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北 >> 专题报道 >> 植根历史 回应时代 面向未来
中国新“民法典”与一带一路倡议 ——从罗马法角度的初步思考
2019年06月14日 10: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司德法(Stefano Porcelli)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新“民法典”与一带一路倡议

  ——从罗马法角度的初步思考

  中国政法大学外籍教授 司德法(Stefano Porcelli)

  “民法典”的形式和民法典的部分“典型”内容,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结合在一起的。在这一历史过程中,民法典的形式开始适应其所包含的一些内容,同时,这些法律内容也为了适合法典的形式而调适,开始以一种特定的方式进行相互协调和影响。虽然从欧洲近代法典出现以来,最重要的关注点是公民,但是在拉美法典中,“人”还是主要的关注点,而且一般民法典内部的体系安排还是以“人”作为核心。

  中国正在编纂民法典。罗马法中的usus fructus(用益权)制度的基本结构,在中国被应用为某种对他人物权利的基本制度类型。其实,在这些具体到用益权的制度中,并不存在古罗马法中的“用益权”,也不存在西欧法学家所熟悉的很多其他关于对他人物权制度的类型。但是,该制度却与今天中国社会的需要密切相关。对西欧学者而言,这些算是“新的” 制度,但是由于科学性等原因,我们对这些制度的理解并不复杂。

  另外一个例子,是关于债的。如斯奇巴尼(Schipani)教授所指出,债是民法和商法的重要要素,也是民商合一法典的核心。例如,1942年《意大利民法典》在债的基础上建立了有关企业法的规定等。从卡尔迪利(Cardilli)教授关于债的深入研究,我们可以看出,作为一种在长久历史过程中形成的成果,债的本质在于规定平等的、自由的主体之间一个特定的义务的履行。债与责任的不同方面之一,在于责任的情况下,主体之间的关系并非平等,而是存在一种从属的状态。其实,在我们当代的法律规定中也可以看到,如果某一种债务没有履行,法官确认债务没有履行的情况之后才能产生责任,如果当事人之间的债务被履行,就不会发生任何责任的情况。

  维梵得(Vivante)批评很多学者常常为每一个新情况做一个新规定,他们很少用债法解决问题,因为他们认为债法属于民法范畴。但是,这样一来,法律的体系性就受到了影响,之后也自然会影响它的科学性。当然,需要具体特定的安排时,还是要创造新的具体规定。但是,首先应该尽可能地使用逻辑,将新的情况安排在体系中。然后,如果为了满足正义的要求,特别需要特定的新的安排或者新的规定,也就是创造新的安排与规定,也要按照逻辑创造,并且这种新的规定必须和全部体系和谐地适合。我们要考虑到的是,从一种涉及多个国家的角度来看,规定越特定,越有可能和其他国家的法律产生矛盾,也就更难使其他国家接受。当然,我们并不能认为不会使用具有特定性的规定,但是我们应该更注意这些体系性的安排:如果我们正确使用具有普遍性的类别,那么就更有可能创造更具有普遍性的规定,这样的规定也因此会被更多的主体所接受。

  民法典强调并使我们更好地看到,这些具有高度普遍性的原则、概念制度等,可以作为一座桥梁,成为连接中国和其他“一带一路”国家的一种法律上的基础设施。民法典也让我们更好地理解,怎么可以更好创造相关要求的规定,来促进“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为了能够提高法律的“和谐化”,或者至少为了能够更简单地理解每个国家的法律之中的相同方面和区别,并为了能够理解不同内容的特征,民法典是十分重要的工具。其实,民法典可以被认为具有和“桥梁”一样的功能,来加强中国法和其他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国家法律之间的关系。

作者简介

姓名:司德法(Stefano Porcelli)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