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东北
"一带一路"带动跨境濒危语言研究
2015年11月24日 14: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史维国 字号

内容摘要:“一带一路”途经65个国家和地区,涉及国家的国语或国家通用语近50种,再加上这一区域民族或部族语言,共不下200种,这些语言均应当列入“一带一路”语言规划的项目单中。跨境濒危语言是关注和研究重点在“一带一路”沿线的诸语言中,跨境濒危语言应是关注和研究的重点。这一综合指标体系包含丧失母语人口的数量比例、青少年语言使用者在语言社团中所占比例、语言使用能力、语言使用范围、族群的语言观念、语言结构系统的衰退等与语言使用功能相关的诸多因素。中国跨境濒危语言特点中国跨境濒危语言有如下特点: 1.用跨境濒危语言的境外国家缅甸、越南、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国都是“一带一路”上的国家。

关键词:濒危语言;语系;缅甸;语族;语支;研究;少数民族;沿线国家;中国;分布

作者简介:

  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一带一路”是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打造利益、命运、责任的共同体。“一带一路”途经65个国家和地区,涉及国家的国语或国家通用语近50种,再加上这一区域民族或部族语言,共不下200种,这些语言均应当列入“一带一路”语言规划的项目单中。正如李宇明教授所说“‘一带一路’需要语言铺路”。

  跨境濒危语言是关注和研究重点

  在“一带一路”沿线的诸语言中,跨境濒危语言应是关注和研究的重点。跨境濒危语言包含两个要素:跨境和濒危。跨境语言指分布在相邻国家同一语言的不同变体。与中国接壤的“一带一路”上的国家有14个,相关跨境而居的少数民族有33个,跨境分布的语言约有50种。这些跨境语言并非都是濒危语言。濒危语言指的是使用人口比较少、使用功能衰退、少年儿童不再使用、在两三代人之内消亡的语言。戴庆厦教授提出了建立量化的多项综合指标体系定位濒危语言的设想。这一综合指标体系包含丧失母语人口的数量比例、青少年语言使用者在语言社团中所占比例、语言使用能力、语言使用范围、族群的语言观念、语言结构系统的衰退等与语言使用功能相关的诸多因素。

  依据跨境和濒危这两大核心要素,“一带一路”沿线中国跨境濒危语言共有14种,使用这些语言的是怒族、独龙族、仡佬族、塔塔尔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赫哲族等跨境而居的少数民族。相关的周边国家包括缅甸、越南、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国,涉及的语系有汉藏语系和阿尔泰语系。汉藏语系的藏缅和侗台两个语族中都有跨境濒危语言。藏缅语族又涉及彝语、景颇语和缅语三个语支,它们分别是彝语支的柔若语(缅甸);景颇语支的独龙语(缅甸)、阿侬语(缅甸);缅语支的浪速语(缅甸)、勒期语(缅甸)。另外,珞巴语(印度)和格曼语(印度)也属于藏缅语族的跨境濒危语言,只是语支待定。汉藏语系侗台语族主要有仡佬语(越南、缅甸)、普标语(越南)和拉基语(越南)三种跨境濒危语言。阿尔泰语系中,突厥语族和满—通古斯语族中都有跨境濒危语言,它们是突厥语族中的塔塔尔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满—通古斯语族中的鄂温克语(俄罗斯、蒙古)、鄂伦春语(俄罗斯)和赫哲语(俄罗斯)。

  中国跨境濒危语言特点

  中国跨境濒危语言有如下特点:1.用跨境濒危语言的境外国家缅甸、越南、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国都是“一带一路”上的国家。其中,俄罗斯、蒙古国属于“中蒙俄经济带”,沿线国家,缅甸、越南、印度属于“中国—南亚—西亚经济带”沿线国家,哈萨克斯坦属于“新亚欧大陆桥经济带”沿线国家。2.南部跨境濒危语言数量多,北部地区则数量少,仅有塔塔尔语、鄂温克语、鄂伦春语和赫哲语。3.藏语系的跨境濒危语言数量多,阿尔泰语系数量少,其他语系基本没有。与中国南北部跨境濒危语言分布不均一致的是,不同语系包含跨境濒危语言的数量也是多寡不一的。属于汉藏语系的跨境濒危语言分布在我国南部地区,数量相对较多;属于阿尔泰语系的跨境濒危语言分布在我国北部地区,数量相对较少。4.使用该语言的跨境少数民族基本上都是有语言,无文字。在这14种跨境濒危语言中,只有塔塔尔族有阿拉伯字母的文字,其他民族都没有本民族的文字。文字是语言的记录符号,濒危语言的形成与没有可记录本民族语言的文字有直接关系。

  目前,内蒙古、新疆、西藏、云南、广西边疆边境地区语言状况的调查研究已启动。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语言考察中,跨境濒危语言的研究应放在首要地位,因为这些语言都是中国与相关国家语言联系的纽带和桥梁。跨境濒危语言的研究与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契合,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相关研究能为国家语言规划、语言政策的制定提供学术依据。《国家中长期语言文字事业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2—2020年)和《国家语委“十三五”科研规划》把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抢救,特别是跨境少数民族语言使用现状调查作为主要工作,对“一带一路”沿线跨境濒危语言加以研究符合国家的战略要求。周边国家对跨境濒危语言的认识态度,以及他们由此制定的语言规划和语言政策,都可以为我国相关政策的出台提供借鉴和参考。跨境濒危语言是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一个交集,对民族语言及地域文化的调查研究,可为该地区的语言文化建设服务,并带动地方经济(如旅游业)发展,同时也促进中国与相关国家文化上的友好交流,并最终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抢救性记录和保护跨境濒危语言是保护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需要,保护该语言的同时,也保护了他们的文化,有利于民族团结。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