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中 >> 华中学人
把疾病放在文化场景中加以分析和理解 ——访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徐义强
2017年08月28日 11:0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海英 字号

内容摘要:从医学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包括疾病在内的经验世界是人们透过特有的文化透镜产生的认识,每一种世界观都会衍生出一套病因学观念,并导致相应的治疗方法,人们对疾病病因的解释以及对此做出的反应因文化而异,我们也就不应该就疾病论疾病。我国民族医学及医学的跨文化研究正是从医学与文化的视角出发,将一个文化系统的信仰、价值与习俗视之为疾病与治疗的根本因素并纳入文化的构架下来进行的,因此在若干领域也取得不小成绩。徐义强:医学人类学的理念和视角从文化的角度来审视医学行为实际上在人类学领域早已开始,学科史上,早期的医学人类学研究主要即建立在人类学家在异民族、异文化中从事田野调查实践上,对非西方医学的跨文化比较研究,事实上,医学人类学家研究认为。

关键词:文化;医学人类学;疾病;研究;医疗;理解;视角;西医;中医;形成

作者简介:

  从医学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包括疾病在内的经验世界是人们透过特有的文化透镜产生的认识,每一种世界观都会衍生出一套病因学观念,并导致相应的治疗方法,人们对疾病病因的解释以及对此做出的反应因文化而异,我们也就不应该就疾病论疾病,而应该把它放在人们所处的文化场景中加以分析和理解。

  如何透过文化理解疾病及其治理的本质?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徐义强。

  系列社会疾病问题亟待新的理论视角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谈谈从文化角度切入医学相关研究的意义?

  徐义强: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人们对于疾病起因的解释各异, 据此做出的治疗手段也是不同的,因此,对于疾病,医学人类学家往往将其置于文化范畴内进行分析研究。

  既然有关疾病的理论和实践本质上是一种文化范畴,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同文化背景下衍生出了迥异的病因学解释和疾病认知。以我们整个传统中医为例,阴阳学说、五行学说、精气学说等辩证论为其哲学基础,“四诊八纲、四气五味、脉象经络”为其特色,所讲究的乃是阴阳调和的观念。常见的中医对疾病的起因归于“阴阳失调”,诊治上面也就相应地需要让身体恢复一定的平衡。传统中医的核心,一直都在追求我们个人身体内部冷热与经络的均衡,比如在什么状况下要吃什么东西,都含有这种均衡的观念;西方的生化医疗系统对疾病起因往往诊断为细菌感染、机体发炎、肿瘤扩散,诊治上面也就相应地要进行消炎、杀菌、切除等等方法。

  不同的疾病认知也极大地影响药物的使用。中医中广泛采用各种“接万物之灵气,受天地之精华”的植物动物入药,甚至将日常食物也放入其中,认为“食补”胜于“药补”。 受“阴阳”之观念影响,中国人还将植物、动物进行了 “阴阳”“热凉”“温平”等属性区分。在日常生活饮食上,中国人很讲究食物的阴阳调和,热性凉性等等,比如在夏天,中国人经常食用凉性的食品以平衡酷热,在冬天,中国人喜欢吃热性的食物(羊肉等等)以使身体温暖。中国人爱吃枸杞实际上就是一种标准的中国文化行为的表现,就是要用来平衡体内经络系统的意思,因为枸杞具有味甘、温平、滋阴补肾、益气生精等多种作用,对于人体的“气场”有平衡作用。而反观生化医疗中,药物方面则大量地使用各种生化制剂,形成俗称的“西医三大宝”——维生素、抗生素、激素。 时至今日,跨国大型药物公司的市场营销宣传加上人们对欧美生活方式的追求,形成了医学人类学家佩特里纳等在书中所称的“全球药物”走进了家庭药箱。全世界抗生素滥用,抗抑郁剂的激增,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环境和社会问题。

  此外, 不同文化传统的人对身体不同器官的认知程度也不尽相同。 传统中医视身体为一套人与自然完整相连的系统,有所谓的“五脏六腑”,并且一脏一腑是互相对应的。 按照中医理念,绝不会出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行为。反观西方生化医疗,基于身心二元认知基础上,对各个器官之间联系就不那么看重。

  改革开放30年以来,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人们对医疗保健和生命质量的关注已经逐渐提上日程。同时,伴随发展而来的社会性疾病和艾滋病等问题也日益严重,人们关于一系列社会疾病问题的研究,亟待新的理论研究视角和研究者的加入。对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健康问题,应该不仅仅从医学角度来关注, 医学人类学也因此凸显其重要价值。

  从文化角度反思西方生化医疗模式

  中国社会科学网:从医学人类学视角看,多种文化知识系统共存及相互理解有何必要性?

