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南 >> 专题报道 >> 5G时代的电影发展研究
基于B站文本考察二次元破壁路径
2020年07月23日 09: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叶勤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5G时代给视频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5G网络的高速率、低时延、超大容量,将使视频成为信息传播和网络娱乐的主流方式,视频行业即将进入一个高速增长期。但对于非头部视频网站,尤其是那些主打亚文化的小众视频网站来说,5G更意味着巨大的考验,它们正在寻求如何在即将成为红海的视频行业中占稳一席之地,再求脱颖而出。鉴于二次元文化圈在所有网络亚文化圈(如饭圈、网文圈、电竞圈、美漫圈、科幻圈等)中居于核心地位,其美学风格与话语方式深刻地影响甚至孕育了其他圈层文化,因此本文以主打二次元文化的B站(Bilibili网站)为主要考察对象,以及一些非B站案例,探讨5G环境下二次元文化的转型与主流化路径。

  在展开讨论之前,有必要先界定一下本文的核心概念。二次元(Nijigen)这一概念来自日语,本义为二维,后用于指代一种二维化的画风,这种画风是日本动漫的主流风格,其核心则是“萌”文化,之后又被引申为动漫游戏作品中的虚拟角色。与之相应,三次元则是指现实世界中的人物,以及真人出演的影视作品中的人物。因此二次元一词在日本原本是被用于指称御宅族(对动漫游戏等领域极度热衷的群体)的一种癖好,即喜爱二次元画风的虚拟角色甚于喜欢真人。但在中国,二次元这一概念在多方合力推动下,被赋予了更加宽泛而正面的含义,通常用来指代ACGN,即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一种以少男少女为主要读者群、可以轻松阅读的小说,通常带有二次元风格的插画)等原本较为小众的文化产品,也可以指代二次元爱好群体独特的价值观与美学理念。由此概念还衍生出“破壁”一词,即打破二次元与三次元之间的文化壁垒,在二次元亚文化与社会主流文化之间形成某种交流与互动。

  B站一向被视为二次元文化的大本营,在2019年最后一夜,B站与新华网联合主办了一场名为“二零一九最美的夜”的跨年晚会,这场熔动漫网游奇幻影视音乐、爱国主旋律与传统民乐于一炉的晚会,收获了超过8000万的直播观众和满屏的中国红弹幕。晚会分为日落、月升、星繁三个篇章,颇有“小而美”的特色。B站和新华网的股价均应声而涨,人民日报称其为“最懂年轻人的晚会”,多家媒体纷纷点赞。这一切无不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二次元文化与主流话语之间相互破壁的意愿可谓一拍即合,而市场对此则乐见其成。

  在晚会的三个篇章共23组节目中,《种花组曲》和《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是两个具有典型意义的文本,它们代表了二次元破壁的两条主要路径。先看《种花组曲》,“种花”一词是中华的谐音,源自被称为“主旋律动漫”的《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种花组曲》包含了两首主旋律音乐,其一是军星爱乐合唱团演唱的《钢铁洪流进行曲》,其二是演员张光北演唱的《中国军魂》(电视剧《亮剑》主题曲)。《钢铁洪流进行曲》因其“燃”(该词原本被御宅族用来形容对异性二次元人物产生的一种倾倒、执着、内心如火般燃烧的感情,但在汉语二次元文化圈,该词去除了其中的性意味,保留了萌生出热血沸腾的感觉这一含义)属性在B站上被多次改编,《亮剑》更是B站鬼畜区(鬼畜视频是一种以快速重复的画面素材配合背景音乐的节奏,且音画高度同步以达到喜感效果的短视频)常用素材,张光北则是鬼畜区红人,歌曲与人以三次元的方式结合并收获无数好评弹幕,也体现了二次元群体对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等主流意识形态的态度。在三次元世界的欣然接受后面,有一套二次元的理解与接受逻辑在支撑——“局座”张召忠在B站开直播收获大量粉丝,遵循的是同样的逻辑。

