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际问题研究 >> 俄罗斯东欧中亚
俄罗斯朝鲜半岛政策的演变及走势
2011年02月03日 14:28 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03年第2期 作者:季志业 字号

内容摘要:  俄罗斯在此次朝鲜核危机中积极斡旋,发挥了重要作用,显示出其半岛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其原因何在,会如何发展,本文通过系统地回顾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半岛政策的演变,对俄半岛政策的未来走向作了分析和预测,认为虽然俄仍将基本保持“北南平衡”的原则,但将把朝鲜当作处理半岛事务的切入点,加大对半岛局势的影响力

关键词:俄罗斯半岛政策;北南均衡;利益捆绑;温和外交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俄罗斯在此次朝鲜核危机中积极斡旋,发挥了重要作用,显示出其半岛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其原因何在,会如何发展,本文通过系统地回顾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半岛政策的演变,对俄半岛政策的未来走向作了分析和预测,认为虽然俄仍将基本保持“北南平衡”的原则,但将把朝鲜当作处理半岛事务的切入点,加大对半岛局势的影响力度。

  [关键词] 俄罗斯半岛政策;北南均衡;利益捆绑;温和外交

  [作者介绍] 季志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欧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最近,朝鲜核问题再次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尽管这一问题的核心是美朝双方的矛盾,但人们不难发现,俄罗斯在此次危机中始终扮演着积极斡旋的角色,发挥了重要作用,以至于中、日、韩各国都纷纷就半岛问题与俄磋商。俄罗斯究竟为何如此积极参与半岛事务,其半岛政策将如何发展,将是本文试图回答的主要问题。

一、俄半岛政策的简要回顾

  冷战后,随着整个国际局势的变化,俄罗斯对朝鲜半岛的政策发生了相应调整。整个20世纪90年代大致可划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到1996年,其特色是以意识形态为基本准则。戈尔巴乔夫总统后期的苏联和叶利钦总统第一任期的俄罗斯在对待朝鲜半岛问题上,基本价值取向是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戈尔巴乔夫在其后期对外政策中,“人类共同利益”的理想主义色彩更加浓厚,对西方执行了一条无条件妥协退让的“投降主义路线”,他的“民主化”与“公开性”在西方受到了热烈欢迎,苏联也因此而获得大笔贷款,以补救其停滞多年的国民经济。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苏联对朝鲜半岛的政策也发生了巨大转折。首先,戈尔巴乔夫的亲西方思想路线遭到朝鲜的抵制,双方产生了意识形态方面的严重分歧;其次,苏联自身经济陷入困境,已不能像过去那样向朝鲜提供援助,这又使双边关系雪上加霜。苏朝关系渐趋冷淡,但苏联并未放弃对朝鲜半岛的关注,而是把重点转向韩国。

  1990年9月苏联与韩国建交是这一重大转变的标志。苏韩建交既是戈尔巴乔夫亲西方外交政策在半岛的体现,也是苏联获取外国贷款的重要步骤。作为对苏联同意建交的回报,1991年1月,韩国同意向苏联提供30亿美元援助。根据协议,韩国在三年内向苏联提供10亿美元银行贷款、15亿美元商品贷款和5亿美元成套设备及出口延期付款贷款。与此同时,苏朝关系急剧恶化,苏联要求朝鲜第二年用外汇支付留学生费用,朝鲜则立即决定撤回在苏留学的500—600名学生。[1]在苏联与韩国建交后的一年内,苏联与朝鲜之间甚至未实现过副部长级的会谈。[2]1991年双边贸易改为现汇结算方式后,贸易额骤减了70%。[3]

  苏联解体后的最初几年,俄罗斯实行“向西一边倒”的外交方针,对朝鲜半岛则继续奉行“重南轻北”的政策。另一方面,由于俄罗斯未能偿还贷款利息,韩国在向俄提供了14.7亿美元后,于1992年停止向俄继续贷款。俄罗斯为了表示其偏重韩国的意向,并希望继续得到韩国贷款,1992年俄罗斯中止了对朝鲜的武器供应和经济援助,并取消了派64名科学家赴朝帮助开发原子能工业的合作计划。[4]同年11月,叶利钦总统访问韩国,称韩国是俄在亚太地区的重要伙伴。为了体现与韩国的良好关系,叶利钦访韩期间还向韩国提供了有关1950—1953年朝鲜战争的档案,特别是1983年苏军击落韩国“波音—747”客机的资料,并表示愿意为这一事件承担责任。[5]

