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东 >> 观点选萃
黄凯锋:对“原生”和“西方”的超越
2019年08月20日 11:53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黄凯锋 字号

内容摘要:一个基本判断是,未来的社会主义要比当年马克思所提出的原生形态面临更高要求,思考的起点也要远远高于过去的那个时代。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制度的建立、理论的创新与文化的自觉,不仅极大改变了中国的发展面貌,而且构成了一个世界性历史事件,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现代化进程和人类文明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理论贡献

  理论贡献之一:超越社会主义原生形态和西方民主社会主义。

  在马克思当年的理论构想中,社会主义是作为对资本主义不断超越而出现的新社会形态。列宁领导第三国际,重点探索了“早产”的社会主义国家革命和建设的问题;苏联、东欧解体剧变,标志着苏联模式(传统计划体制)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在改革开放实践中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方式开启了从市场到政府、从经济到政治、从社会文化到生态的全方位制度建设,超越了以苏联模式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原生形态。同时,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践行追求公平、正义的理想,积极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法治国家。这是对自由市场体制、西方民主体制的超越,也是对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超越。

  理论贡献之二:践行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因素“嵌入”和目标前置。

  现实的社会主义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薄弱环节产生并发展的,赋予了现代化新的功能和高远的价值取向。实践证明,以社会主义理想反思现代化的过程和结果,能够在借鉴资本主义现代化有益成果的同时,避免前者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困境,从而更好地完成现代化任务。

  在这样的“嵌入”和“前置”中,我们逐步形成了一系列理论创新成果。同时,坚持走自己的路,不把书本当教条,不照搬外国模式,而是以实践为检验真理的标准;重视普遍规律又特别强调机遇,重视自觉、有意识的理论建构又强调群众自发、鲜活的实践形式,更加强调探索尝试却又不会盲目乐观。所有这些,不仅提升了现代化的立意,而且丰富了现代化的功能。

  同时,中国式现代化的进展和中西方学术界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反思,客观上也刺激和催生了资本主义的修复与调整,增加资本主义内部的社会主义因素和分量。这也是不容忽视的现象。

  理论贡献之三:推动世界社会主义进程和文明多样性发展。

  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走出低谷,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中国道路的成功开辟。面向未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将给世界上那些渴望实现现代化又有意保持独立性的国家、民族提供新的参照和选择,也能为解决全球性问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中国经验、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道路,意味着中国人、中华民族在精神上的自觉自立。坚定不移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是全体中国人的权利和责任。我们有权选择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也有权拒绝别人强加的事务,不泥古、不向洋,不畏强、不凌弱,不怕像谁、也不怕不像谁。

  各种文明之间的交流互鉴,是理解和表达个性,进而达到知己知彼与“同情之理解”。交流互鉴的结果,不是把我变得和别人一样,而是以别人能够理解的方式说明我的不一样,承认多元化、坚持主体性、阐明多样性。

  未来使命

  未来使命之一:融通中、西、马,把握复合叙事。

  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现代化进程、中国文化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要有一个历史的、整体的观照,要避免拼盘式的大杂烩。这就需要把握复合叙事的思维方式。

  现在的中国,现在的中国人,是在5000年中华文明土壤上生长成熟起来的,也是自1840年以来不断吸收西方文明成果演变而成的。未来,更加需要重视复合叙事,真正形成融通中、西、马的话语体系,避免盲目、固执地坚持纯而又纯的单一叙事。

  具体来看,社会主义不只是一套追求公平正义的价值体系,一种超越资本主义剥削、获取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社会政治实践,而且是以此为基础形成的一整套制度体系;任何一个传统社会的现代转型,都必须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领域确立现代运行机制,包括工业化、城市化及市场制度体系;中国文化传统既支配和影响社会制度变迁,也在转化和发展中获得新的生长空间。

  新时代,只有把这三条线索贯通起来,自觉坚持复合叙事,才能真正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

  未来使命之二:立足更高起点,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着眼于“第二个百年目标”,党的十九大提出了“新两步走”,即到2035年左右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左右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较长的时段,既是为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而努力奋斗的时期,也是当代资本主义继续发展的阶段。如何在共存中实现超越,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使命。

  一个基本判断是,未来的社会主义要比当年马克思所提出的原生形态面临更高要求,思考的起点也要远远高于过去的那个时代。一方面,我们需要坚持马克思当年提出的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超越性;另一方面,要密切观察资本主义的新发展,具备站在资本主义之上的强大思想力量。

  即使建成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也还是要继续思考和回答资本主义能不能被超越、如何超越等问题。这就需要在理论上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纳入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的总体框架中进行前瞻性思考。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上海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黄凯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