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孺子牛”话牛年
闵杰:牛与中国农耕文明相伴随
2021年02月08日 09: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闵杰 字号
2021年02月08日 09: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闵杰

内容摘要:牛则是一般人都很喜欢的动物,因为它自古以来就与中国的农耕文明相伴随,甚至是农户的一个家庭成员。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过了农历新年,就是属牛人的本命年了。我对本命年不甚在意,而对牛这个属相倒挺喜欢。

  中国人赋予十二生肖美好的寓意,哪怕是现实生活中令人厌恶的鼠、蛇之类,在属相中都是可爱的小精灵。而牛则是一般人都很喜欢的动物,因为它自古以来就与中国的农耕文明相伴随,甚至是农户的一个家庭成员。“牛郎织女”传说中,老牛死前的一番话“我快要死了,对你们没什么用处了,把我的皮剥去,以后用得着”,读着令人心动。

  与欧美人不同,牛在中国主要提供力役。在北方是拉车,在南方平原地区,多用于水田拉犁。1970年代初,我在浙江吴兴县(今湖州)下乡当知青,当地连耕牛都没有,人均一亩一分地,靠锄头对付,一年三作,单凭双手,耕地三遍。即使壮劳力,年收入最多几十元,尚须是好年份。过了十余年,改革开放之初的1985年,我在贵州出差,山间公路上,一辆牛车在路边悠悠前行,车上的老汉随车颠簸,在秋冬的阳光里酣睡,身边横着酒瓶子,显然是赶集归来美美了一顿。这情景我记了几十年,它连同哗哗溪水中洗衣的妇女,凌晨星空下山城木板门边一字儿排开的卖菜货担,构成了对当年贵州的深刻记忆,那一排红灯笼映在油亮青石板路面的反光,使人恍若生活在民国时期,牛车上的老汉和溪水中的妇女,是再熟悉不过的陆放翁笔下宋代以来的代代延续的乡村景象。

  社会生活形态在百十年甚至千年间并无太大的变化。如今浙江已是最富裕的省份,而贵州虽然还是最贫穷之列,但前年去了一趟,与内地的现代化已无甚两般。中国社会的巨变,得益于40余年的改革开放,而改革开放正是起步于农村。在政策的光照下,中国人以千年传承的牛般的坚韧劳作,成就了今日的辉煌。吾生有涯,愿下一个或再下一个的牛人本命年中,亲见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出现在神州大地。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闵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闫杰.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