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头条
陈奉林:在平实与理性中观察日本 ——读张玉来著《平成时代(1989—2019)日本衰退的虚与实》
2020年08月15日 17:03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15期 作者:陈奉林 字号
关键词:日本;甲午战争;日本教习

内容摘要:

关键词:日本;甲午战争;日本教习

作者简介:

  自从甲午战争失败以来,中国开始破天荒地重视日本,研究日本,出现过大规模的“日本热”。从那时起,不仅有众多的革命热血青年东渡日本,寻求救国富强之道,也有许多先驱者留下观察和研究日本的著作。正是有了这些著作,我们才对邻国日本有了正确的了解,帮助我们克服传统的妄自尊大的痼疾。汪向荣先生在《日本教习》中说:“在这一背景下,成千上万的中国青年东渡到日本,不是求学,就是游历;成批的官吏,也在游历考察的名义下涌到日本。”时至今日,斗转星移,时过境迁,中国和日本社会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实非昔比,但是关注和了解日本社会的发展状况以及向未来发展延伸的时代动向,对我国来说是十分必要的,也是民族健康心理的表现。

  学术研究之所以有意义,不仅因为它是研究者对事物本质与规律的把握,同时也是作者本人思想基础、认识水平和学术能力的集中展现,更是大变革时代学者们自觉地参与到社会变革的具体行动。中国史学研究历来讲究“通古今之变”、“资治”与明道,总结历史经验,为社会提供不断进步的力量。如何看待刚刚过去的日本平成时代这段历史,国内已有人作过不少的探讨,各种观点纷呈,异见迭出,反映出中国国内日本研究的热烈景象,无疑拓展了人们的思维空间,扩大了人们的视野。在各种探讨当中,我觉得张玉来博士撰写的《平成时代(1989—2019)日本衰退的虚与实》(天津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下称《平成时代》)很有特色,是这个景象热之一角,写得具体真实,不囿成说,整体勾画出了日本社会的全貌,在几个重大问题上确立了自己对问题总的根本性的看法,读后确实给人以清新厚重之感。

  长期以来,国内对日本的研究主题大多是围绕着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的影响、日本近代以来对外扩张以及战后追随美国冷战等问题展开的,意识形态对立的味道甚浓,深深打上时代的烙印。上个世纪70年代中日建交以后,日本社会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与两国关系又成为研究的主题。在经过经济高增长以后,日本国内经历了许多变化,直接影响了它的内政与外交。这些都是在经济成功之后出现的新问题。平成时期社会发展整体平稳,不同于明治时期、大正时期和昭和时期,对其作出富有时代感的历史性总结,是有其价值的。细察《平成时代》在几个重大问题上的用心用力,以及评断社会问题的标准,参之以今日所处百年未有之形势,可以发现它的与众不同之处。作为读者,我的感受最深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对日本社会的整体把握是准确的。《平成时代》没有随波逐流的人云亦云,也没有书斋里随意性的举例说明,而是在理性当中进行观察,看到日本在新形势下的进一步发展。全书把日本置于全球性的整体关联中去研究把握,解析世界视角下的社会转型问题。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日本依靠自己的经济力、科技力与有利的国际环境,试图摆脱战后体制的限制,完成从经济大国、技术大国走向政治大国的目标,成为正常国家,把摆脱战后体制作为日本面临的最大课题。  

  在看待日本经济发展中出现的诸多问题上,该著并没有停留在“失去的二十年”或“失去的三十年”的简单叙事定性上,而是看到这期间日本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看到日本制造业的适时转型。日本国内市场狭小,自然资源缺乏,同时国内又积累了大量的技术与资金,因此在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不失时机地实施了企业战略转型,重点发展了那些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品,提高了在国际上制造业的赢利水平。有材料统计,2006年制造业大企业销售利润率已达到6.7%,中小企业平均利润率也达到了3.9%,2017年制造业大企业销售利润率达到8.11%,中小企业实现了4.5%利润的历史性记录(第140页)。

