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专题报道 >> 科学与艺术:外国语言文学研究的两种视角
21世纪文学翻译研究的认知走向
2021年12月06日 10: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姜亚君 字号
2021年12月06日 10: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姜亚君

内容摘要:21世纪以来,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时代背景下,随着认知科学的发展,文学翻译研究不仅仅追求艺术层面的“雅”“从心所欲”“化境”以及“形神兼备”等理论研究,而且进一步利用科学手段,采用认知语言学、心理语言学以及神经科学等理论与方法,挖掘在翻译过程中译者的思维活动以及广大读者对译文的认知接受程度。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文学翻译理论的发展与语言学和文艺学息息相关。19世纪末,严复在《天演论》的“译例言”中提出了“信、达、雅”的观点。20世纪初,语文学阶段侧重于对译者的直觉与灵感进行讨论研究。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受结构主义的影响,传统翻译理论将等值与对等作为首要目标。80年代后期,解构主义打破了“二元对立”的传统思想枷锁,提倡主体性,充分调动了主体的主观能动性。21世纪以来,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的时代背景下,随着认知科学的发展,文学翻译研究不仅仅追求艺术层面的“雅”“从心所欲”“化境”以及“形神兼备”等理论研究,而且进一步利用科学手段,采用认知语言学、心理语言学以及神经科学等理论与方法,挖掘在翻译过程中译者的思维活动以及广大读者对译文的认知接受程度。

  文学翻译的过程中,译者的主体地位和认知努力不可忽视。著名翻译家许渊冲曾写道:“21世纪是世界文学的时代,文学翻译一定要成为翻译文学。翻译作品本身要是文学作品,才能成为世界文学的一部分。未来文学翻译一定要提高到文学创作的地位。”这间接强调了文学翻译过程中译者的主体创造性。英国经验哲学家洛克认为人类所有思想观念都是基于身体感官所获得的经验。译者在进行翻译活动时也要基于其自身的身体经验进行翻译。所以,研究者在进行文学翻译研究时,要多关注译者个体的经验体悟与认知努力。

  以众所周知的《静夜思》为例,这首诗中,能使人产生明显的视觉体验的名词有“床”“明月光”“地上霜”以及“明月”,而让人产生视觉体验的动词有“举头”“望”“低头”以及“思”。触觉方面,“床”跟“霜”这两个词会让人有明显的触觉体验。对比许渊冲与汉学家W. J. B. Fletcher各自的英译版本,不难发现两位译者在感官词汇的选择上有很多不同。例如,“床”这个词,许渊冲译为副词“abed”,根据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第二版)》abed的意思为“在床上”,也有“卧病在床”的意思,而Fletcher则译为名词“couch”,《英汉大词典(第二版)》中couch对应的中文翻译有“眠床;卧榻;寝处”的意思。但在这首诗中,研究者们对诗中“床”的理解颇有争议,今传有五种说法,“床”可以指“井台”“井栏”“窗”“坐卧的器具(取本义)”或者“胡床(古时可以折叠的坐具)”。两位译者都选择其中“床”的本义(坐卧的器具)来进行翻译,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目的语读者的想象空间。南京师范大学郦波教授曾用训诂学向学生解释诗中的“床”实际上指的是古代的井床,即井栏,而不是人们传统认知里的睡床。再如“明月”这个词的翻译,许渊冲直译为“the moon”,根据中国的传统文化,月亮是乡愁和相思的代表意象,Fletcher则干脆译为“her clear face”,将“明月”比作“美人”,这与原诗中的“明月”意象出入甚大。一方面,研究者可以通过研究译者的书稿信件或者直接与译者沟通了解到翻译过程中其动机和选择。另一方面,可以借助科技手段,采用有声思维、键盘记录、眼动追踪、脑波扫描以及磁共振成像等技术来研究译者翻译过程中的思维活动和心理活动。当下,研究者通过使用眼动追踪、事件相关电位、生理多导仪等捕捉译者在进行翻译活动时通过身体感知发出的信号,进一步测量译者在词语选择、句子判断、篇章阅读等方面的认知负荷大小。

  无论是中国文化“走出去”,还是将国外优秀文化“引进来”,文学翻译研究都不能小觑对读者的认知研究。因为源语文化与目的语文化差距甚大,所以译者在翻译过程之中也要充分考虑到读者的认知接受能力。例如,著名电影《魂断蓝桥》原名为“Waterloo Bridge”。如果直译,则应为《滑铁卢桥》,但一提到滑铁卢桥,中国观众必定想到拿破仑被打败一事。事实上,电影中的滑铁卢桥位于伦敦,在那里上演了一场爱恨情仇的悲剧。译者将“Waterloo Bridge”意译为《魂断蓝桥》,“蓝桥”取自《庄子》中的“蓝桥会”典故,故事讲述了一名男子与心爱的女子相约在蓝桥见面,而女子未能如期赴约,当日正逢山洪暴发,男子却在蓝桥踟蹰不肯离去,终被洪水淹没,女子闻讯而至,随即投河殉情。虽然“蓝桥”与“滑铁卢桥”在意义上相去甚远,但译者将中国文化与电影巧妙结合,让观众在看到电影名字时感到耳目一新又可以有基本的认知判断,即电影讲述的应该是一个凄凉悲惨的爱情故事。同时,观众在观看国外电影时也掌握了中国文化中的传统典故。反观中国文化“走出去”,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同样也可以基于国外读者了解的神话或者史诗来讲述中国故事。当前,利用先进的科学仪器设备可以对读者阅读译文时的反应进行情感量化,通过科学实验数据,为中国典籍外译或讲述中国故事提供新思路。例如,目的语读者阅读译文时,会对哪一类译文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或是译者采用哪一种方法(如直译与意译)翻译出的译文更容易被接受等。

  认知科学的发展为文学翻译研究领域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它更注重人在翻译活动中的主体地位,真正让文学翻译研究在人类身体感知经验的基础上“活”起来。科学与艺术并不相悖,研究者应站在更宏大的视角来平衡理性与感性的关系。唯有借助“艺术”的跳板,把握“科学”的方向盘,文学翻译研究才能适应不断变换的世界主旋律,才能进一步让翻译文学成为世界文学的一部分。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姜亚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