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柴烧陶艺 以匠人之心抵达本真
2017年01月22日 15:23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薛百成 字号

内容摘要:2017年1月14日,台湾柴烧大师简铭炤来到沈阳,以《新人文陶瓷方向的思考暨薪柴烧东方陶艺创作观点》为题,作了一次精彩的演讲。

关键词:陶艺;匠人;陶瓷;现代工业文明;作品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

  2017年1月14日,台湾柴烧大师简铭炤来到沈阳,以《新人文陶瓷方向的思考暨薪柴烧东方陶艺创作观点》为题,作了一次精彩的演讲。记者就陶瓷艺术及相关问题现场采访了简铭炤先生。据相关资料,目前,仅在台湾大小不一的柴窑就有150多座,但严格按照传统技术制作的却不到10个,而真正从淘泥、摞泥、拉坯、修坯再到筑窑、烧窑,亲力亲为的,唯简铭炤一人而已。

  现代工业文明以其超级强大的魔力,集约化生产与销售,使产能过剩成为一件非常简单、可以轻易达到的事……在反思现代工业文明的前提下,柴烧陶艺足以令一个艺术家宁静地回归起点,以真正意义上的匠心开始自己的艺术旅程

  在沈阳浑南明山堂茶庄,简铭癤接受了记者采访,他十几岁就读于台湾南山商工美术工艺科,毕业以后,当了十几年的陶吧老师,有一个问题常常令他困惑,就是自己所做的事与那些量产的制陶厂所做的事有什么不同。一样是买坯土,一样是烧电窑,区别只在于人家是一个厂的人在做,而他是一个人在做。一个人无法与一个工厂竞争,那么,这样做下去,意义的追寻就成了问题。干了快20年,他决定一切从头开始,1998年,简铭癤赴日本,师从金重晃介学习烧柴窑及筑窑,开始了自己的转型。

  艺术家说起自己的从艺之路,往往自备尝艰辛开始,记者与简铭癤先生的谈话也是这样,始于一路走来,委实不易这样一个话题,言语之间,每忆及当年学艺如何辛苦地拉坯炼泥。那么,一个外行有可能感到好奇的问题是,为什么非要这样辛苦地搞柴烧炉陶艺,而不是电炉陶艺?

  也许并不神秘,这个问题或只涉及手工技艺越来越受到推崇的本真含义。他们拿出一件作品,要强调这个东西具有艺术性,那我们要问:艺术性的具体含义是什么?我们不妨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查一查词典,上面说,艺术,工艺美术之谓也,工之艺,美之术。那么这个工指的就是具体的木工、铁工、陶工等技能,与此对应的是作品,通过绘画、设计、色彩的运用等手段或技艺,令其美化,人们看上去非常愉悦。这里面往往为我们所忽略的东西,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实用性,人们说到美,说到艺术,就不大讲究实用了。比如,我们以特别受到追捧的紫砂壶为例,早期的作品不过是一件饮茶器,然后,一个紫砂壶与茶碗或茶盅相配,又进一步成为单纯的工艺品或艺术品,不是用来喝茶的,是用来观赏的。娱乐功能本来是排在食、衣、住、行之后的,现在却摆在前面,成为这件器物的非常单纯的一项功能。接下来,这样一种功能又会被我们轻率而任意地放大。现代工业文明以其超级强大的魔力,集约化生产与销售,使产能过剩成为一件非常简单、可以轻易达到的事。

  简铭癤说:“其实美都是以人的生活为标准,离不开生活。所谓艺术,也只是过生活而已。我的茶器、花器都希望有人用到才好。没用的东西就是废物。在反思现代工业文明的前提下,柴烧陶艺足以令一个艺术家宁静地回归起点,以真正意义上的匠心开始自己的艺术旅程,抵达本真而又不至于与生活脱节。”

  因其独特而常常不可预期的风格,柴烧陶艺自然地与今日的机械化生产工艺产生了差别,进而导致了一种独特的生产方式,即人与器皿以及生产过程浑然一体,这同时又意味着一种回归本真的生活方式与格调

  现在的人看一件陶艺作品,喜欢特殊的、非常美的釉色,就会出于直觉地对具体的配方产生一种不切实际的预期。工艺常常被简化为配方。可是,你把目光放到宋代,陶瓷工艺研究所在哪里?那烧窑的人不知道这里面含有多少种元素,只是知道这个土出自哪个山下,烧制时用了哪些薪柴,有可能是某种落灰导致了这样一种色彩。这里的问题在于,当你用现代观念规范了这样一个过程的时候,独特的个性就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古时候也有这样的规范,人们总结出什么样的形式才是高雅的,可用之于宫廷的,比如纯粹的色泽,非常干净之类,进而以此规范所有制成品。但是在手工时代,这样的规范还是为艺人的创作风格预留了空间,而现代观念则在一点一点地消弭这样的空间,抹杀这样的个性。