  1994年6月,韩国总统金泳三回访俄罗斯,双方签署《俄韩联合声明》,宣布两国确立“建设性互补伙伴关系”。这一年,俄韩双方就偿还债务一事达成协议,俄罗斯将向韩国提供原料、工业制成品以及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尤其是就军事技术合作问题双方商定,到1998年底,俄提供总价值2亿多美元的坦克、装甲车和导弹,以抵偿苏联时期的债务。1995年,时任国防部长的格拉乔夫访问韩国,与韩国国防部长李养镐签署了《军事合作备忘录》,说俄正在研究是否取消《苏朝友好条约》。格拉乔夫还批评朝鲜企图废除结束1950-1953年朝鲜战争的停战协定。[6]然而,格拉乔夫的许诺没有兑现,俄罗斯对外政策自1996年起,进行了重大调整。

  第二阶段从叶利钦第二个任期始,其特色是以政治利益为主要目标。1996年1月,俄罗斯总统大选临近,叶利钦总统因国内政策失误,在选民中的支持率极低,蝉联总统的希望不大。为重新赢得选民,叶利钦将对外情报局局长普里马科夫调任外交部 长,采取强硬外交路线,强调东西方平衡,强调“恢复大国地位”,以抚慰民众中的失落感。恰好在这时,朝鲜半岛北南双方出现了紧张局势。俄罗斯当局看到,由于这些年实施“重南轻北”政策,不仅丧失了对北方政权的影响力,而且也丧失了对南方政权的吸引力。俄几乎被排斥在半岛事务之外的事实促使俄当局大幅度调整对半岛的政策,采取了积极介入的姿态。一是提出了解决半岛问题的基本主张,即政治解决和国际社会参与。1996年4月11日,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司第一副司长杰穆林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在半岛新的安全体系建立之前,应该继续按停战制度遵守原来的协议。我们呼吁双方在彼此可以接受的基础上寻找政治解决办法。”这位新闻发言人还强调,国际社会应在半岛问题的解决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7]二是提出对北南双方持同样态度的思想。1996年4月11日,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国际军事合作总局局长哈尔琴科上将表示,俄罗斯将进一步发展与平壤的军事技术合作,并认为,这种传统联系不会成为与韩国进行同样合作的障碍。他强调,扩大和加强同原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联系不仅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也符合希望巩固和平的所有国家的利益。他明确表示:“俄罗斯将对朝鲜和韩 国持同样的态度。”[8]

  为了体现对北南双方“持同样态度”,俄罗斯在保持与韩国正常交往的前提下,加大了对朝鲜的外交力度。1996年4月,叶利钦总统亲自写信给金正日,表示愿意恢复“睦邻与合作传统”,并建议重新修订友好关系基础条约。这一时期,俄朝关系改善的突出标志是双方修订了《友好睦邻合作条约》。2000年2月9日,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对平壤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与朝鲜外长白南淳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俄朝友好睦邻合作条约》。双方在条约中称,“今后俄朝将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定期协商, 在和平与安全面临威胁时,双方应立即联系”;“缔约一方将有意不与第三国缔结反对缔约另一方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条约和协定,不参与任何行动和措施”。[9]新条约删除了旧条约中的自动军事干预条款。该条约为冷战结束后新形势下的俄朝关系框定了发展方向。

二、普京政府的务实半岛外交

  普京当选总统后,朝鲜半岛形势以及与此相关的国际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从半岛本身的形势看,北南双方领导人为和平统一迈出了决定性的步子,实现了50年来两国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并为双方的访亲和经贸合作开辟了新渠道,俄罗斯面临着被“遗忘”在半岛和平进程之外的危险。其次,从国际社会对半岛的态度看,一方面, 2000年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朝,美朝开始谈判进程,西方发达国家相继与朝建交;另一方面,美国把朝鲜称作“无赖国家”、“邪恶轴心”,为其建立导弹防御系统制造借口。最后,从俄罗斯国内情况看,虽然总体经济明显回升,但远东地区经济仍处于困境之中,如何利用其特殊地缘位置,加强与东北亚各国包括朝鲜半岛国家的经济联系,带动当地经济恢复已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从近两年普京的半岛政策实施状况,可以得出结论,其政策核心是要解决以下几项任务:政治上, 举起促进半岛和平进程的旗帜,以达到参与这一进程的目的,避免俄罗斯的利益被排斥在事态发展过程之外;安全上,既要维持北南双方的力量平衡,防止发生冲突,造成地区局势动乱,殃及俄远东安全,又要防止由某一个大国操纵整个地区的安全事务,致使俄远东的安全受控于人;经济上,既要从半岛获取资金(从朝要回38亿美元债务、从韩吸引投资),也要拓展俄罗斯能源、军事技术和民用技术的市场,通过合作带动远东经济发展。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普京政府在半岛政策方面主要采取了以下举措:

