战略,并且强调美国将两国看作同一问题。新战略的“核心目标”是 3D——disrupt(瓦解);dismantle(摧毁)和 defeat(击败“)基地”及其在巴基斯坦的安全避难所,防止他们回到巴基斯坦或阿富汗。

  阿富汗地理位置介于俄罗斯、伊朗、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几个正在崛起国的板块之间,连接东亚、中亚、南亚、西亚,有“中亚的十字路口”之称,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价值,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波斯帝国、大英帝国、当年的苏联和如今的美国都曾在此地投入巨大的战略资本。奥巴马政府执政后,打破了多年来“先欧后亚”的惯例,国务卿希拉里首访选择了亚洲。奥巴马政府继续坚持布什政府制订的“大中亚战略”,把美国主导的中亚、阿富汗和中东地缘政治空间联为一体,进一步围堵中俄两国。

  美国“阿富巴”新战略作为地缘政治战略,不仅包括军事目标,还有政治经济发展目标。美国安全顾问琼斯也强调,美国“阿富巴”新战略是一项军事、外交和发展问题统筹兼顾的战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也指出,新战略是一项军民兼顾的战略。可以看出,通过“巧实力”战略,在美国实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实现美国全球霸权的重整,更好地维护和扩展美国利益。现阶段就是要充分利用反恐衍生的战略机遇,把反恐目标纳入其谋求世界霸权的大战略框架中,强化海外战略的绝对性控制和战略区域的主导性控制,为防范中俄等新兴大国挑战美国霸主地位,对中俄战略关节点的中亚地区从介入性控制升级为主导性控制。同时,通过实施“阿富巴”战略完善对南亚地区的钳制性控制,推动对该地区的主流性控制。

二、 中亚地缘格局新变化——美俄的利益博弈和地区力量重组

  “阿富巴”新战略正是美国在“巧实力”战略之下完善对南亚地区的钳制性控制,推动对该地区的主流性控制的新战略谋划,对中亚地缘战略格局将产生重大影响。

  (一)中亚地缘战略的 “三岔脊 ”——天山—昆仑山—兴都库什山三山交汇处成为影响中亚地缘战略格局的要点区域

  天山—昆仑山—兴都库什山三山交汇形成了特殊的地缘区域,在这一区域,存在着三个热区:聚集伊斯兰极端势力的费尔干纳盆地区;克什米尔争议区;盘踞有“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大本营的兴都库什山区。在这一地区,除“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塔利班外,还有巴基斯坦塔利班,从现实表现看,巴基斯坦塔利班既有阿富汗塔利班的传统,更有“基地”组织的特征。巴基斯坦塔利班分为两大部族武装:由法兹鲁拉领导的斯瓦特地区部落武装和巴图拉·马哈苏德领导南北瓦基里斯坦的部族武装,据称在他手下有不下一万人。巴基斯坦政府曾指控马哈苏德是刺杀贝·布托事件的幕后策划者。事实上,此人即是 2004 年策划绑架中国工程师的恐怖分子阿卜杜拉·马苏德的哥哥。

  美国实施“阿富巴”新战略,如果控制了“三岔脊”,短期看,一是消除了直接威胁美国的恐怖势力;二是弥补了布什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的受损形象;三是缓解了金融危机对美国带来的负面影响。但长期看,一是截堵了中国向西实施利益拓展的通道;二是为进入并影响中亚各国、驱逐俄罗斯势力取得了战略桥头堡;三是为未来解决伊朗问题形成战略包围;四是理清了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为进一步实施“改造伊斯兰”战略奠定了基础。

  (二)21 世纪中南亚的 “诺曼底登陆”——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实施,将使中亚及中南亚成为遏制俄国的第二战场