  柴烧之美首先在于柴烧作品的基础烧成效果。落灰、火色、土味、氧化还原共存(或称窑变)、金属彩光及上釉等约略区分,是柴烧作品判别的基础,欣赏者可依个人对落灰、火色、土味或者窑变金属彩光分配比例,依个人喜好设定。比如茶器类作品,人们常常选择以火色特性为主的作品,这与使用紫砂壶及不上釉陶壶相近,使用过程中,那些易于欣赏的色彩变化以及养壶的乐趣,妙不可言。而产业陶瓷销售者的说法,声音清脆、釉面光亮、烧结度高的陶瓷才是好作品,则未免拘谨。适材适用,恰如其分,是这一领域的正确道路。文化薪传需要长时间循序渐进的累积,不可能像外来快餐文化那样,可以通过炒作来加速,要的是无须过度强求,即可延续不断。

  而无须过度强求即可延续不断这一理念,有可能意味着陶瓷艺术家对出乎意料的效果以及工艺上自土及瓷的完整性的执着与坚持。简铭癤说,对于开窑的“惊喜”,其实,平常心就好。人们一说到窑变就觉得是神来之笔,其实根据制成品在窑中摆放的位置和角度,这些“惊喜”基本都是可控的,只会和预期有一些细小的不同。对不确切性的强调容易带有一种神秘感,简铭癤的化解之道是严格执行“取材在地”的原则。所制作的柴烧陶器并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材料,土是台湾北部的土,柴也仅是进口木材的边角废料。

  柴烧是一种以薪柴为燃料的古老的陶器制作技艺。懂它的人说,柴烧,不仅是燃烧薪柴,更是人与窑的对话、火与土的共舞……时至今日,现代工业机器生产改变了世界,以经济为导向的理念再次将传统文化技术推向虚浮狭隘之路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从远古的营火开始至今,历经数千年的柴烧演进。约略分为熏烧式窑、坑烧式窑、窖式窑或称穴窑、登式窑和连续性窑与间歇性窑五个阶段,从而不断演进至烧成温度高与稳定性好的窑体,后因需求量的关系将窑体加大、拉长或增加相连窑体,以在量的方面适应供需。可惜,时至今日,人们对技术概念的理解仍旧停留在火候的模糊说法上,并在具体的分工方面,因做坯者不懂釉、配釉者不懂火、烧火者不懂泥的不良循环,陷入谁才是作者的深度迷失。

  有文字记载的传统陶瓷文化,涉及各地陶瓷特性、特色以及天然物料产地、制作工法与工序,也涉及因历代君王及王公贵族对陶瓷的喜好而产生的特殊标准,或称御用标准,比如在工业机器未发明前堪称高技术难度的标准,普遍以细致洁净或华丽辉煌的极致工艺美术为度。而与此同时,历史记录亦常沿用文人学术记录以及商人天花乱坠般的吹捧浮夸与道听途说,导致很多传统文化技术与匠人的优良工艺被忽略及淘汰。匠人追逐功成名就,却忽视了制作过程中的代际传承。

  工业机器设备和大量模具生产的稳定、洁净与一致性,有利于前面所说那种御用标准,但是借助科学工业之力是为普及便利而非反客为主。另一方面,很多陶瓷书籍以及展销会上所谓作者作品介绍,经常冠之以艺术之名吹之捧之,而何谓艺术却不得而知。而谈及传统及现代,概念也常被滥用。一者为工业革命前利用自然循环物料,制作生产衣、食、住、行、娱乐所需的相关器物,装饰美化物品;另一者是工业革命后,机械设备以及普及的设计与分工和代工模式为大量而快速的生产均质均量提供了便利。传统意义上的自然循环以及文化与技术延续方面的价值,与现代工业促进经济快速成长的价格被混淆在一起,这对文化来说是极大的伤害。

  说起现代工业文明在带给人们极大便利的同时,对传统以及文化所造成的损害,简铭癤感慨颇多。真正专业的作者,若无法由始至终一人承担,如何称为匠人?为名为利自称师者,此起彼落,既无传道,授业之时又不能解惑,只求结果不求过程的快餐风格,永远无法理解问题出在何处,更不知如何从失败或缺点中寻找到新的技术道路。

  数千年传承的文化技术,不是短时间内即可知悉精髓的。活到老,学到老,应该是比较贴切的定位。说到这里,简铭癤笑了笑,那笑,或许意味着,我的乐观仅及于此,后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记者/薛百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