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学术讲坛
[学者解读]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
2017年04月21日 16:47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上海,是一座领风气之先的城市。在如火如荼的中国城镇化进程中,上海遇到的困惑和挑战,某种程度上也是未来许多中国大城市面临的困惑和挑战。《上海一百年》朱华等著.

关键词:上海;生活;城市交通;可持续发展;城市空间

作者简介:

    上海,是一座领风气之先的城市。在如火如荼的中国城镇化进程中,上海遇到的困惑和挑战,某种程度上也是未来许多中国大城市面临的困惑和挑战。

  如何转变城市发展方式,改善令人困扰的“城市病”,让生活更美好?如何成为一座有标杆意义的全球城市?本期《解放书单》邀请三位学者,推荐他们眼中关于城市历史、城市管理、城市建设的经典之作,为发展中的城市与城市中的人提供参考与启发。

  人性化的城市,应是什么模样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徐磊青

  解放书单:什么样的城市才是更好的城市,似乎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老话题。这方面,有哪些书可以为我们提供建设性的答案?

  徐磊青:在这里,我推荐两本书,它们分别代表了对城市的两种不同理念,并且都很容易阅读。它们是《人性化的城市》([丹麦]扬·盖尔 著,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和《嬗变的大都市——关于城市的一些观念》([美] 维托尔德·雷布琴斯基,商务印书馆)。

  《人性化的城市》作者扬·盖尔比较有名,他是上世纪70年代以后全球著名的人性化城市设计学家。国内出版翻译过他很多书籍,这本是其中之一。

  《嬗变的大都市》作者雷布琴斯基,可能听过的人不多,但他在业内也是有名的学者。这本书很薄,只有约200页,通俗易懂,但对近一个世纪以来城市发展的主要思潮,作了很好的描述和提炼,对今天的中国城市来说,值得参考。

  解放书单:“人性化的城市”是个很吸引人的概念。在“城市病”频繁涌现的今天,人性化是所有市民都期待的一种城市发展方向。究竟什么样的城市才能称作“人性化的城市”?

  徐磊青:扬·盖尔在书中归纳了一些人性化的元素,当然有很多,但总结起来就一个关键词,那就是“聚会”。他认为,城市空间的魅力在于人与人的相会。人性化的城市,一个突出标志应该是一座“聚会的城市”。

  丹麦的哥本哈根一直是人性化、步行化城市的代表,扬·盖尔和他所在的学院就是哥本哈根城市建设的重要推动者。上世纪60年代,扬·盖尔开始在哥本哈根的老城区做实验,那时候的哥本哈根还是以车行为主。到1995年,哥本哈根的步行系统大大增加,步行区域面积翻了3.5倍,许多原本可以车行的道路,变得不可以开车,但行人、自行车,以及沿街的酒吧、咖啡馆,让哥本哈根的城市空间变得很热闹。一座“聚会城市”就这样诞生了。

  解放书单:人与人的邂逅、相遇、交谈,需要的是一个小尺度的公共空间。这对我们大城市来说,似乎是一种挑战。

  徐磊青:所以《人性化的城市》的第二章,讲的就是感官与尺度。距离、尺度,直接影响人对公共空间的感受。

  阅读这本书不需要额外的专业知识。比方说,书中所提到的“人在什么空间活动时最有体验感”,只要在城市里生活的人,都有切身的体验:小街道适合步行逛街,路上最好有好玩的店铺、便捷的服务点。而为车行打造的大马路,速度飞快,追求畅通无阻,你就会不自觉地希望沿路什么都不要有。我们身边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杨浦区的赤峰路。原本沿街有小店的时候,人们走路很慢,边看边逛。但后来小店拆掉,又没有其他新东西出现时,“光秃秃”的混凝土覆盖了原来商店的墙面。人们的步行速度一下子快了很多,相遇、交谈、聚会就机会大减了。

  解放书单:哥本哈根是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城市,作为特大型城市的上海,本书的借鉴意义在哪里?