  自 2008 年 8 月以来,随着俄格冲突的爆发,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取得了一定的优势。为进一步遏制俄国,美国采取了迂回战术,从俄罗斯的“后院”——中亚下手。与以往不同的是,2001 年,美国以反恐之名成功驻军中亚,并对中亚进行美国式的民主改造,但以失败告终。这一次美国以打击塔利班武装为名,从阿富汗—巴基斯坦入手,控制从阿拉伯海至中亚的战略通道。如果说格鲁吉亚是美国遏制俄国的第一战场,那么阿富汗—巴基斯坦就成为美国遏制俄罗斯的第二战场。这一战场不像以往驻军中亚,采取“空投”的办法,而是充分发挥了美军海空优势,以阿拉伯海为依托。如果美国扩大在阿富汗—巴基斯坦的军事行动,美军不可避免地会进入巴基斯坦。如果美军控制了阿富汗—巴基斯坦,美国既可挺进中亚,也可切断俄罗斯与阿拉伯世界的联系。

  (三) 地区战略利益的分化——“三方十国”的战略选择将成为影响未来中亚及中南亚战略格局内在因素

  在中亚及中南亚地区,现存三方力量:一是以美国为一方,以反恐为名深度介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二是以上海合作组织为另一方的成员国和观察员国(包括中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伊朗、巴基斯坦、印度);三是以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为另一方的俄罗斯及中亚各国(包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

  由俄罗斯主导,以保障地区的稳定建立的地区安全合作机制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 6 个独联体国家集体安全条约成员国。2001 年 5 月 25 日在联合声明中,决定组建中亚联合快速反应部队,由俄、塔、哈、吉派兵组成。按照普京的提法:要在集体安全条约成员国的基础上,逐步建立一个地区性军事同盟。目前,拥有 1.5万人的快速反应部队已经建成。2009 年 4 月 27 日上海合作组织召开了“阿富汗问题特别国际会议”,预示着上海合作组织将对美国的“阿富巴”新战略做出一定的反应。以美国为首的阿富汗联军、以俄罗斯主导的快速反应部队、上海合作组织,这“三方十国”各自有一套地区安全机制,目标指向均为打击恐怖主义;其中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与三方均有关联,如何平衡这三方的利益成为这三国无法回避的问题。可以预计,随着阿富汗—巴基斯坦局势的变化和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深入展开,周边国家的利益权衡和政策走向将对这一地区的未来局势发展带来重大影响。

三、我国西部安全新挑战——美国“阿富巴” 新战略对我国西部战略利益拓展的影响与挑战

  如果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实施正如上述分析的那样,不论美国反恐目标能否实现,只要美国最终取得了在中南亚地区的地缘战略优势,这必将对我国西部安全产生重大影响。

  (一)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实施,将成为我国西部周边国家政策走向不确定因素中的关键性因素

  拥有世界岛之称的中亚,是美国觊觎已久的战略关节点,中亚“颜色革命”后,美国在中亚的势力受到打击,中亚暂时处于平静状态。但随着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实施,中亚各国将再一次面临战略选择:是采取“平衡外交”,在美俄之间双重获利,还是倚重一方,维护自身特有的政权制度?虽然目前美国在中亚的势力有日渐削弱的迹象,但影响该地区安全稳定的非传统安全因素依然存在,这些非传统安全因素与阿富汗—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美国奥巴马新政府的“阿富巴”新战略走向及对布什政府时期主导的“大中亚”战略的调整,将使得这一地区出现扑朔迷离的局面。即使现在的奥巴马政府无暇顾及将其地缘政治目标最大化地扩展到中亚地区,但并不意味着以后美国在中亚地区不会有地缘政治考虑。一旦条件许可而又“食髓知味”之后,美国的地缘政治目标压倒反恐需要的可能性就无法排除。

