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专题报道 >> 科学与艺术:外国语言文学研究的两种视角
纳博科夫创作的科学思辨与艺术审美
2021年12月06日 10: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明琪 字号
2021年12月06日 10: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谢明琪

内容摘要:文学家与科学家的双重身份刻入纳博科夫的学术生命和创作肌理,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共同构建其别具一格的思想体系。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科学思维与艺术思维的有机融合对外国语言文学研究具有深远意义。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组织专家围绕“科学与艺术:外国语言文学研究的两种方法”这一话题,从语言学、文学、符号学以及相关跨学科视角出发,针对科学思辨与艺术审美的互动、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的贯通展开了深入探讨,以期为外国语言文学及其他学科的研究提供值得借鉴的方法论启示。

 

  提及纳博科夫,他的形象往往被与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文学家、艺术家之一联系在一起,而鳞翅目昆虫学分类专家这一科学家的身份,则更多地出现在作家生平介绍之中,在其显赫文学地位和耀眼艺术光芒下,似乎已然弱化为虚化的衬托背景。然而,这种科学背景不应是锦上添花,理应受到足够关注。纵观纳博科夫的创作历程,他的学术身份始终是多元而统一的,兼具卓越的文学才情与不凡的科学能力。文学家与科学家的双重身份刻入纳博科夫的学术生命和创作肌理,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共同构建其别具一格的思想体系。

  纳博科夫将现实空间与创作空间连接起来,实现了科学与文学的相互渗透,在科学发现与审美顿悟之中实现自身的科学追求和艺术理想。对蝶类的关注和喜爱伴随纳博科夫终身,而且还成为其科学研究的客体和艺术审美的客体。纳博科夫对蝶类的探索高度符合科学研究对精准性的要求,而其文学作品中的蝴蝶意象则饱含奇巧的艺术构思。纳博科夫把科学研究的“非功利的愉悦”与艺术创作的“审美狂喜”融会贯通。他的创作文本充满了与蝴蝶相关的语汇,同时运用戏仿、拼贴、暗指、变位词、双关语等文学手段,把生物拟态嫁接到艺术创作当中。面对迷惑性的文本,读者只有成为严谨细致的“反复读者”,才有可能像资深捕蝶者那般敏锐迅捷地透过细节和隐秘的要点,识破拟态式文本的精巧伪装和繁复花样。

  纳博科夫的创作观认为,科学不是纯粹客观的,时空中的事件并非独立于人的观察和推演。如果我们认为万事万物不过是一堆原子而已,那么科学恐怕无法激起研究的欲望;文学也不是纯粹主观的,脱离了现实基础的艺术构思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艺术家取材于现实,对素材加工提炼,“就连每一粒原子都经过了重新组合”。纳博科夫的学术实践向世人展示了科学与文学的共通之处:科学的研究客体与文学的审美客体可以合二为一,科学与文学的学科相融可以被理解为“物学”与“人学”的有机整合。科学性与审美性的兼容意味着作为高等生物的人类物质性与精神性的高度统一:当我们认识到自己身处于无边无际的浩瀚时空,当我们体会到生命的精绝与微妙,激荡与平静、高昂与谦卑相结合的感受便会直抵内心,发人深省。

  如果说科学与文学水火不容、相互排斥,那对两者而言都是一种伤害。科学研究是对现实世界的认知与探索,用归纳和求证来发现无尽可能。但科学不是纯理性的,科学研究往往包含着审美旨趣,需要“纯科学的欣喜与直觉”。而文学叙事投射出来的虚构世界,有赖于语言符号和文本形式、框架的构建与整合,在艺术创作中渗透逻辑思维、结构意识等科学元素,方能达成“诗道的精微”。科研活动和艺术创作都应该是有情感和温度的,对变动不居的宇宙和人类最深远的意识保有敬畏之心,避免用僵化单一的眼光看待鲜活丰富的世界,以蓬勃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去探索,以科学家的虔敬审慎和人文主义者的庄重闲适来感知,展现出一种科学与艺术兼容并包的宇宙观和人类观。正如卡西尔所说,人性不是纯物理的自然属性,也不是形而上的内在本质,而是一种不间断的、创造性的劳作。在科学与艺术符号循环往复的创作过程中,人从广度和深度上不断雕琢自己的文化面貌。

  科学家与艺术家合力构成了纳博科夫的文化身份,小说文本、批评文本和科学文本共同组成了他的创作体系。科学文本体现了纳博科夫个人的科学素养和审美品格,科学思辨影响着文学文本的创作始末,而小说则以一种克制而深沉的写作方式使抽象的科学态度和艺术观念具象化。小说并不是为了简单直白地言说一个故事或是事实,而是以物为基础,以心为依托,借小说文字贯通文学批评路径和哲学思考方式。科学思辨与艺术审美的作用和反作用使得纳博科夫的创作身份更加鲜明立体,其创作愈发饱满充实。

  一瞥纳博科夫生平,我们可以确定这是一位天才,一颗超强大脑。人类大脑有五大功能:感觉功能、控制运动功能、记忆功能、认知功能、情感情绪功能。纳博科夫的感官系统高度发达,对色彩、光线、气味非常敏感;他是运动健将,网球、足球、拳击、国际象棋样样精通;他对记忆的使用驾轻就熟,视通万里,思接千载;他对蝴蝶的认知实现了科学思维与艺术思维的融合、自然学科与人文学科的跨界;祖辈教会他高贵的隐忍、得体的克制,而这些并未妨碍纳博科夫用各层级的语言符号来表达真挚情感和澎湃的创作激情。纳博科夫是自成一家的,他的成长模式不可复制,然而我们却可以通过思考这颗天才头脑的运作机制,为外国语言文学及其他学科的研究路径提供参考。

  纳博科夫基于鳞翅目研究的科学探索不仅丰富了作家的自然个体生命,而且给予其艺术创作生命以独树一帜的科学风貌。艺术追寻赋予其科学活动以独特的美感,由物理世界进入细腻的内心世界,为科学研究注入艺术活力。这样一来,科学思维与艺术审美的融合能够打破常规,调动多种研究方法,既克服了经验至上和片面物化,也将批判和质疑的科学精神融入善于接受与包容的艺术情怀,综合了抽象思维和发散思维的特点和长处。自然学科与人文学科的界限逐渐消弭,外部观察和内在反省二元统一。科学与艺术自然结合的整体化思维将带给科学研究和文学创作崭新的范式,为外国语言文学研究提供科学思辨与艺术审美相辅相成的多元路径。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东正教与俄罗斯文学研究”(15ZDB09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谢明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