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 专题报道 >> [特别策划]向世界叫响辽宁文化
非遗传承人何晓霞受故宫博物院邀请复制国宝 辽绣并未失传
2018年08月16日 15:05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田勇 张晓丽 字号
关键词:东北地区;辽绣;刺绣;晓霞;契丹人

内容摘要:契丹马具示意图今年50岁的何晓霞出生在沈阳刺绣世家。作为东北地区创造的传统艺术,辽绣闪耀在全国28个地域绣种之中,曾经与苏绣、湘绣、蜀绣和粤绣齐名。由辽代开始形成系统绣种的辽绣,不但记录着东北地区刺绣的发展历史,而且承载着社交礼仪、民间传说和社会习俗,对于研究中国的社会、历史和文化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东北地区;辽绣;刺绣;晓霞;契丹人

作者简介:

  记者田勇 张晓丽

  作为东北地区创造的传统艺术,辽绣闪耀在全国28个地域绣种之中,曾经与苏绣、湘绣、蜀绣和粤绣齐名。

  由辽代开始形成系统绣种的辽绣,不但记录着东北地区刺绣的发展历史,而且承载着社交礼仪、民间传说和社会习俗,对于研究中国的社会、历史和文化有重要意义。

  辽宁历史文化词条20

  南北两面官制

  两面官制是契丹人在中华民族政治制度史上的创造性贡献。即在国家机关中,所有官员分为北面官和南面官两套官制,因衙署分设在皇帝宫帐北、南两面而得名。两套官制职能不同,官服亦不同。南面官为汉官,北面官为契丹官。

  延伸

  契丹马具风靡中原

  生活在马背上的契丹人爱马敬马,马匹与他们朝夕相处,同进退、共命运。为了在骑马的时候不让马匹受到伤害,契丹人会给自己的坐骑配上精心制作的马具。

  必不可少的陪葬品

  7月27日,在辽宁省博物馆的古代展厅中,隔着玻璃,人们注视着来自辽代的精美马具,无不啧啧称赞。朝阳四五家子吐须沟辽墓出土的鎏金银鞍桥包片,主体纹饰为双凤戏珠,左右对称,工艺高超。微微泛着金色的迦陵频伽纹马具饰件有61块,按照顺序排列,挂在墙上。木质马鞍、铁衔鹿角镳、包银铁马镫、大大小小的鎏金铜马铃等马具,使得辽代人们爱马饰马的天性呼之欲出。契丹人“事死如事生”,有厚葬的习俗,除金银珠玉以外,马匹曾经是契丹人不可或缺的随葬物。

  被宋人评为“天下第一”

  辽墓中发现的马具有许多都是鎏金包银,纹饰华丽,做工精致,在当时被称为“天下第一”。契丹人非常重视各类马具的制作,在唐末五代时期,契丹马具已然受到中原人们的追捧,号称“契丹样”,成为当时互相赠送的礼物,中原人因其精美华丽而纷纷效仿。到了北宋时期,契丹马具常被辽作为国礼赠予宋朝皇帝。根据《契丹国志》记载,辽朝送给宋朝皇帝生日礼物中有“涂金银龙凤鞍勒、红罗匣金丝方鞯二具,白楮皮黑银鞍勒、毡鞯二具,绿褐楮皮鞍勒、海豹皮鞯二具,白楮皮裹筋鞭一条”等,说明当时的马具制作工艺十分精湛。北宋太平老人在《袖中锦》中说,宋朝人品评契丹马具为“天下第一”,与蜀锦、端砚、定窑瓷器并称于世,“他处虽效之,终不及”。

  已具备现代马具的基本形式

  契丹马具不仅仅是契丹人的一件生活用品,更是一件值得炫耀的、能够彰显主人身份地位的工艺品,反映了辽代契丹人的等级制度、工艺水平和审美观点。契丹人善于接受外来先进文化,契丹马具受到唐文化的影响最大。契丹人同时具有很强的创新精神,他们根据草原骑射的经验,完善了马鞍的形制。孙建华在《契丹族的马具与围猎——从陈国公主墓出土文物谈起》一文中说:“契丹族的马具已趋于成熟和完备,而且马具的制作注重舒适和实用,便于骑乘。”