  1.上海合作组织将面临的新挑战

  上海合作组织是最年轻的国际组织之一,在很大的程度上改善了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成立 7 年来,在地区安全合作、区域经济合作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吸引了许多组织外的国家。但是,我们也应看到,上海合作组织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面临发展的困境。突出表现在,安全合作与区域经济发展不协调;运作机制不尽完备,政局变动风险大;大国利益角逐激烈。特别是美国越来越认识到上海合作组织在中亚地区发挥的作用。并可能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因此,虽然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在中亚地区还继续存在,但它们对中亚国家政权的威胁已不是生死存亡的威胁,其尖锐性和迫切性程度都明显减轻。在某种程度上这将表现为中亚各国对“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个安全机制的需求和依赖程度的变化。特别是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实施,使中亚国家增加了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和期望。以俄罗斯主导的快速反应部队的成立,为中亚国家提供了一个新的、而且十分强大的安全保障,可以预见,美国“阿富巴”新战略将加大对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度,不排除重新成立以美国为主导的新的反恐及地区经济合作性组织,俄美在中亚的争夺将日趋激烈,上海合作组织能否发挥在地区安全事务中的作用就成为未来上海合作组织增强凝聚力的关键所在。

  2. 巴基斯坦反恐政策模糊将面临政局变动

  穆沙拉夫的下台就已经明显反映出美国对巴基斯坦实施“颜色革命”的企图和阴谋。正因为美国对穆沙拉夫政府在反恐等问题上的不满,使美国策动巴国内反对派不断迫使穆沙拉夫让步,并最终下台的直接原因。巴基斯坦扎尔达里政府执政后,虽然承诺将在反恐问题上与美国密切合作,但是一方面盘踞在巴基斯坦东北部的与阿富汗交界地区的塔利班武装力量不断壮大,巴基斯坦部落区又是巴政府难以有效治理的。为了巴国内的稳定,2009 年4 月开始巴政府军开始大规模清剿斯瓦特河谷地区的塔利班武装,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是巴政府不可能也没有力量彻底剿灭塔利班武装。另一方面,巴基斯坦是传统的穆斯林国家,宗教情感往往会超越政治理性,历次政坛变动均与宗教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穆沙拉夫的下台就是美国因素与巴国内宗教势力相互作用的结果。因此,巴基斯坦的反恐面临两难选择,如果反恐战以美国为标准,必将波及和影响到部族长老的利益,将可能激化国内矛盾,引发宗教势力的强烈反弹。如果反恐战进行不顺,美国也将有借口直接介入巴基斯坦的反恐战,同样也会引发国内民众和伊斯兰世界的反美情绪。因此,最终结果将不可避免地使扎尔达里重走穆沙拉夫的老路。

  3.中亚五国“颜色革命”将借机卷土重来

  美国一向是按照是否符合美国利益对中亚“三股势力”进行甄别的,对那些宗教极端势力,按照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原则——改善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将采用“倾听”、“接触”的方式,并且不排除与宗教极端势力所谓“温和”派合作,加强与中亚“三股势力”的联系。美国通过掌控盘踞在中亚的“三股势力”作为与中亚各国博弈的筹码,一方面美国通过策动和支持中亚各国的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等以“人权”、“民族自决权”为借口向中亚各国政府施压,借机推翻中亚国家现政府,实现新形式的“颜色革命”。另一方面,以实施“阿富巴”新战略为名,把反恐成果推进到中亚地区,迫使中亚各国政府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的关系,脱离上海合作组织,重新转入亲美的政策路线。因此,美国实施“阿富巴”新战略,对于继续推进“大中亚”计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战略,所谓反恐,反与不反均在美国的掌控之下,不反,则可将阿富汗—巴基斯坦地区的塔利班势力挤压至中亚地区,并可策动这些势力扰乱中亚各国政局,美国坐收其利。反,亦可使美国军事力量重返中亚,更有效地按照美国的要求对中亚各国进行所谓“民主”改造,重组中亚国家政府。可以看出,美国实施“阿富巴”新战略是为美国进入中亚打开通道,分化上海合作组织,遏制中俄的新战略。