  徐磊青:全球标杆城市纽约,也邀请扬·盖尔去做过研究。扬·盖尔建议纽约增加更多步行空间,提升城市活动。当时纽约百老汇大街以车行为主,规划部门决定围绕时报广场附近设计一定的步行空间。当时的纽约市长非常支持,先试验周末开始不准在时报广场附近的某一段开车,店铺把桌椅摆到街上。结果非常成功,到了周末,许多人在这里遛弯。

  试验成功以后,百老汇大街的某段决定改成永久步行街,当时引发了一部分人的不满。但尽管如此,这条道路还是维持了步行系统。

  扬·盖尔的研究,是西方研究者对大城市发展方向思考的部分成果。在这条脉络里,还包括威廉·怀特、雅各布斯,他们都比较注重街道、尺度、人的感受和公共空间的活力。如今,这也成为许多全球大城市发展和改善的方向。

  上海也多次邀请过扬·盖尔。近几年,上海已经越来越意识到慢行系统的重要。轨道交通+慢行系统,或许能创造出一座有活力的全球城市。

  解放书单:《嬗变的大都市》又提供了怎样的借鉴呢?徐磊青:雷布琴斯基谈论的是影响20世纪的主要城市规划和形态观念如何一步步演进、发展到如今的模样。

  他概括说,20世纪初的西方大城市规划,大致有3个宏伟构想。

  一是城市美化运动。比如不惜花巨资去建设富丽堂皇的大火车站、大林荫道、大图书馆、大纪念碑,作为城市的公共艺术。这是西方城市发展时,对大城市的梦想。芝加哥博览会和麦克米兰规划,都有城市美化运动的影子。

  二是霍华德的田园城市。霍华德是英国人,他那个时代城市规模还比较小,步行就可以解决出行问题,唯一大规模的公交是铁路。在那个时代,舒适的田园城市确实可以实现。然而现在的城市尺度都很大,绿化包裹城市,不仅没有舒适度,硕大的绿地广场,反而仿佛“闲人免入”的警示牌,弄不好往往会割裂城市空间,降低活力。

  三是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柯布西耶的规划理念非常激进,他喜欢一堆高楼大厦,道路最好一干二净,连传统街道都不要有,特点是把所有人全部放在高层公寓里,高速路直接替代小街道成为城市主要结构,用绿地环抱建筑。

  解放书单:听起来,这3个构想其实至今都影响我们很深。

  徐磊青:这3个构想确实影响力巨大,跨度一个世纪,至今许多问题都能从这3个构想中找到根源。

  此外,这本书还提到了城市的地标建筑。比如,西班牙城市毕尔巴鄂,委托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设计了古根海姆博物馆,这座博物馆带来了大量游客,形成巨大的经济效益,盘活了周边产业发展。但是雷布琴斯基认为,这是一件小概率事件,与其说是“毕尔巴鄂的奇迹”,不如说是“毕尔巴鄂的反常”。所谓的重要标志性建筑迷恋,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才出现的,可以说是一种“丰碑崇拜”。它把建筑设计推向表现主义,迎合公众对标志物的痴迷。

  更常见的情况是这样的:伦敦大本钟、纽约克莱斯勒大厦、巴黎埃菲尔铁塔,在建完以后都被汹涌批评,并未获得普遍认同,直到三五十年以后,情况才得以改变。

  当岁月流逝,城市人的建筑品位已经改变后,标志物建筑是否依然受到欢迎?这才是考验。

  解放书单:这种表现主义的建筑奇观,在今日的中国城市也并不少见。是不是与我们的经济发展阶段有关?

  徐磊青:有可能。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在他的成名作《景观社会》一书中提到,当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时,社会景观变成了一种不正常的奇观。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人们迷恋这种消费型的标志性建筑,它不需要长久,只要以奇观吸引眼球。

  或许,当社会物质财富积累到了一定阶段,城市对于财富、艺术、文明的观点也会随之改变。

  (采写 记者 龚丹韵)

  延伸阅读

  《小城市空间的社会生活》 威廉·怀特 著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雅各布斯 著

  《景观社会》 居伊·德波 著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