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专题报道 >> 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的乡村振兴实践
从“流空间”的视角看长三角城乡融合
2019年08月07日 09: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段进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乡村振兴是一项重大的系统工程。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这对于实现乡村振兴是一次重大机遇。本组文章从不同角度分析了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的乡村振兴实践。《从“流空间”的视角看长三角城乡融合》《长三角一体化和乡村振兴中的古镇古村落保护》两篇文章强调在一体化过程中应该加强对古镇古村落等的保护,《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的乡村社会治理创新》提出如何在高度发达的都市圈有效地建立乡村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长三角区域农村环境保护要突出“四性”》主要从战略性、分类性、社会性、区域性四个方面提出长三角乡村生态环境治理的基本思路。

  从“流空间”的视角看长三角城乡融合

  段进军

  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对于长三角进一步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长三角建设世界级城市群是我国高质量参与全球化,支撑我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战略支点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京津冀、粤港澳)。但作为三大战略支点之一,长三角城市群空间结构应呈现一种整体的多元性和差异性的特点,其区域发展应该高度关注城乡之间的融合发展,这是因为城乡融合是塑造长三角差异空间的最重要途径。城乡之间的相互融合和相互作用,使得城乡之间的分工更加明晰,形成一个相互补充、相互依存的区域空间结构。这样的空间结构对于长三角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长三角发展进入城乡融合新阶段

  在早期发展过程中,城镇化更多地体现了一种乡村要素向城市集聚的过程,但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城市化就不仅表现为要素向城市的集聚,同时城市要素也会向乡村流动。城乡要素呈现一种双向流动。城市对乡村发展的文化和文明的辐射,带动乡村的发展和功能的不断转型,这也是城镇化的重要过程。长三角发展已经步入到了一个都市圈化的阶段。长三角城市群内部是由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大的都市圈构成,都市圈成为城乡融合的重要空间载体。只有在发达的都市圈内,城乡融合才能有效地实现。因此,在以上都市圈的规划中,要考虑把城乡融合作为一个规划重要内容。作为都市圈内的重要城市也要把城乡融合作为其城市和区域规划的重要内容。比如苏州作为大上海都市圈的重要城市,在其规划中就明确提出了“1450”的规划,即1个中心城市、4个县级市、50个中心镇,同时,提出了2000个古村落的保护问题。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过程中,乡村空间文化和生态价值越来越体现出来,已成为都市圈中人们对空间需求的重要内容。许多古镇古村游已经成为人们在繁忙工作中短暂休闲的重要空间载体,成为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重要空间载体。

  城乡融合中乡村价值凸显

  城乡融合是长三角一体化重要内容,在城乡融合中乡村的价值才能得以体现。城乡之间的融合不仅是行政区范围内的城乡融合,也包含行政区范围以外的城乡融合。比如江苏、浙江、安徽一些古村落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过程中,不仅是自身区域范围内的城乡要素的流动过程,而且是突破行政区划在长三角整个区域范围内的实现城乡融合。皖南的一些古村落和古镇的游客更多来自长三角其他地区,浙江和江苏也不例外。长三角一体化深刻地影响着域内的古镇古村落和其他乡村生态休闲区域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性,我们既要尊重经济规律,也要尊重自然规律。这一理念在长三角城市群体现得更加清晰。浙西衢州这种优良的生态环境在长三角城市群中具有重大价值,它既对于浙西地区自身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对于长三角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乡村的生态和文化价值一定要在城乡融合和要素流动的过程中才能凸显和放大,封闭起来就不能实现乡村的价值。因此,长三角一体化从根本上在于突破行政区经济,将地点空间转变为流的空间,从流的视角去思考长三角一体化的本质和内涵,从流空间的视角思考城市和乡村融合的动力,即乡村和城市发展根本在于各自从对方去思考自身的发展。乡村发展的动力在于城市的发展,城市作用于乡村。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不仅包括经济发展)其动力在乡村。因此,长三角一体化,不仅是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跨界,也包括城乡之间的跨界,不仅包括行政区范围内城乡的跨界,也包括行政区范围外城乡的跨界。既然是多维度的一个跨界,其一体化的过程必然是要素流动和多维度的空间重构的过程。

  城乡融合是塑造长三角

  空间差异性的重要力量

  城乡融合是塑造长三角区域多元化和多样化的重要途径,差异性构成了长三角城市群发展的重要动力。长三角一体化并非是长三角一样化,恰恰意味着向区域多元化和差异化的回归。长三角一体化必须要突破传统工业化的思维,即规模化、标准化、同质化的思维,要树立差异化、小众化、个性化的思维,表现在空间上就是要注意不同区域的空间差异性的塑造。差异性的塑造不是封闭起来去塑造,恰恰是在突破行政区划在流动空间中实现城乡的融合和功能的塑造。在之前的发展过程中,长三角更多地受到“囚犯困境”的影响,这种狭隘的封闭的思想在当前仍然存在,许多地方仍然为了自身狭隘的利益不愿意做出让步,或者站在自身的角度去思考城乡融合和一体化的问题。一体化本质上是突破诸侯经济“地点空间”,从开放的“流空间”去思考发展的问题。发展的动力不仅在于自身,更重要的是从外部寻找发展的动力。

  综上所述,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的城乡融合是长三角一体化空间重构和朝着健康方向发展的重要动力。它是塑造长三角多元空间和差异空间的重要力量。城乡融合必须要在制度创新的背景下突破行政区划,实现城乡要素的跨区域双向的流动。同时,要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重视市场力量在推动城乡融合中的重要作用。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创新生态视阈下特色小镇演进机制研究” (18BGL157)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苏州大学东吴智库执行院长、苏州大学东吴商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段进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