  (二)境内外“三股势力”“新生代”暴力倾向“塔利班化”,将成为影响我国西部安全稳定的主导因素

  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新塔利班武装的“基地化”趋向将对境内外的“三股势力”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境内外的“三股势力”本身就是一个暴力恐怖组织,与“基地”组织有密切联系。但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塔利班不同的是“三股势力”尚未有完整的武装体系,有可能出现阿富汗及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的“基地化”与“三股势力”的“塔利班化”三方合流趋势。特别是“三股势力”“新生代”,出生于20 世纪 80、90 年代,思想更加激进极端,更加崇尚暴力。从 2008 年以来发生在新疆的一系列暴力恐怖事件来看,大多是这些“新生代”具体实施的,展示出与以往不同的特征。即从过去零散的、自发性的、无明确目标的、以刺杀、简易爆炸、聚众打砸抢等为主要特征的恐怖活动转变为组织严密、人员经过实战训练,采取车臣、阿富汗、伊拉克等恐怖势力相类似的模式,主要针对强力部门、飞机、火车等大型运输工具等进行恐怖袭击的新阶段。特别是在美国推行“巧实力”战略的情况下,美将进一步玩弄反恐的“双重标准”,加大对“三股势力”“新生代”的“关注”力度。“三股势力”也为扩大其国际影响,迎合西方的战略图谋,一方面将加大与“藏独”、“民运”、邪教组织的联合力度,在更高层次上“谋独、求独”,与我进行全方位较量,另一方面以“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和“东伊运”残余势力为首的激进派,将加强与周边“基地”恐怖组织勾联,实现“塔利班化”,提升其武装化、军事化水平,借机掀起恐怖暴力活动的新高潮。

  (三)印度在中亚力量的拓展,将使印巴边界纷争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不排除印度在印巴、中印边界进行军事冒险的可能

  中亚特殊的地缘战略地位也使印度为了大国之梦而决意介入中亚。印度自独立以来就有挥之不去的大国情结,希望成为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中亚特殊的地缘战略优势,吸引着印度不断加强对中亚的介入。而国力的提高也使印度已经具备了介入中亚事务的能力。印度目前正准备在塔吉克斯坦的阿伊尼空军基地,部署至少一个米格-17 型直升机中队。阿伊尼空军基地距离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大约 15 公里路程。阿伊尼空军基地将成为印度在海外的“第一个永久军事前哨”,并将成为新德里战略到达石油资源丰富的中亚地区的重要跳板。由于印度已经意识到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对于印度未来发展的重要性,可以看出,目前所作的这些,只是印度寻求在该地区发挥“更大战略影响力”的一个前奏,印度的“最终目标”将是在阿伊尼空军基地部署米格-29 型战斗机,最终实现在中亚的长期驻军。

  基于美国“阿富巴”新战略的主导思想,美国拉印度介入阿富汗—巴基斯坦反恐的意图明显,印度为夹击巴基斯坦、威慑中国也有意进驻中亚。在当前阿富汗—巴基斯坦反恐形势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印度在中亚的布局将为巴基斯坦反恐出现困局而发生政局变化时,不排除印度进行军事冒险而直接在印巴和中印边境地区挑起冲突的可能性。

  注释:

  ①“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印尼发表演讲谈东亚安全”,载《美国参考》2008年6 月 2 日。

  参考文献:

  [1]郑瑞祥.阿富汗的和平与重建任重道远[J].国际问题研究 ,2007,(5).

  [2]俞天颖.巴基斯坦 —阿富汗 :反恐带来的烦恼[J].世界知识 ,2008,(15).

  [3]李捷 ,杨恕.阿富汗与美国 :大中亚计划评析[J].西亚非洲 ,2008,(4).

American“Afpak”Strategy and Its Influence on the Security in Western Regions in China

ZHU Zheng’an JIANG Jianhua WANG Shuang

(Urumqi Army Institute;Frontier Defense Leader Training Unit;Urumqi,Xinjiang,830002)

  Abstract:With the assuming of the reins of Obama government,there have been the flexible and practical new strategies,based ondiplomatic belief of“listening”and“contacting”,under the name of antiterrorism in Afghanistan and Pakistan. The real practice of thestrategies is to gain the full control of the Southern Asian region,which will bring about the influence on the regional security in CentralAsia and Central Southern Asia,and the western region in China.

  Key Words: Afghanistan;Pakistan;antiterrorism;security in western regions

  [责任编辑:周普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