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苏 盼:共享经济预付押金模式的法律挑战与应对
2018年11月08日 19:20 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苏 盼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苏 盼,法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讲师;

  摘 要  共享经济中消费者预付押金模式将一物一押变革为一人一押,资金沉淀引发安全隐患,押金保护诉求对传统法律制度提出挑战。然而在私法层面,押金作为一般债权不能在出租人破产时被取回,押金返还须遵从既有法律框架;在公法层面,押金不具有金融属性,类金融规制中设立专户、专款专用措施有效性不足,应予以改进。面对市场创新,法律规制目标应设定为交易安全与鼓励创新的平衡。基于成本收益分析,应对动产租赁押金适用小额豁免机制,不必建立第三方独立存管制度,而应鼓励采取其他信用方式完善市场自我规制,借助技术手段对资金进行预授权冻结,依靠合同自治明确押金利息归属问题,并通过提起消费者公益诉讼解决押金保管与返还争议,实现消费者权益的司法保障。

  关键词:  共享经济;互联网租赁;押金返还;类金融规制

  随着技术的发展,共享经济中的互联网租赁押金模式呈现出一人一押的特点,改变了传统租赁中的一物一押模式,带来安全隐患。实践中存在呼声,希望建立特殊规则,保障押金安全。2017年8月我国交通运输部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交运发〔2017〕109号)(下文简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针对互联网租赁押金,要求设立专户、专款专用,并且即租即押、即还即退。这为理论研究提出议题:共享经济押金对法律规制带来何种挑战?私法保护与公法监管是否应突破传统法律制度?本文拟对此进行分析,重点关注新型押金对传统模式的变革,押金保管与返还规则能否突破既有私法框架,类金融监管是否值得反思,如何进行规制应对等问题。本文对实践中普遍存在的强监管诉求作出回应,希望法律规制在保障交易安全与鼓励商业创新之间寻求平衡。

  一、共享经济预付押金模式及其法律属性

  押金并非法律定义,而是公众在日常生活中自发形成的交易惯例称谓。传统动产租赁押金属于一物一押,而共享经济中出现的互联网租赁押金改变了传统法律属性,具有一人一押的特点。

  (一)传统押金类交易具有一物一押担保特性

  传统上的押金是指当事人双方约定,债务人或第三人向债权人给付一定的金额作为其履行债务的担保,债务履行时,返还押金;债务不履行时,债权人可就该款项优先受偿[1](P24)。押金具有预付性质——债务人需要在履行合同之前预先支付一笔资金,承担债之担保的信用补强功能。押金担保的典型应用场景为租赁合同关系,押金合同从属于租赁合同。押金之所以需要预付是因为它的功能在于担保将来之债的履行——债务人可能丧失特定数额的金钱,因此大幅增加了债务人适当履行债务的压力,提高了债权实现的可能性[2](P111)。传统动产租赁押金模式中,一份资产对应一份押金,承租人按物支付押金,单次支付,单次缔约,单次租赁,因此押金具有一物一押的特性。

  (二)共享经济中的互联网租赁押金模式

  新型押金模式以共享单车为代表,承租人注册成为会员并预付押金之后方可使用单车。押金不能用于租金的支付,用户可随时申请退还押金,但也意味着终止合同。考虑到便利性,大多数用户不会在一次租赁后即要求退还押金,因此在同一时间同一辆单车上存在多人支付的押金。

  共享单车押金仍具有传统押金的履约担保功能——保证租赁物的合理使用和按时归还,如有债务未履行完毕,债权人可从押金中优先受偿;如无未履行债务,押金应全部返还给债务人。实践中共享单车租赁合同均有类似约定,例如摩拜单车的押金是用户为使用单车服务所缴纳的一笔可退还的款项;ofo单车也说明押金是使用ofo小黄车的保证金。类似的商业模式还包括共享汽车、共享奢侈品等租赁服务。共享汽车押金模式与共享单车相同,以首汽公司开发的“GoFun出行”为例,用户须预付699元押金,用于担保车辆损坏、违章以及行政处罚等情形下的费用抵扣[3]。共享奢侈品押金模式略有不同,以“多啦衣梦”共享租包平台为例:一位用户可在同一租期内使用一份押金租用两次产品;押金与租赁标的价值相关,通常为市场价的30%-50%,少则数百元,多则数万元[4]。因此,互联网租赁模式中押金按人支付,单次支付,单次缔约,多次租赁,具备一人一押的特性。

  (三)一人一押模式的法律属性变革及潜在风险

  共享经济借助GPS定位、移动互联网等技术,可以随时随地为客户提供持续性分时租赁服务。新型押金模式带来了根本性的变革:一份押金担保合同从属于数份租赁合同,押金成为后续多次间断租赁的统一担保。由于间断性租赁具有频次高、时间短的特点,新型押金模式中承租人通常不会在一次租赁之后立即要求退还押金,改变了传统押金法律属性,也带来资金沉淀问题。

  传统担保合同是租赁合同的从属合同,如果租赁关系终止,担保关系亦应终止。新型押金模式虽未改变担保功能,但由一物一押变为一人一押,一份租赁物对应多个承租人预付的押金,形成一份资产多份押金的局面。法律属性的演变为承租人带来潜在风险:押金支付给出租人之后由出租人长期占有,资金产生沉淀;而且一份租赁物上吸纳的押金总额可能超过租赁物自身价值,沉淀的资金规模急剧扩张,易引发出租人挪用资金的风险。据交通部数据,截至2018年2月,我国共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累计投放2300万辆单车,注册用户4亿人[5]。按照99-299元押金收取标准,押金总额已经达到百亿规模。正如媒体报道的诸如江苏町町单车负责人携款“跑路”等事件[6],凸显了押金被挪用的现实危险。

  共享经济押金运作模式切实地引发了公众担忧,也引发了关于是否应当对新型押金予以特殊规制的讨论。法律面对的挑战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在私法上,承租人押金返还请求权能否得到充分保障,特别是在企业破产时能否对押金实行破产取回;其二,在公法上,押金是否具有金融属性,出租人保管押金可否实施特殊的类金融规制。

作者简介

姓名:苏 盼 工作单位: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