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学术讲坛
六卷本《英国通史》新书发布会暨当代史学主要趋势学术研讨会在沪召开
2017年11月27日 11: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玉 查建国 字号

内容摘要:《英国通史》主编、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陈恒,复旦大学教授李剑鸣,南京大学教授陈晓律,复旦大学教授金寿福,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梁民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孟广林,复旦大学教授向荣,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裔昭印,北京大学教授王新生。中国首部多卷本英国通史《英国通史》由中国英国史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主编。全书共六卷,内容包括自远古至2016年英国公投的历史,是对近二百年来中国英国史研究的总结,也是迄今为止第一部多卷本的英国通史,代表了中国学者英国史研究的话语方式和话语体系。写作方式上,充分吸收中外英国史研究的既有成果,细致描述英国历史的轨迹,在传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内容之外,该书突出社会生活的叙述,还原历史上英国人的生活状态,是一部有血有肉、生动活泼的英国通史。

关键词:英国;教授;查建国;研究;史学;通史;上海师范大学;发言;记者;民族

作者简介:

 

 六卷本《英国通史》新书发布会暨当代史学主要趋势学术研讨会现场(本网记者 查建国/摄)  

  日前,六卷本《英国通史》新书发布会暨当代史学主要趋势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召开。会议由凤凰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探索与争鸣》杂志社、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国际学者中心、光启读书会联合举办。《英国通史》主编、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陈恒,复旦大学教授李剑鸣,南京大学教授陈晓律,复旦大学教授金寿福,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梁民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孟广林,复旦大学教授向荣,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裔昭印,北京大学教授王新生,南京大学教授宋立宏,浙江大学教授沈坚等出席会议并发言。

  中国首部多卷本英国通史

  《英国通史》由中国英国史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乘旦主编。全书共六卷,内容包括自远古至2016年英国公投的历史,是对近二百年来中国英国史研究的总结,也是迄今为止第一部多卷本的英国通史,代表了中国学者英国史研究的话语方式和话语体系。写作方式上,充分吸收中外英国史研究的既有成果,细致描述英国历史的轨迹,在传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内容之外,该书突出社会生活的叙述,还原历史上英国人的生活状态,是一部有血有肉、生动活泼的英国通史。

  钱乘旦表示,在世界各民族中,英国算得上是一个典型,它体现着一种独特的发展方式——英国发展方式。这种方式以和缓、平稳、渐进为主要特色,即使对世界事务不甚了解的人也会有一种模糊的印象,即英国是一个稳重的民族,它注重实际而不耽于空想,长于宽容而不爱走极端,在世界历史的长剧中,属于英国的惊心动魄的场面着实不多见。但正是这个不爱走极端的稳重的民族为现代世界(至少是西方世界)奠定了好几块基石:英国最早实现工业化,成为近代大工业的开路先锋,从而把全世界推进到工业时代。英国最早实行政治变革,为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树立了榜样。英国的发展方式提供了一种可能的模式,证明在一定条件下渐进道路的可行。英国的科学精神和经典理论丰富了人类的精神宝库,其求实与理性的态度明显地奠定了科学思维的基础。英国对现代世界的贡献与其稳重的行为方式一样令世人印象深刻,可以说,英国率先敲开了通向现代世界的大门,英国是现代世界的开拓者。

  正因为如此,英国的历史就值得特别注意。钱乘旦认为,人们需要走进英国历史自身之中,来品味它的特征。尽管时至今日,英国的辉煌已经不再,它重新回到静谧的英伦三岛,但英国的历史还是值得回味的,我们写这部英国通史,便旨在和读者们一同去回味这个历史,并沉思它的蕴意。

  史学研究趋势呈现多面化

  在孟广林看来,当代史学呈现出两种趋势,整体史和碎片化。一方面,整体史从全球史研究已经扩展到星球史的研究程度,将人类历史发展与史前史都纳入到整体史研究视野。另一方面是越来越盛行的碎片化研究。但是,在整体史和碎片化之间还有一条中间路线,就是国别史和地区史研究。国家、地区、民族的历史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基础,它不会被全球史的喧嚣所掩盖,并且对全球史的宏观把握必须是建立在对地区史、国别史的准确把握的基础之上。作为地区史、国别史中一个重要问题,政治史研究对一个国家历史路径和文化传统的塑造极为关键。

  金寿福对瓦尔特?本雅明的历史哲学思想进行分析阐释。他认为,本雅明并不赞同有关人类走向终极目标的进步史观,认为人类社会随着现代化逐步完善只是一种幻想。在现代社会中,人变成了工作机器,技术主宰一切,人的生活被量化和机械化,传统的社区解体,多维的社会关系消失,世界没有了往日的魅力,所谓的进步没有任何弥塞亚的因素和色彩。本雅明怀旧的历史观念并不是要退回到过去,而是借助过去到达一个乌托邦式的未来。

  向荣就“从民族史到世界史:英国和中国的新趋势”主题进行发言时表示,从19世纪开始,历史学分成两大类:民族史和世界史。世界史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变成跨文化的历史,到现在变成全球史。在世界史的研究过程中,美国一直走在最前面,相对来说英国和中国发展较慢。但短短几年之内,中国和英国的全球史研究变化巨大。在全球化背景下,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越来越多,例如环境问题、“一带一路”倡议等等,这为史学家提供了可以合作的研究领域。中国史学家正在进入到世界史的全球史、医疗史、农业史等研究领域,使中国的世界史研究逐步发展成熟。

  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今天,中国历史学界非常急切地希望构建自己的史学话语体系,让中国史学在国际史学界发出自己的声音,愿望与现实间的差距使中国史学产生了身份焦虑。李剑鸣认为,最近三十年,面对欧美史学潮流,中国史学家群体在回顾历史领域、展望历史前景时的身份焦虑开始凸显,在与国际接轨的同时如何保持自身的民族性和研究特色?如何做出出色的史学研究,获得国际史学界的承认并引领史学潮流?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李玉 查建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