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调查报告
三秩归一:电商发展形塑的乡村秩序 ——菏泽市农村电商的案例分析
2018年01月29日 16:55 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邱泽奇 字号
关键词:秩序;乡村;丁楼村;政府;形成;菏泽市;服饰;电商发展;产业;政治

内容摘要:[摘要]和谐的乡村秩序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社会、政府是影响乡村秩序的三股重要力量。文章以一个村庄的电商发展为案例发现,返乡创业人口触发了乡村秩序的重塑:电商为小乡村带来了大市场,大市场推动了乡村的经济生活的重组,建构了一个线上线下开放的经济秩序。经济秩序的变动触动了传统乡村的权威结构,基于传统文化的资历权威依然存在,家业兴旺则让能力权威从传统结构中分离出来并赋予了年轻人,形成了双雄并立的社会秩序。助力和引领乡村电商发展、积极为市场和社会提供政策保障,推动了政府职能转变,让政府服务融入乡村发展的大局之中,扮演组织者角色,重塑了乡村的政治秩序。

关键词:秩序;乡村;丁楼村;政府;形成;菏泽市;服饰;电商发展;产业;政治

作者简介:

  [摘要]和谐的乡村秩序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社会、政府是影响乡村秩序的三股重要力量。文章以一个村庄的电商发展为案例发现,返乡创业人口触发了乡村秩序的重塑:电商为小乡村带来了大市场,大市场推动了乡村的经济生活的重组,建构了一个线上线下开放的经济秩序;经济秩序的变动触动了传统乡村的权威结构,基于传统文化的资历权威依然存在,家业兴旺则让能力权威从传统结构中分离出来并赋予了年轻人,形成了双雄并立的社会秩序;助力和引领乡村电商发展、积极为市场和社会提供政策保障,推动了政府职能转变,让政府服务融入乡村发展的大局之中,扮演组织者角色,重塑了乡村的政治秩序。政治、经济、社会三秩归一,形塑着乡村振兴的大格局。

  [关键词]秩序;政府;市场;经济;社会;三秩归一

  [中图分类号]C91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9314(2018)01-0047-08

  张树沁、乔天宇、黄诗曼、罗祎、孙朔晗、李澄一、尚用馨等参加了菏泽市电商发展的调研活动;阿里研究院、菏泽市商务局、牡丹区商务局、定陶区商务局、曹县商务局、郓城县商务局、鄄城县商务局、东明县商务局、成武县商务局、单县商务局、巨野县商务局等为调研提供了诸多支持,罗祎、苏永忠、黄诗曼、乔天宇对修改提出了意见,谨此一并致谢!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作为发展要素的互联网资本研究”(16JJD840002)成果

  [作者简介]邱泽奇,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一、问题的提出

  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坚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指出“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村现代化”。在实地调研中我们发现,产业兴旺既是解决好“三农”问题的抓手,也是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的前提。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是产业兴旺的保障,生活富裕则是乡村振兴的总体呈现。可以说,农村现代化既是乡村发展的目标,更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

  围绕产业兴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各地有过多种努力,如:发展乡镇企业、发展民营经济、发展现代农业等。在一些地区,这些努力的后果之一是,随着工业化和市场化的发展,乡镇企业竞争失利,农村大量劳动力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不得不外出谋生,让乡村的经济生活依赖于外出打工的人口,让乡村的社会生活变成留守老人、儿童、妇女的世界。为解决乡村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各地政府也尝试多种政策和措施,譬如运用财政转移支付方式,送项目下乡、送资金下乡,却因多种原因如缺少实施项目的人才、缺少适用劳动力、难以让留在农村的人口加入其中等,而收效有限。由此,在乡村,社会、经济、政治力量各自有自己的目标,各自沿自己的逻辑运行,“三秩并行”,[1]无法形成乡村发展的合力。

  我们也发现,另一些地区同样经历了乡镇企业的衰落,却依靠发展电商吸引外出打工人口返乡创业,进行劳动再分工,有效地创造了新的产业或让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实现产业兴旺。与此同时,外出人口的返乡让曾经残缺的家庭归于完整,使老有所养、幼有所教,人们重归自己的社会角色,家庭和谐,村庄红火。在电商发展中,地方政府关注农户的需要,为他们解决难题、提供指引、提供政策保障,让地方政策与政府行政服务于乡村发展,实现了乡村的有效治理。简言之,乡村的经济生活、社会生活、政治生活都围绕乡村发展这一目标共同努力、相互支持和协作,形成了经济繁荣、社会有序、政治有为的“三秩归一”乡村秩序,让我们看到了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的景象。

  针对中国乡村社会的研究文献大多采用“国家—社会”视角,认为在乡村社会存在一种主导力量,要么是国家主导着乡村秩序[2-5];要么沿用“皇权不下县”的想象,认为或主张国家无为、社会自治[6-8]。我们在实地调研中的观察表明,国家与社会的确是建构乡村秩序的两股力量,却并非一定是对抗的力量,而可能是不相交的或合作的力量;此外,市场也是影响乡村秩序的重要力量,却曾不被关注,即使关注也更多地被作为是乡村分化而不是整合的力量。[9]我们的实地调研则表明,在乡村振兴的实践中,政府、社会、市场是影响乡村秩序最重要的三股力量,如果不相交,便会形成“三秩并行”的格局;[10]如果相互支持与合作,便可能引致“三秩归一”。

  本文希望通过对山东省菏泽市电商发展的案例分析,探讨政府、社会、市场三股力量如何影响乡村发展,并在其中形塑了怎样的秩序?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体制机制又在以怎样的方式呈现?文章分为六个部分,第二部分对案例做简要介绍,第三部分讨论市场力量建构的经济秩序,第四部分剖析家庭回归呈现的社会秩序,第五部分分析政府服务形成的政治秩序,第六部分对文章的讨论与分析进行归纳。

作者简介

姓名:邱泽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