  其次,实事求是的分析方法贯穿了《平成时代》全书。应该说,本书是分析式研究,而不是叙述式研究。分析式研究与叙述式研究的最大不同,在于前者是以具体的材料作为分析,强调逻辑关系,考察发展过程中的诸问题,以及产生的社会历史根源,立论有据,结论经得起实践与时间的检验;而后者只是叙述基本过程,流水账式的记载记述,跟着别人的脚步走,没有理论分析与归纳,除了介绍基本过程外再没有深层次的考察分析,更没有对规律的阐释和把握。平成时期日本社会出现了许多问题,如泡沫经济崩溃、频繁的自然灾害,社会老龄化、少子化与不婚不育,还有股市暴跌、金融机构倒闭等问题,这些问题的集中出现使日本社会进入了长期低迷徘徊当中,困扰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该书提出了许多新观点,看到日本为克服诸多问题采取的一系列行动,“尽管日本国内生产总值长期徘徊不前,但由于日本企业不断深耕全球市场,其全球化经营水平却不断深化。……平成时代,日本在科学技术方面也取得了显著成就,其中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诺贝尔奖得主。截至2018年10月,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已达24人(仅限日本国籍),其中,有17人是在平成时代获此殊荣。”(《前言》)以今天的情况来看,这些都是日本突破长期以来社会发展低迷的努力,与其说是应对社会一时之需,勿宁说是在创造着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观。只有冷静观察,才能洞悉问题的真相。

  突出现代科学与生产方式在社会发展中的强大作用,是本书的一大特点,也是作者的鲜明观点。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一直在学习西方,甚至提出“以欧美文明为目标”,大量引进西方的科技、思想与生产方式,确立了在亚洲的工业强国地位,奠定了亚洲第一个工业化国家的物质基础;二战后又通过大量引进西方技术和自主创新,很快实现了经济崛起,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第二号工业强国。战后几十年发展,已经走出了单纯地学习与模仿,在多方面树立起了大国形象。大国形象的建立并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也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建立起来的,它有一个长期的积累过程。该书对日本经济大国、技术大国、产业大国以及不断追求中的军事大国梦想的叙述,其实都是紧紧围绕着一个重要核心问题——科技展开的,层层深入,抽丝剥茧,让我们看到工业、科学和实用科技在日本社会变革中的革命性作用。作者之所以在书中强调现代科技在社会发展中的决定性作用,是看到工业文明已经渗入到社会的所有领域并成为主导性的力量,如果没有这个魔力般的主导性力量,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实现崛起,参与世界大国竞争的。这是该书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

  第三,突出了世界视角在日本研究中的作用。即便研究东亚角落的日本,也同样需要世界眼光,狭窄的视野与缺乏系统性的研究是无法看清变动中日本的,也是无法驾驭这个庞大课题的,作者指出:“‘蕞尔小国’曾被很多中国人用来形容日本这个国家,这恐怕更多是站在自我为泱泱大国的立场上了。在当前193个联合国会员国(2012年)当中,显然,日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小国。要想正确认识日本,应该从这个国际视角出发,特别是依据一些重要事实为更好。”在《后记》中作者仍然强调“更广阔的国际视角更是我们深入了解和认识对象的主要方法”。可以说,以国际视角来观察和研究日本已经在书中得到了彻底的贯彻,而且上升到了方法论。正因为如此,作者始终把日本放在国际上去比较,去思考,这样才能准确地评断日本在国际上的准确位置、发展阶段以及向未来发展延伸的基本动向。对于研究国别问题这个视角意义重大,可以拓展研究者的思维,做出有价值的结论。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平成时代》是对日本平成30年历史进程的基本总结,内容充实,条分缕析,代表了一位青年学者的思考,尤其把经济学、历史学、国际关系学、社会学以及军事学等多学科融为一体,展示出一幅色彩斑斓的日本历史画卷,令我们倍感兴趣,也给读者带来了若干有益的新知识。我们要继承先贤“成一家之言,通古今之变”以及“欲求超越,必先汇通”的中国历史传统,日本的经验可以引为我们可以攻玉的他山之石,在吸收、借鉴日本有益经验中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陈奉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