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财产权宪法化与近代中国社会本位立法
2016年12月06日 11:0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聂鑫 字号

内容摘要:一)宪法财产权的性质之争:纯经济利益还是社会性权利早期宪法财产权的性质与内涵直接承袭自私法,“只不过宪法财产权是指向国家而非私人,是要绝对地排除国家公权力对于个人财产权的干预”.与德国相仿, 1947年《中华民国宪法》将财产权与生存权并列在同一条款的做法高度肯定了财产权的社会属性,宪法对财产权也采用了法律保障(法律保留)原则,这意味着对财产权的限制与社会正义的实现必须通过国会立法获得合法性,再将法律交由行政机关予以落实。其次,自20世纪法律社会化以来,宪法财产权的内涵已发生重大变化,与财产权的社会属性相较,纯粹商业视角的经济利益在财产权体系的重要性已相对降低,对宪法财产权的保障有时反倒意味着对私法意义上财产权的限制。

关键词:财产权;宪法;保障;限制;中国;立法;土地;法律;参见;德国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财产权保障是私法的核心内容之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也被写入近代宪法。但随着20世纪以来法律社会化的潮流,私权不再“绝对”而受到公法的规制,财产权社会属性也为现代宪法所确认,其标志是1919年德国魏玛宪法的颁布。传统的民生思想与现代的社会本位理念相结合,使得近代中国宪法财产权的规定在内容及体系安排上,与其他宪法基本权利条款相较有所不同。在近代中国移植西方法律的过程中,保护财产权的民法典与限制财产权的社会本位立法同时引入中国。当代不少人拘泥于所谓宪法财产权的“形式主义陷阱”,将宪法财产权条款与市场经济、法治联系在一起,片面强调没有宪法的保障就没有财产安全也就没有自由、繁荣的市场。这是对财产权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误解。

  关 键 词:宪法财产权/社会性权利/生存权/社会本位

  标题注释:本文研究得到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计划的支持。

  作者简介:聂鑫,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 100084

  

  20世纪30年代民法典颁布后,吴经熊撰文鼓吹国民政府的社会本位立法:“俗言说的好,无巧不成事,刚好泰西最新的法律思想和立法趋势,和中国原有的民族心理适相吻合,简直是天衣无缝!”吴氏总结西方20世纪以来的法律社会化对个人主义的扬弃,认为“泰西的法律思想,已从刻薄寡恩的个人主义立场上头,一变而为同舟共济、休戚相关的连带主义化了”,这与中国法律道德合一的传统不谋而合,也为近代中国移植西方现代民法提供了“本土资源”。①学者王伯琦在20世纪50年代反思近代中国社会本位立法,对吴经熊上述观点批评说:“这件天衣,虽是无缝,但是件狐裘。西洋的时季已届隆冬,体质已剩了点皮骨,穿上这件狐裘,非常舒适。我们的季候仍是盛暑,体质亦肥浮不堪,穿上了这件狐裘,看来虽是漂亮,终不免觉得发骚……我们固有的道德观念,与他们(西方)道德,根本的不相为谋……他们的社会立法是从个人出发而到社会的,没有个人权利观念,根本就无从谈起社会利益……脱离了个人观念的社会观念是单纯的义务观念,单纯的义务观念近乎奴隶观念”,在近代中国个人权利观念不发达的法律文化背景下,以民生主义为指导的大规模社会本位立法破坏了民法的自治,不利于公民私权的保障与人格的发展。②实际上,在20世纪20-40年代民国大规模立法过程中,“法律社会化”几乎是众口一词;而王伯琦本人在早年也曾高举“法律社会化”的大旗,还翻译了法文版的《权利相对论》。③王伯琦晚年对社会本位立法的反思,或许与不尽如人意的私权保障现状相关;他对近代中国社会本位立法的批评的确有一定道理,但这在某种程度只是“事后诸葛亮”、“成败论英雄”。近代中国法制必须要走西方古典自由主义的老路,逆20世纪西方法律社会化的潮流而动,“刻薄寡恩”地培育“个人本位”的法律文化、维系“私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吗?本文拟以土地、房屋等不动产的财产权为中心,考察近代中国财产权的社会立法,比照外国理论与经验,尝试回答这一问题。

  一、欧美财产权的理论与实践演进

  (一)“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古代无所有权思想,及社会稍进步,动产可归私人之所有,而不动产则个人仍无完全所有权,所谓‘王土主义’,此征之历史而易知者。认人民有完全所有权者,近世文明之制度也。”④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家大都鼓吹财产权,马基雅维利在政治上主张君主专制,在经济上却强调尊重公民的财产权,认为统治者不能恣意侵夺公民财产或随意征税,如此方能令个人安居乐业进而实现作为整体的国家的发展与富强。⑤洛克思想在财产权理论方面具有特别突出的地位,他详细论证了财产权(包括获取和保有财产的权利)乃是个人的自然权利,这意味着它不是主权者恩赐的而是天赋权利,自然不能为主权者所恣意侵夺。⑥主权理论的开创者博丹虽主张主权归于君主,认为君主不受实证法约束,但他同时强调:“君主应受自然法的限制,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就是自然法之一”;“欧洲国家能由重商主义,而引起工业革命,造成灿烂的文化,就是由于财产权之有保障。”⑦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颁布,财产权作为与自由权、生命权并列的基本权利(古典权利),“神圣不可侵犯”。⑧在美国宪法(包括权利法案)颁布的时代,洛克思想为布莱克斯通《英国法释义》所吸收,财产权保护是普通法的核心内容之一。美国宪法宣称财产权“不可侵犯”,但征收条款的存在,本身就意味着“个人自主性的要求必须受到日常生活中无所不在的摩擦冲突的节制”;基于公用目的,个人财产是可以被“夺取”(taking)的;尽管宪法规定征收财产必须提供相应的对价,但宪法也暗示财产权“不再受到绝对的保护”(不再“神圣”)。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