  契丹人热爱刺绣

  辽绣已经超越刺绣技艺的概念,进而成为特殊的历史文化符号,见证着东北地区的变迁与发展。

  2018年7月5日,在北京市大兴区的工作室内,俯坐在绣绷前,何晓霞十指如春,不紧不慢,银针轻舞,丝线摇曳,全神贯注地复制国宝《丹凤朝阳图》。

  今年50岁的何晓霞出生在沈阳刺绣世家,儿时的耳濡目染练就她扎实的刺绣功底,凭借优异成绩入读辽宁省工艺美术学校,又给她日后的创作打下坚实的美术基础。2009年拜师著名苏绣大师顾文霞的那天,何晓霞下决心不只要学习刺绣大师的精髓,更要守住辽绣的特色,将其推向新的高度。

  作为当代辽绣创始人的何晓霞,不仅是非遗项目辽绣的代表性传承人,也是中国非遗协会刺绣艺委会培训部副主任,还是东北三省唯一的“中国刺绣大师”称号获得者。

  辽绣始于辽代,源自契丹民族,历经宋、元、明、清和民国等多个历史时期,是代表东北地区各民族千百年来智慧的北方绣种。何晓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从牧民的马鞍到渔民的服饰,再到草原毡房帐篷内外的装饰,辽绣兼具实用性与艺术性。“东北地区是华夏民族繁衍生息之地,东北各民族祖先,也是最早用针线缝制并穿着衣物的。”何晓霞以黑龙江新开流遗址举例说,那里出土的骨针和骨锥无不表明,6000年前那里的人们就懂得缝纫。《后汉书·乌桓传》中更是记载:“妇人能刺韦,作文绣,织娄毛曷毛”,乌桓族是2000多年前生活在东北的东胡流支,说明那时的乌桓族妇女已经在皮衣上进行刺绣了。

  契丹建辽后,东北刺绣依旧保留游牧民族特色,同时也开始吸收其他民族文化,进而将众多繁杂的刺绣支流合流成独具特色的辽绣。何晓霞通过研究史料发现,辽代非常重视刺绣并建立了“绫绵院”,专门负责和从事有关刺绣方面的工作。刺绣题材上,包括契丹民族日常生活、游牧活动、宗教信仰和民间传说等;艺术创作上,风格拙朴,造型夸张,色彩鲜明,体现东北各民族强壮豪迈的民族特色。

  始终依托东北民俗

  因为经济交流与文化交流日益繁盛,辽绣在辽代时期深受中原文化影响,也同样影响着中原刺绣文化的发展。

  辽宁法库叶茂台七号墓出土的文物中,共计发现超过90个品种的辽代纺织品,大致可以分为纱、绢、绫、罗和缂丝等。其中,在墓中所发现的高翅帽堪称丝绣珍品——刺绣的主体为鹿,是契丹族重要的图腾,体现崇尚自然的民族风尚,枝蔓卷草则融入“唐草”风格。

  当金取代辽占据东北地区后,因为社会生产力取得长足的发展,也对辽绣文化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何晓霞手拿史料向记者解释,女真人的祖先长期生活在东北,非皮不可御寒,因此多着衣物。随着农业发展后期也开始织布做衣,但是在颜色上女真人自古以来崇尚白色,妇女也只是在衣服的边角处刺上简单的纹样。但是金朝的建立让生产力快速发展后,尤其是中原地区的手工匠人来到东北,也让女真人传统的服饰变得多姿多彩。

  “女真人与中原地区多次交战,有大批刺绣工匠来到东北地区。”何晓霞说,在继承契丹人刺绣技艺的基础上,女真人从“渐有纹饰”过渡到“奢饰”,宫廷的服饰更可谓是“纹绣炳焕”,“史料记载,金主、金后及诸皇子、皇女皆纹绣满身,侍女和侍卫也都身着绯绣对鸾衫和紫绣飞麟袍。”

  金代为维持大量的刺绣需求,开设“少府监”,其中的“文绣署”是专门服务宫廷的手工绣坊。因为宫廷崇尚刺绣,民间百姓也纷纷效仿,那时人们的服饰多绣以彩绣,甚至有钱人家还以金银绣之。

  蒙古族在华夏文明历史中的迁移,也对辽绣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何晓霞说,这个时期的辽绣受到草原文化影响,但又不局限于单纯的一个固定形象,而是对不同民族的传统题材都有涉猎,“绣品不只有蒙古族喜爱的牛和羊,还有其他民族喜闻乐见的双鱼、鸟禽等。”