  一是积极参与政策。早在1996年4月,俄外交部就宣布,在半岛和平进程中,俄应该起重要作用。正是这一时期,俄提出解决半岛问题的“2+2+2”方案,即形成一个由半岛北南双方、美国和中国、俄罗斯和日本组成的协调机制。[10]普京任总统后,仍然坚持俄应积极参与半岛和平进程,主张就半岛问题举行“六方会谈”。

  二是北南均衡政策。这比叶利钦后期的“持同样态度”有了进一步发展。这种均衡政策有多处体现:2000年7月,普京访问了平壤,2001年2月又造访了汉城,以展示俄对双方一视同仁;2002年7月26—27日,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访问韩国,接着28—29日就访问朝鲜;俄继续向朝鲜提供武器装 备,同时也以军事技术偿还拖欠韩国的债务,以维持双方军事力量的基本对等。

  三是利益捆绑政策。俄罗斯提出了一系列将俄、朝、韩三方联系在一起的经济合作意向,如俄提供技术,韩提供资金,对朝鲜38个苏联援建企业进行现代化改造;铺设连接汉城与元山的“京元线”,俄负责朝鲜段建设,韩负责其国内段建设,将整个半岛与俄西伯利亚铁路干线联系在一起;由韩国出资,在伊尔库茨克州开采天然气田,并铺设进入半岛的天然气管道等等。2002年7月,俄外长访问半岛两国期间,仍然把改造援建企业、贯通半岛铁路、开展能源合作等事务当作重要议题。必须看到,虽然俄、朝、韩三方的经济合作尚未开展起来,但俄朝经贸关系取得了明显进展,据俄官方透露,俄朝在解决朝鲜拖欠苏联债务问题方面“出现了进展”,“双方财政部门正在积极开展谈判”。2001年两国贸易额比上一年增长了10%,达到了1.15亿美元。[11]

  四是避免刺激政策。这项政策主要针对朝鲜。对朝鲜国内的政治经济体制,普京不像叶利钦那样予以指责,而是持一种尊重的态度。对朝鲜所遭遇的国际压力,普京则更多地予以解围。当美国指责朝鲜为“无赖国家”,宣称其核计划与导弹计划对美构成威胁时,普京说服金正日作出承诺:只要满足其发送卫星的需求,即可放弃导弹试制计划。“9·11”后,当美国把朝鲜纳入“邪恶轴心”时,俄罗斯公开反对把包括朝鲜在内的一系列国家推到对立面。在朝鲜宣布恢复核设施建设后,俄又表示目前这些设施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三、俄罗斯半岛政策未来走向

  虽然俄罗斯在未来朝鲜半岛事务中仍将基本保持“北南平衡”的原则,但从近期半岛局势发展和俄对半岛政策的变化来看,它将把朝鲜当作处理半岛事务的切入点,加大对半岛局势的影响力度,这主要是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考虑:首先,从朝韩双方关系看,半岛局势的不可预见性、解决半岛问题的主动权基本上在朝鲜方面。因此,调整好与朝鲜的关系,就有了关于半岛事务的主动权。卢武铉当选韩国总统后,“阳光政策”有望继续得到贯彻,俄韩关系也会得到基本保证,俄罗斯会更多与韩国就朝鲜问题协调立场。而且俄罗斯已从对朝韩双方的关系史中得到经验,只有对朝鲜保持影响力,才能有效推动与韩国的关系。

  其次,核问题再次成为朝鲜对外政策的关键,而俄罗斯既拥有庞大的核武库,又拥有先进的民用核技术,是少数几个在这一领域最有发言权的国家之一,可以充分发挥其优势,对半岛局势产生影响。我 们看到,2002年12月12日,朝鲜宣布恢复核设施建设后,俄罗斯立即展开了一系列活动。一方面,俄罗斯呼吁朝鲜领导人保持克制和冷静,重申其主张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另一方面,俄军方表示,朝鲜还没有核武器,其核设施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12]而俄外交部副部长洛休科夫甚至告诫美国,对朝鲜施压不仅无效,而且危险[13]。俄罗斯的这一立场,既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朝鲜领导人,防止半岛局势激化,也是为将来俄罗斯可能接手朝鲜的轻水反应堆建设或重油供应准备条件。