  徐义强:现代便捷的交通和通讯手段,使得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族群都面临着医疗多元化选择,很少有某一单一医疗方式独自存在。而不同的医疗体系内部各种医疗方式所占的比例和所起的主导作用不同,加上文化模式和文化传统的不同,历史性地形成各自对待疾病的方法,人类社会也就形成了全世界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多元医疗系统。

  近现代史上,西方通过殖民地扩张、传教士的努力、跨国移民和资本流通等途径将西医治疗的方法和理念传遍世界各地,现在已成为全世界占据统治地位的一种医疗系统。而“西医”本身则是个很广泛、很模糊的概念,根据美国伊利诺大学人类学系学者刘小幸的看法,它的实际意义是“西方的医学”,包括西方的信仰疗法、巫术疗法、对抗疗法、顺势疗法等等,当代分子生物医学只是其中一种,因此用“生化医疗”代替“西医”较为恰当。换言之,所谓的普适性的“西医”,实际上我们也可以将之理解为一种地方性的“民族医学”。

  医学人类学从文化的角度对盛行于当今全世界的西方生化医疗模式进行了深刻的反思。持“文化相对论”的人类学家提醒我们过去常犯的一个错误是以西方生化医疗为出发基点将自己视之为“理性”、“科学”、“正确”的体系,而对于其他文化的医学体系则持较为消极的态度。有学者指出:“非发达非西方地区的民族医学,长期继承、精化和进化,并对种族繁衍、社会昌荣和各地区的健康文化发展做出贡献。‘唯西方医学论’是一种历史错误。”“文化相对论”是人类学一直积极倡导并坚守的学科理念,其基本论点是,人类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不同群体的文化都是平等的,每一种文化具有其自身的文化逻辑和文化意义,每一种文化系统都历史性地形成了具有其独创性和充分的价值的特色,因此,在比较各民族的文化时,必须抛弃以西方文化为中心的“我族文化中心主义”观念。

  借鉴“文化相对论”的观点来理解医学文化时,我们认为,正如一种文化价值不能用另一个不同范畴的标准来评价一样,一个文化中的医疗知识体系同样也不应简单地用另一个医学体系(比如生化医学)来衡量和评价,那种以自己的医疗知识为优越无上的偏见恰是另一种变相的文化中心主义和霸权主义。因此,我们必须特别强调多元医疗文化体系存在的必要性,允许多种医学文化知识系统共存,提倡不同医学文化系统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只有这样,不同医学文化系统之间才能做到相互包容,相互理解,共生共存。

  我国民族医学及医学的跨文化研究正是从医学与文化的视角出发,将一个文化系统的信仰、价值与习俗视之为疾病与治疗的根本因素并纳入文化的构架下来进行的,因此在若干领域也取得不小成绩。这些研究也让我们得以深入理解多种文化知识系统共存及相互理解的必要性,由此,医学人类学从文化的角度向西方传统生化医疗模式“唯西方医学论”提出了巨大挑战。

  社会文化视角下的研究构成了医学人类学的主体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简要介绍下医学人类学研究及其视角?

  徐义强:医学人类学的理念和视角从文化的角度来审视医学行为实际上在人类学领域早已开始,学科史上,早期的医学人类学研究主要即建立在人类学家在异民族、异文化中从事田野调查实践上,对非西方医学的跨文化比较研究,事实上,医学人类学家研究认为,每一种文化中都会涉及到对疾病缘起的理解、诊断及处理方法。

  医学人类学的研究领域十分广泛,一些学者认为至少包括跨文化医疗系统,如不同民族、不同历史之间的比较研究,与人类学有关的营养、人口、出生、年龄、药物滥用、社会流行病学等问题,以及人种心理学、生物医学的文化分析,还包含古病理学和疾病人种历史学研究及临床应用人类学。也就是说,它大致上可涵盖人类发展和生存的方方面面,具体的研究取向上又有诸如民族传统医学、 医学批评及环境生态医学等等。

  在对待疾病和医疗方面,目前医学人类学大致上形成了三种理论取向,即环境理论、文化理论与政治经济理论。按照其提出的疾病与健康的主要决定因素排列,这些理论又形成了一个连续的统一体。统一体的一端关注环境与生态,另一端关注文化信仰与社会关系,中间理论则同时认识到了生物、环境、人类社会与文化所发挥的作用。也就是说,文化的力量已经成为医学人类学考虑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此外,也有另外一些学者采取二分法将西方医学人类学的理论视角大体概括为两端,一端侧重人类的生物性,形成了医学人类学的生物文化视角;另一端关注社会文化层面,形成了医学人类学的社会文化视角,社会文化视角下的研究构成了医学人类学的主体。

  基于传统疾病认知构建中国医学人类学的理论和框架体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简要介绍下中国医学人类学的现状及其发展?

  徐义强:在医学人类学的学科建设中,我国一些学者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翻译了一批国外著作,开展了一些应用性研究,近些年还成立了相关研究机构,为今后医学人类学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回顾我国医学人类学的发展历程,其学术研究在内容侧重点上以21世纪为分界线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以学科介绍为主,尤其是一些基本教材的编写和翻译,主要停留在理论层面;第二个阶段以应用性研究为主,特别是大规模介入公共卫生防治领域,体现出人类学者的济世胸怀和人文关怀,带动了我国医学人类学的发展,医学人类学也进入公众的视野,同时也十分注重与国外同行的交流与沟通,将西方理念与中国现实问题相结合,显示出了开放的胸襟。不过,也存在不少问题:学术影响力仍然较小,研究领域发展不均衡,对医学人类学中重要的一些领域如批判医学人类学及环境生态医学等,国内几乎处于无人涉及;对医学人类学的跨文化比较研究关注不够;侧重于宏大叙事和粗线条式研究,专题性研究成果相对较少,更少见出色的医学人类学民族志研究。

  总体而言, 中国医学人类学的发展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应进一步完善、 拓宽医学人类学研究领域,加强研究机构和研究队伍建设,并基于中国传统疾病认知基础上尽快形成中国医学人类学的理论和框架体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明海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