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民法典绿色原则:何以可能以及如何展开
2020年02月25日 08:32 来源:《求是学刊》2019年第1期 作者:侯国跃 刘玖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侯国跃,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重庆 401120;刘玖林,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博士研究生,重庆 401120

  内容提要:绿色原则析出为民法基本原则,不仅将调整范围从人与人之间延伸至人与自然之间,而且实现了绿色发展从理念到制度的飞跃。为实现法的安定性以及法的现实化,避免绿色原则沦为“空中楼阁”,在民法典分编编纂过程中,宜将绿色原则浸润至相应法律制度。就民法典物权编而言,宜完善我国相邻关系制度,扩大相邻范围,将环境保护相邻权嵌入该制度。为避免“公地悲剧”的发生,宜在物权编构建“公众共用物”制度,将环境容量使用权纳入至物权体系。就民法典合同编而言,基于排污权交易合同当事人与合同生效时间的特殊性,以及为刺激环境保护由被动转向主动、由负担转向增益,宜将排污权交易合同有名化为一类单独的合同类型。考虑到传统契约附随义务理论基础仅限于诚实信用原则,未觉察到环境保护的必要,在绿色原则演替为民法基本原则之际,宜将该原则纳入附随义务体系,令契约当事人承担保护环境的附随义务。就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而言,基于生态系统本身的美学价值与生态价值,宜构建生态损害赔偿制度。为给生态损害赔偿制度提供制度补给,彰显法典的形式逻辑体系性,宜将环境权纳入民事权益范畴。

  关 键 词:绿色原则/法的安定性/法的现实化/公众共用物/生态损害赔偿  green principle/stability of the law/the realization of law/public commons/ecological damage compensation

  标题注释:司法部2018年度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研究项目专项任务课题“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法治保障问题研究”(18SFB5012)。

  “时代是思想之母,实践是理论之源。”民法作为市场经济的基本法,无不浸润着时代特征的价值理念。此种价值理念并非“空中楼阁”,而是体现于民事立法中配套的制度规则。民法典编纂的一个重大使命即为实现民法的现代化,彰显21世纪的时代特征。所谓民法典的时代特征,是指民法典的理念、规则、制度,应反映时代需求,体现时代精神,表现出法律与时俱进的品性。①至于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法律,实质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在资源环境日趋恶化的时代背景下,我国《民法总则》积极因应社会需求,于第9条处开创性地规定了绿色原则。不难发现,绿色原则析出有丰富的立法考量,在以伦理为指导、以政治为推动、以社会为基础的背景下明揭于法典。但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须经解释方得适用。面对这一新兴的基本原则,我们不无疑问。绿色原则与公序良俗、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是何种关系?该原则是否影响民法典分编立法?该原则在民法典分编中如何展开?本文正是基于对上述疑窦的回答来渐次呈现绿色原则的清晰轮廓,以求教方家。

  一、绿色原则:何以成为基本原则

  就何谓民法的基本原则,学者基于不同的观察视域和认识能力进行了不同的明晰与界定。佟柔先生认为,民法的基本原则就是制定、解释、执行和研究我国民法的出发点和依据。②梁慧星教授从基本原则的功能出发,认为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民事立法的指导方针,是一切民事主体均应遵循的行为准则,是解释民事法律法规的依据,是补充法律漏洞、发展学说判例的基础。③李开国教授认为,民法基本原则是体现市民社会和商品经济根本要求,贯穿民事立法、司法、守法始终,具有普遍适用效力和衡平作用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准则,是民法精神实质之所在。④龙卫球教授从民法思想理念的演替出发认为,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指民法中最高层次的价值准则,是全部民法的主导性思想所在,承载着民法基本价值的内在品格,具有稳定性与历史性。在技术上隐含于法律规定之中,本身不具有直接适用性,须具体化为可适用的法律规定才能贯彻。⑤尹田教授认为,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指在宪法或基本法设定的总体价值观念的指导下,以实现民法既定任务和特定功能为目的的基本法律思想,是指导民法各项具体制度的法律价值坐标。⑥赵万一教授认为,民法基本原则是指能够彰显民法的独特法律价值,承担民法特有的历史使命,并对民事活动起指导作用的法律理念和法律原则。⑦徐国栋教授从立法-司法机关关系出发认为,民法基本原则是其效力贯穿民法始终的民法根本规则,是对立法者在民事领域所行政策的集中反映,是克服法律局限性的工具。⑧于飞教授从司法适用出发认为,民法基本原则包括“一般法律思想”与“概括条款”,仅具有“概括条款”性质的公序良俗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具有裁判功能。⑨随着《民法总则》第132条、第153条第二款的颁行,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指贯穿于民法的根本价值理念,在司法实践中仅具有填补漏洞和解释法律的功能。⑩侯佳儒教授从民法体系和民法学体系的架构出发认为,民法的基本原则是指民法之“意思自治原理”的逻辑演绎,是民法体系、民法学体系的架构原则。(11)

  就上述学者观点而言,虽有歧见,但更显共识:其一,民法基本原则主要彰显社会的价值理念。其二,民法基本原则为民法所特有,且各基本原则相互依存。其三,民法基本原则贯穿民法始终。本文基于“求同存异”的研究态度,拟对本文中心问题进行讨论。

