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学术讲坛
[论坛]学者聚焦治国理政与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2017年03月16日 10:57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围绕党的十八大以来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结合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新的历史时期呈现的新课题、新拓展和新研究,与会者展开了热烈讨论。

关键词:治国理政;马克思主义;境界;中国;劳动

作者简介:

  治国理政与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日前,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十四届(2016)学术年会、马克思主义研究学科专场暨马克思主义研究年度论坛在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举行。本届学科专场暨年度论坛由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共同举办。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同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社科院、南京政治学院上海校区等高校科研院所以及本市党校行政学院系统的300多人与会。围绕党的十八大以来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结合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新的历史时期呈现的新课题、新拓展和新研究,与会者展开了热烈讨论。

  精彩发言

  中国议题、中国理论和中国话语

  韩庆祥

  今天讲的主题是“中国议题、中国理论和中国话语”。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

  第一个方面是为什么要研究中国议题、中国理论和中国话语?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各个领域的建设都取得了巨大成就,这为增强国人的自信奠定了客观基础。但是,一些中国人在主观认知上依然缺乏自信,主观认知与客观成就存在不小差距。这种自信的缺乏在学术上也有表现,即缺乏学术自信。例如,在议题上,我们的经济学、法学、政治学、社会学多研究西方议题,不大研究中国议题,不大研究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在理论上,我们有些学者多用西方理论范式来剪裁中国现实。在话语上,有些学者讲的大都是西方话语,不大讲面向中国当代社会发展的现实逻辑的话。

  不可否认,改革开放以来所取得的成就,一定意义上与学习西方的先进理念、管理方式和科技相关。但与此同时,也要认识到,学习过程中也一定程度上带来了消极后果:一是“耕了西方地,荒了中国田”;二是冲破了我们的心理防线、精神防线、思想防线。

  第二个方面是怎样研究中国议题、中国理论和中国话语?

  习近平总书记的“5·17”讲话,是指导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纲领性文献。其中,有四个核心观点,我是这样领会的:一是当代中国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不要辜负了这个时代;二是我们的理论供给还不足; 三是要加强对时代的研究,对问题的研究,推进理论创新,建构“理论上的中国”、“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上的中国”; 四是要加快建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首先要把握十八大以来中国所处的历史方位,从这个历史方位当中揭示出发展的现实逻辑,再从现实逻辑来揭示出中国议题。关于这一历史方位,我提出四个判断:我们正步入“发展起来以后”的时期; 正处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期;正处在“四个治理”(政党治理、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全球治理)并建构新的社会发展秩序时期;正处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时期。在这个历史方位当中,可以揭示出当代中国发展的现实逻辑。这个现实逻辑有一个核心概念,叫做整体转型升级,它正在从生产力到生产关系、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全方位展开。从这个现实逻辑中,又可以进一步揭示出中国议题,即民族复兴、“四个治理”、中国道路、中国文明。我们要通过研究中国议题来建构中国理论,即为世界文明的多样性和中国新文明建构理论,要用话语体系把这个理论表达出来。

  (作者为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点评人:黄力之(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韩庆祥教授从历史的角度揭示了中国话语的针对性。与中国话语相对应的概念是西方中心主义。1840年以后相当一段时间里西方对中国的胜利,使得西方文化整体性地对中国文化造成了一个冲击,在一部分中国人内心形成了“全盘西化”的思维定势。这一思维定势到了应该终结的时候。

  学习西方,是中国现代化的非常重要的推动因素,其积极性是显而易见的。但从方法论说,不能非此即彼,而是利弊兼有的,弊就在刚才讲的过度西方化上。

  今天提出构建中国话语,从历史时机上来说是对的,但是必须思考可行性问题,千万不要像过去某些时候的做法一样,一哄而上,简单包装,而应该有一个真实的内在关系的研究,从历史状况到现实依据,应该把握住所有环节,深入研究。

  比如,历史上有没有中国话语?当然有。自汉代以来,中国在绵延两千余年的时间里,存在着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的主流话语,这是一套典型的中国话语。但是,这套话语体系没有真实地面对过世界,因为那个时候中国与世界的接触是非常有限的,整个世界也是分割的,中国话语没有也不可能形成世界中心地位。到19世纪中期,传统中国话语真实地面对了世界,但由于实力较量的失败而进入颓势。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这样就有了一个不同于传统形式的新的中国话语体系,而且是面对世界的。但是,那时的中国话语也有自己的局限,比如缺少经济发展的支持,当时的中国在经济上还是一个弱国,也并未完全融入全球化,话语的影响力有限。

  今天强调构建中国话语,本质上就是要坚持文化自信。文化自信,从历史到现实,形成了两个支撑点:第一来自于绵延性,即公认的事实——中国文化、中国文明几千年没有中断过,中国从来没有成为一个完整意义上被外族统治的国家,所以文化能够绵延。第二来自于验证性,即通过中国的快速发展来验证中国文化的力量。上世纪70年代“亚洲四小龙”崛起的时候,其文化意义被解读为现代化与儒家文化是能够相兼容的。今天,中国的和平发展,不只是证明了儒家文化兼容于现代性,而是创造出了中国特色的现代性。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发展?当我们把各种要素都找出来跟别的国家进行比较,就会发现,独一无二的要素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等结合,所产生的巨大精神力量。讨论中国话语,不能离开这一点。

  构建中国话语需要时间,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努力加快这一进程,这是我们的使命所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