  我们可以把《种花组曲》所代表的二次元破壁路径命名为“二次元+民族主义”。二次元民族主义并非新鲜事,早在2008年,以奥运火炬海外传递受阻事件为引,“90后”就以“网络民族主义”的方式来向主流意识形态靠拢,其中也诞生了以二次元方式表达民族主义立场的经典个案——系列漫画《为龙》。这是日本漫画《黑塔利亚》的同人作品(同人创作指的是借用原文本中的人物形象、人物关系、基本故事情节和世界观设定所作的二次创作,并与商业化创作方式相对),《黑塔利亚》把各个国家或地区拟人化,并以意大利为主角来表现二战前后的世界历史。而《为龙》则以中国的拟人化形象王耀为中心来调侃国家关系、吐槽大国行为,其末尾的著名对白“愿我有生之日,得见您君临天下”迅速成为漫迷群体中广为流传的爱国主义宣言。当然更著名的个案是原创国漫《那年那兔那些事儿》,“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在种花家”也因《那兔》而成为“90后”人群表达爱国情感的经典弹幕语言。从《为龙》到《那兔》,中华民族的视觉形象从日漫风格的少年演变为线条简单、外形可爱的兔子,视觉形象上的“萌”(该词原本用于形容对二次元虚拟人物产生的一种强烈的、类似于恋爱的情感,如今逐渐成为可爱的同义词)化特征更加明显,去除外来文化影响的努力也更加明显。

  另一条破壁路径则是“二次元+传统文化”。《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作为一首经典的中国民歌,由著名琵琶演奏家方锦龙与虚拟歌手洛天依(以AR投影技术呈现)合作弹唱,这其中传递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技术的结合”“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承”等意味昭然若揭。这种破壁路径亦有先例,最典型的当属2017年上映的电影《闪光少女》。在影片的叙事中,民族音乐与二次元文化携手战胜了作为外来文化的西洋音乐。出于一种有意的误读,影片把古风音乐视为传统民乐的二次元化,古风音乐是21世纪新出现的一种音乐风格,其特征是歌词古典雅致、宛如诗词歌赋,曲调唯美,注重旋律,多用民族乐器,没有摇滚音乐的金属感和古典音乐的厚重感。其实古风与二次元分属不同圈层,只是爱好人群有所交叉。总之,本片其实是一个关于传统文化与二次元文化的现实遭遇的寓言性文本,传统文化借助二次元的形式重获新生,而二次元则借助传统文化的内涵获得被主流话语所认可的合法性。影片最后,一场由民乐团与洛天依共同压轴演出的少儿启蒙音乐会,则是关于二次元文化的又一个重要隐喻,“二次元+传统文化”所争夺的对象,正是那些象征着未来的少年儿童。

  对于二次元文化来说,选择与民族主义话语或传统文化相结合以走向主流化,既考虑到主流话语所要求的合法性,也考虑到二次元人群的文化特性。根据日本学者大塚英志的物语消费理论,二次元人群看似在消费具体动漫作品中的小故事,但真正消费的是这些作品后面的大叙事,即用来支撑这些小故事但又不会出现在小故事表面的“设定”或世界观。这种消费特性能够解释同人创作的必然性,消费者在重复消费小故事之后,只要得到了大叙事,他们便可自行创造出新的小故事。因此,民族主义话语和传统文化作为典型的大叙事,可以与二次元文化完美对接。

  总之,作为二次元主力的Z世代(“95后”)因成长而产生的对话语权的追求、主流意识形态对年轻世代的召唤以及资本布局5G时代新风口的迫切需求,共同推动了二次元文化的主流化。五四青年节前夕,B站《后浪》宣传片选择在央视一套的最贵广告时段发布,正是三方合力的又一次尝试。《后浪》如愿刷屏,但“前浪”对“后浪”的不吝赞美所感动的更多是“前浪”而不是“后浪”,同样刷屏的争议所凸显的其实是主流文化与二次元文化对于“发声者”位置的争夺。

  作为一种高度依赖视觉表达的亚文化,二次元文化与主流话语的更优结合路径,也许可以借用《那兔》的片尾来做一个形象的阐述,一张张记录了中国近现代史重大时刻的老照片,与一个“萌萌哒”兔子形象相拼贴,不仅把“有图有真相”的历史与虚构的动画缝合在一起,而且用兔子形象界定出一个凝视着历史的主体位置,让因喜爱而认同兔子的观众们下意识地把自己放置到那个主体位置上,从而接受爱国主义的“询唤”。

  (作者单位: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叶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