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南 >> 专题报道 >> 5G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
5G时代观影模式的变革和重构
2020年07月23日 09: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青青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伊始,电影《囧妈》以6.3亿元的价格签售给字节跳动公司,在抖音平台首播,以免费看电影的营销手段使《囧妈》成为春节档电影的赢家。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背景下,《囧妈》的“免费看”迅速成为一个社会事件,一方面是观众的热烈欢迎,另一方面是院线的口诛笔伐和集体抵制。院线电影转向网络首播不单是疫情时期的特殊偶然的事件,“免费”不过是一次顺势而为,无法回避的是电影产业新业态的形成。在“互联网+”的初期,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平台给难以进入院线、以互联网为首发平台的小成本电影提供了生存空间,微电影、网络大电影等作为院线电影的补充,双方各有领地,泾渭分明。但《囧妈》放弃院线,选择短视频平台进行首播,打破了互联网与影院的界限,也意味着规则的重建和秩序的重组。《囧妈》与抖音的合作出人意料,还源自于电影需要长时间的、完整的叙事体验,而短视频平台偏向于碎片化的传播。5G时代,院线电影与视频平台的合作,带来的不是简单的内容生产和平台输出的变化,而是电影的制作宣发、传播形态、观影模式、票房分账等全面的变革。伴随着5G的成熟、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二者对电影行业的冲击和正面推动已经形成,线上观影和线下观影的变局正在发生。

  线上观影模式的变革

  “互联网+”初期是影院平移到互联网平台的过程,观众可以通过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自由观影,不需要到电影院,观影活动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观影空间更加生活化、私人化。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平板电脑、智能手机等移动媒介成为新一代电影传播的载体。移动媒介可随身携带,既可以实时评论、参与社交互动,也可以保留私密空间、不受打扰。观影的移动性、自由性进入前所未有的时期。

  这种网络化、自由化的线上移动观影,打破了影院公共空间的集体观影模式,提高了自由和交互的观影体验。看电影不再是充满仪式感的文化活动,电影文本的权威性和封闭性被打破。弹幕电影、游戏式互动电影等正是这种观影期待的实现,前者以吐槽评论实现互动,后者互动的方式是由观众参与决定剧情的走向。观众从被动观看变成主动参与,观影行为具有实时的社交话题性质。

  随着5G时代的到来,信息传输技术的高速率、大容量、低时延,解决了高速传输、实时交互的问题,为影像传播带来革命性的改变。早在2019年“5G+电影”就成为电影行业讨论的新热点。5G是指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传输速度大大提升,一部高清电影数秒之内就可以下载完成,电影可以更高效地通过移动媒介被传播和分享。5G带来的不仅是快速,更是前所未有的技术更新和观念革新。5G可以为观众提供更清晰、更快速的线上观影体验,借助虚拟现实技术拓展视听体验,带来真实细腻的感知效果,实现了媒介作为人体的延伸,加强了观影的沉浸感。5G还可以激发和满足观众观影的交互欲望,实时交互不再成本高昂、形式单一,观众的参与不仅限于剧情,还可以参与场景、角色等的设置。

  5G实现了人类真正的媒介化。移动媒介成为电影传播载体,给观众以充分的自由度,改变了观众观影的时空观,又令观影行为更加碎片化。观众可以在休息、坐车等零碎时间段随时观影,并且随时可以暂停、快进和倒退,在观影过程中拥有更多主动权,可以从线性观看中跳脱出来,甚至成为电影叙事的参与者与创作者。生活化的观影空间可以独立支配,可以给观众私密和互动融合的全新观影体验。

  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发布的2019年互联网趋势报告称,中国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8亿,短视频驱动时长稳定增长。5G提供了线上观影的技术基础,也改变了传统的观影模式。院线电影的网络首播,甚至让我们看到了线上电影院的发展机遇。线上的移动观影将完全回避影院观影的单一、定点、小众等不足,庞大的互联网群体成为线上观影的观众基础,分众传播成为必然,同时又对电影的类型分化、宣发模式产生反向推动。电影的流媒体化正在成为趋势,互动游戏的思维重构了叙事形态,“竖屏美学”的概念方兴未艾,无处不在的屏幕改变了电影的媒介生态,也促进了电影的技术和艺术的革新。