  但无论时间和朝代如何变换,辽绣始终依托东北地区的民族和民俗,绣品主要颜色为大红、明黄和群青蓝,针法上以垫绣为主是辽绣最显著的特点。

  重新焕发生机

  辽绣在清朝时延续明朝的创作传统,题材主要为花鸟、神兽、自然风景和吉祥纹样,总体风格典雅大方、古朴自然。

  此时的辽绣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上自贵族小姐、下至普通民女,从小拿起绣花针学刺绣,衣服和寝具都被拿来绣上图案,等待出嫁时拿出来让婆家众人品评。

  与此同时,随着社会日趋稳定和经济联系密切,绣种间也是相互学习、博采众长。辽绣与苏绣、湘绣、蜀绣和粤绣四大绣种相互借鉴,但各有千秋。

  何晓霞说,辽绣经常使用苏绣中的平绣针法,粤绣的金银线绣也常出现在辽绣中,但是在题材与画面上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苏绣经常采用双关语的手法,来表现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何晓霞补充说,虽然辽绣也有鸟兽鱼虫和吉祥图案,但却能表现东北地区特有的宗教祭祀,再就是构图饱满、画风厚重、色彩浓烈。

  民国时期各军阀混战,加上西方工业革命产生的大机器时代来临,让依赖手工生产的辽绣渐渐失去实用价值。

  “国内是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对辽绣进行系统研究的。”何晓霞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辽绣处于断代状态,甚至连绣师都不知道自己所绣就是辽绣,“为传承和发扬中华刺绣文化瑰宝辽绣,我回到母亲身边系统学习。”随着技艺提高,对创作也提出更高要求,为此,何晓霞经常到苏杭等地寻找史料和材料。

  “故宫博物院把复制国宝的重任交给我,既是对我刺绣技艺的肯定,更是对辽绣技艺的尊重。”何晓霞说,辽绣在清朝也是皇家的御用绣品,龙凤图案通过匠人之手绣在皇帝嫔妃身上,文武大臣身上的官衣也都采用了辽绣特有的针法。

  宫廷绣品不是掌握单一绣法就可以完成复制的,必须要对全国28个地域绣种有深入理解。何晓霞以刚刚复制完成的《洗马图》为例,这是创作于明代的顾绣作品中的杰作,不但在材料方面大量使用一丝线和两丝线(一丝线也就是一根丝线的1/32),而且在绣制时使用的针法也非常多,水纹是用滚针绣的、马毛是用掺针绣的、树叶是斜针绣的……

  何晓霞说,她的团队已经复制完成了《洗马图》《醇鸟图》《梅花翠鸟图》等作品。她希望这些国宝能够尽快跟观众见面。

  市场潜力很大

  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尤其是人们对于美的需求与日俱增,也让依赖手工制作的辽绣开始受到市场推崇。

  现代辽绣将现代绘画融入传统刺绣,在充分继承和保留传统辽绣工艺的同时,运用平绣、垫绣、锁绣和打籽绣等针法,结合晕色方法将西画立体的特点与针线结合,有机地将叙事构图感和地域民族特色进行结合,展现辽绣构图粗犷、色彩艳丽、构思独特的特点。

  正是因为辽绣作品能够给人带来美的享受,所以何晓霞的作品不但被辽宁省博物馆收藏,还被美国和日本等国家艺术机构和爱好者收藏。其中,《辽绣——福寿连绵》一作更是在短时间内实现交割量过百的成果,更加说明辽绣的市场潜力巨大。

  不止是何晓霞在从事辽绣事业,我省朝阳市的章吉营子村也因为辽绣被中外游客称为“绣花村”。

  章吉营子村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辽绣生产可以追溯到400年前,至今仍收藏着极具价值的早期辽绣作品,而且目前仍然采用原始方式种桑养蚕,纺织成线后用传统方式进行手工刺绣。据悉,章吉营子村已经培养出百余位绣工,产品深受省内外消费者的欢迎,并出口到加拿大和泰国等国家和地区。

  作为沈阳市苏家屯区人大代表的何晓霞建议,在加强辽绣相关理论和技术研究的同时,应当着重拓宽辽绣产品的展示和销售渠道,进而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辽绣的队伍,“例如在自然或人文风景区内,设立辽绣产品的展示展销场所,推动传统刺绣工艺与旅游市场结合。”

作者简介

姓名:田勇 张晓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