  (一)绿色原则与公序良俗原则之辨

  在《民法总则》编纂过程中,许多学者反对将绿色原则上升为民法的基本原则,一个重要的理由是绿色原则能为公序良俗原则所覆盖。详言之,作为现代社会最重要的公共利益,环境保护和生态平衡的立法目标能够通过公序良俗原则加以实现。(12)对于该观点,笔者不以为然。具体而言,公序良俗可拆分为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两个部分。善良风俗表达的是社会的一般道德规范,其并不包括所有的社会道德,而只是将维系社会存在发展的最低伦理标准纳入其中。(13)质言之,善良风俗主要谈及的是人之为人的问题,其具体范畴仅指关涉人类本性的根本性道德要求。而绿色原则着眼于人与自然的“天人合一”,讲求的是可持续发展,其调整范围已从人与人之间延伸至人与自然之间。是故,绿色原则难以纳入善良风俗范畴。那么,绿色原则能否为公共秩序所涵射呢?根据现有通说,公共秩序是指国家社会的一般利益,此种一般利益存在于现行法之外,体现于法律的一般精神和价值体系之中。(14)从逻辑内涵观察,貌似公共秩序能够涵括绿色原则,但从法律适用的效果与司法适用的态度观察,我们发现公共秩序与绿色原则实为“貌合神离”。申言之,违背公序良俗的法律行为无效,但违背绿色原则的法律行为并非必然无效,其法律后果亦可是法律行为有效但需承担违约责任抑或侵权责任。此外,基于民法的私法属性,民法最忌讳以保护社会公共利益或国家利益为名任意干涉个人权利和自治空间。(15)以至于司法实践对公共秩序的适用秉持着谦抑原则,在谦抑的背景下,公序良俗难以达至环境保护的目的。最后,从共时性与历时性维度观察,公共秩序主要体现的是“代内公平”,然绿色原则除彰显“代内公平”理念,更多的是宣示极具伦理价值导向的“代际公平”理念,这是公共秩序难以完成的使命。(16)因之,公序良俗原则不能覆盖绿色原则,二者具有不同指代对象。

  (二)绿色原则与权利不得滥用原则之辨

  所谓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是指存有加害他人目的之权利行使被看作是违法的,不让该项权利的行使发生原本应有的私法上的法律效果。(17)通说认为,权利不得滥用是诚实信用原则的具体化,权利滥用禁止系违反诚信原则之效果。(18)二者只是观察的视角不同,前者为权利行使的反面规定,后者为权利行使的正面规定。(19)作为对民事权利进行限制的一般条款,权利不得滥用原则反映了人类生存及人类可持续发展之根本利益高于个人自由的现代民法思想。(20)因之,从利益衡平与追求安全价值的目标来看,当环境问题导致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发生严重冲突时,将环境保护纳入权利不得滥用原则系最佳选择。(21)基于上述逻辑,绿色原则似乎无单独存在的必要,其价值理念完全可为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所替代。但结合《民法总则》第132条之规定,其是否为民法基本原则,现都存在疑窦,因之,该观点不攻自破。权利不得滥用的具体内容规定于《民法总则》第132条处,要求“民事主体不得滥用民事权利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不难发现,该规定并未置于《民法总则》第一章,其基本原则地位受到质疑。其次,其处于“民事权利”章节之下,反映其功能主要侧重于规定民事权利的行使。因之,即使权利不得滥用为民法基本原则,且其能够调控规制民事主体的破坏环境行为,其发生的作用域亦仅限于“权利行使”部分,不能规制“法律行为效力”部分,这是相较于绿色原则的一个短板。此外,权利不得滥用原则与绿色原则的本质虽均为“勿害他人”,但权利不得滥用原则言及的“他人”仅指“人”的范畴,而后者的“人”实为“人与自然”。因此,绿色原则有单独存在的必要性,其价值理念不能为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所涵射。

  (三)延伸:民法各基本原则同质抑或异质

  民法的基本原则既区别于其他部门法的基本原则,又区别于下位法的基本原则。那么,是否代表民法各基本原则相互独立,具有异质性?就民法各基本原则之间的关系,学界少有论述。林诚二先生从原则的层次位阶出发,认为诚实信用原则乃一切民事法律规范之最高指导原则,其他民法基本原则均是该“帝王条款”的展开。(22)王轶教授从各基本原则的概念出发,认为民法各基本原则相互依存、补充。(23)侯佳儒教授从法解释学角度分析,认为民法各基本原则之间的关系实为基于“意思自治原理”的展开和具体化。(24)董学立教授从民法理念的具体形态出发,认为民法各基本原则均反映不同的民法理念,各基本原则共同外显民法的“内在价值”。(25)是故,从现有研究来看,民法各基本原则之间并非具有异质性。笔者对此深表赞同。从存在价值来看,似乎各基本原则的价值指向须为异质,否则不具有单独存在的必要。但从法典的形式逻辑理性观察,每一个法律价值判断都是使价值体系走向现实的手段,同时又是可使价值体系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走向新的统一的要素。所以法律价值判断必须相互之间保持一定的联系并成为统一法律秩序的一部分。(26)质言之,民法各基本原则在内容上虽具有上面提及的异质之处,但其异质之处更多的是着眼点不一致,在意义功能上均是为外显民法精神,宣誓伦理价值。绿色原则对私权虽有限制,对传统民法基本原则虽有挑战,但随着社会关系的变化,人们的主观意识亦随之变化。在这种矛盾和变化的社会环境下,价值体系总是在趋向着统一。(27)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8)将绿色原则纳入作为市场经济基本法的民法典之中,非但不是限制私权,反而是为了更好地实现私权,避免“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从而通过又好又快发展实现人们美好生活的目标。综上,绿色原则与其他民法基本原则并非矛盾对抗,而是相互依存补充。

  此外,确定基本原则的依据应以需要为导向。民法基本原则必须能够满足中国社会需要,符合中国社会发展需求。(29)在环境生态污染严重的现实背景下,绿色原则具有重要的价值导向功能。

作者简介

姓名:侯国跃 刘玖林 工作单位: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