  第三,朝鲜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与朝鲜保持 密切关系是俄罗斯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作用、对国际社会产生影响的一个重要渠道。2002年8月,金正日再次访俄,使俄朝关系进一步拉近,为俄罗斯在东亚地区与各大国开展合作提供了一个新的平台。正是经过普京的牵线搭桥,9月17日,日本首相小泉实现了对朝鲜的访问,这是战后第一位访问朝鲜的日本首相。尽管由于核危机,日朝关系未能发生根本性好转,但至少俄罗斯借这一事件加强了与日本的关系。在朝鲜宣布恢复核设施建设后,俄罗斯推出对朝“温和外交”(有的文章取俄文тихаядипломатия[14]一词本义,译作“安静外交”,而此处似取其引伸义更妥)五原则:关注核危机、主张无核化、遵守1994年框架协议、谈判解决问题、支持南北对话。[15]这项政策符合朝鲜周边各国的愿望,中、日、韩纷纷就朝核问题与俄磋商。去年12月初,普京访华期间与江泽民主席发表联合声明,阐述了俄中在半岛问题上的一致立场。俄一方面批评日本打算与美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的做法,另一方面邀小泉纯一郎访俄,就朝鲜问题协调立场。小泉高度赞赏俄为缓和半岛局势发挥的积极作用,并称俄是“重要伙伴”。[16]今年1月,俄副外长洛休科夫和马梅多夫分别与来访的韩国外交通商部次官金恒 经进行会谈,双方强调必须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朝鲜核问题。尽管目前尚未形成普京所设想的“六方会谈”机制,但俄罗斯已实际参与半岛事务的解决过程,并成为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俄罗斯加大了自身在解决半岛事务中的份量,也就加大了它在对美关系中的份量,至少半岛问题已成为俄美关系中的一个共同话题。

  第四,加强与朝鲜关系是俄罗斯发展与半岛经济合作的关键。一方面,俄朝两国的经贸合作有待恢复。目前,双方贸易额约为1亿美元,而在1990年时这一指标曾达到23.5亿美元。这表明双方贸易关系大有潜力可挖。俄罗斯可以向朝鲜大量提供燃料、机械设备、化肥、钢材、飞机等产品,而这些产品很难进入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市场,是国际市场上的滞销商品。朝鲜的某些轻工产品,尤其劳动力是俄罗斯所需要的,目前约有2万名朝鲜人在俄罗斯境内工作。另一方面,有了朝鲜的参与,会使俄罗斯与韩国的经贸合作更具活力。最典型的就是将半岛铁路与俄罗斯西伯利亚铁路干线连接的计划,按俄罗斯专家分析,这条铁路的贯通可使俄每年获得300亿美元的过境运输费,而韩国企业家也将在与欧洲的交往中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如果朝鲜同意俄韩共同对70多家苏联援建企业的技术改造,也将成倍增加俄罗斯对朝鲜的机械设备出口。一旦朝韩关系改善,还有可能建设从俄罗斯进入朝鲜半岛的石油天然气管道。近日,韩国新当选总统卢武炫的特使提出建议,主张与俄、美、日合作,修建从俄萨哈林油气田经日本、朝鲜到韩国的能源管道,若能实现这一设想,将给俄能源出口带来更加广阔的市场。而所有这一切能否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朝鲜的态度,取决于俄朝关系的发展。

  (责任编辑:吕新国)

  注释:

  [1]斋藤勉:“北朝鲜撤回留苏学生”,(日本)《产经新闻》,1990年11月29日。

  [2]“苏联谋求与北朝鲜修复关系”,(日本)《产经新闻》1991年10月6日。

  [3]李静杰主编:《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外交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90页。

  [4]李静杰主编:《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外交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90页。

  [5]“俄韩军事接触”,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1995年5月19日俄文电。

  [6]《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外交卷),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第192页。

  [7]俄通社—塔斯社莫斯科1996年4月11日俄文电。

  [8]同上。

  [9]“俄朝签署友好睦邻合作条约”,《参考消息》2000年2月11日。

  [10]石乡冈建:“俄罗斯‘回归’东亚”,(日本)《每日新闻》,2000年7月20日。

  [11]“俄外长访朝接触新生事物”,《参考消息》,2002年7月25日。

  [12]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Россия будет всемерно содействовать урегулированиюситуациивокругКНДР. http://www.strana.ru/stories/02/04/27/2938/168308.html

  [13]Москва против того,чтобы выносить северокорейский вопрос на обсуждение в СБООН. http://www.strana.ru/stories/02/04/27/2938/168233.html

  [14]Москва против того,чтобы выносить северокорейский вопрос на обсуждение в СБООН. http://www.strana.ru/stories/02/04/27/2938/168233.html

  [15]Москва против того,чтобы выносить северокорейский вопрос на обсуждение в СБООН. http://www.strana.ru/stories/02/04/27/2938/168233.html

  [16]КоидзумипоехалвРоссиюпослепразднованиясвоегодня рождения. http://www.strana.ru/stories/02/01/18/2372/168438.html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