  线下观影模式的重构

  即便电影艺术形态经历了黑白无声到彩色有声,再到三维立体的发展,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电影始终是一个封闭的文本,观众的观影体验是单向维度的,看电影正是单向观影模式的一种表达。弹幕电影首次改变了这种单向维度的观影体验。2014年《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小时代3》等弹幕电影的出现,开启了互动性、游戏性的观影模式,引发热议。观众将对影片的吐槽、评论即时发布在银幕上,与影院内所有观众进行互动交流,影院空间的仪式感被观影过程的娱乐性和交互性取代。观众在滚动的字幕中获得形式的快感,观影的行为从单一的“看”变成了“看+玩”的游戏行为和社交行为,在观众与电影、观众与观众、观众与影院之间建立了一种互动的关系。观众不再是被动的“看”,电影文本也不再是封闭的,观众的主动参与——吐槽、评论——成为电影文本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弹幕电影创造了独特的媒介空间,加速了互联网、影院、观众之间的融合,带来了新奇的、互动的观影体验,改变了传统的、单向的观影模式。然而弹幕文化更适合于互联网,它并未改变电影故事世界的建构和视听艺术特性,也牺牲了电影叙事的流畅性,仅以很少的场次存在于电影院,对传统影院的观影模式的冲击比较有限。

  社交平台脸书(Facebook)创办人马克·佐克伯曾经说过,人类的传播方式经历了文字、图片到影像的转变,未来将是虚拟现实。2017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首次设立VR(虚拟现实)电影竞赛单元,包括了最佳VR影片、最佳VR体验、最佳VR故事等。VR电影正式成为一种独立的电影类别,预示着新技术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和无限可能的艺术空间。VR技术对电影艺术特性的改变、对线下观影模式的变革正在显现。电影的发展,从静止到运动、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二维平面到三维立体,人们不断尝试把新的技术与电影融合,努力拉近虚拟和现实的距离,营造电影的真实感和现场感,电影艺术不断接近和还原客观现实,观众的观影体验也越来越丰富。不过观众的感官体验主要在视觉与听觉,电影的故事世界主要通过影像、声音建构,与真实世界的感知还有一段距离。VR技术与电影的结合,可以使电影无限接近现实,无限拓展观众的感官体验和游戏交互,电影的艺术特性和观众的观影体验,都重新开启了一个新的维度。

  VR技术以虚拟性和交互性为主要特点。VR技术的虚拟性可以复制现实,从而构建一个虚拟世界,除了视觉、听觉之外,触觉、味觉、嗅觉等感官体验都可能实现,可以给观众带来真实可信的感受。电影艺术维度的拓展,推动了观影模式的变革,沉浸式的观影体验成为重点。观众甚至可以进入一部电影,置身于电影虚拟的世界,作为电影文本中的一个角色,体验共情,参与对电影的创作。观影行为从观看变成了亲身体验,从单向到交互融合,这完全改变了传统的观影模式。VR电影沉浸式的媒介体验,追求电影的内容互动和多维度的艺术特性,对观影空间的硬件设备也有更高要求。一般只有影院才能配置全套设备和优质服务,提供线上观影平台无法匹敌的观影体验,电影的高清品质和虚拟世界才可以完全实现。因此,未来的线下观影空间的技术奇观必然升级,追求高度的真实感和沉浸感,才能与移动、自由的线上观影分庭抗礼。VR电影将观众置于文本中,促进影院空间的本质革新,影院不仅是充满仪式感和权威性的公共空间和文化空间,还是充满科技感和交互性的体验空间。影院的观影体验是网络视频平台无法取代的,二者各有优势。5G时代线下观影和线上观影应当以“影院+”和“互联网+”的思维,齐头并进,建立常态格局。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点项目“新形态,新问题,新趋势——21世纪中国电影的失序与重构”(17AC00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吴青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