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原创专区
柴晓琴:读书涵养我的灵魂
2020年03月27日 19: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柴晓琴 字号
关键词:读书;灵魂;书籍;爱因斯坦;马克思

内容摘要:

关键词:读书;灵魂;书籍;爱因斯坦;马克思

作者简介:

  说到书,肯定每个人都有好多话想说,我也一直想写写我读过的书,但是好长时间总也没动笔,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有些怠惰,另一方面想到这么些年读过的书太过庞杂,要梳理思路写出来,一时还真不容易。

  书的重要作用毋庸置疑。对书籍的热爱程度可以反映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乃至个人的文明素质和文化修养。曾经诞生过爱因斯坦、马克思、弗洛伊德这些人类精英的伟大民族——犹太民族,人均阅读图书量可以达到每年64本,足以说明书籍的力量。

  我从2003年起开始记录自己精读过的书名的,每年的平均阅读量54本,还没达到犹太民族的平均阅读量。

  自己平常做事的时候,好像常常是带着“功利心”的,做事情喜欢考虑怎样能经济又“有用”。但唯独读书,我好像从来不功利,从没在读书的时候想着书要有何“用”。还总能想起一段话里说过的:一块精美的蛋糕,我们把它送入口中,只是为了品尝它的香甜,而不是为了某天向别人炫耀我吃过蛋糕,也不是为将来某一天可能饿肚子而储存更多热量。在享受之外,没有其他功利心。书就像我的“蛋糕”,只是为了品尝。

  读书有时会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还有人会说:读书都读成书呆子了,读那么多有什么用!在读书这件事上,我是不管别人说什么的,别人说别人的,我读我的书。现在想想,当时的我貌似真的“傻” 了些,但是我对自己的感觉是,比自己没读书的时候心里敞亮多了,这也只有我自己了解,别人又怎么会了解呢?而且别人的嘲讽都和他自己有关,也许是自己想读而不得,因而嫉妒;也许是害怕他自己变得呆傻,不敢做。实质是无论读不读书的人,他都不会否定书的力量,这才是世界的一个真相。

  读书可以让总体素养提高,如今看来,在我的身上,书是起到了支撑作用的。

  我读书的状态大概分两个阶段:大学毕业前是一个状态,大学毕业后是另一个状态。大学毕业前读的书多依托于语文这个学科;大学毕业后,开始自由阅读,至今已积累有500多本书的书目。

  先聊聊前一个状态。毕业前,自己所读的书全和“语文”有关。语文是我读书的启蒙与起始。高考前的阶段,我身边的同学们开始用心关注学习,因为自己成绩还不错,就常有些同学问我的语文是怎么学的。我当时答不上来,因为没有梳理过,觉得就是那样自然而然地学,既然一样的学,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算是有了个小小的答案。

  当自己在小学低年级完成了2000个常用字的识字任务后,就具备了熟练阅读的能力。我自己独立自主地开始阅读是什么时候,我已记不清了,只知道当时年龄很小。每个学期的新书发下来的时候,我回到家的第一项任务一定是用半天的时间,将崭新的语文课本一字不落地读一遍。阅读方式不是从头到尾,而是先选我最喜欢的文章题目,一篇文章读完,往后翻,如果是喜欢的,就继续一页一页读下去,直到翻到不太喜欢的课文时,停下来。再返回目录选其次喜欢的文章。以此循环,最后将书从头到尾翻一遍,把最不喜欢的文章也全扫视一遍。这些我所谓的“不喜欢的文章”,也都是好文章。最后的结果就成了:在我疲劳时所剩的最后的文章都给了我意外的惊喜,将疲劳也一扫而空。后来所有的语文书自然是从头到尾都看过一遍,甚至有点强迫症似的连习题、思考、附录都全读完。在看完这一遍之前我是无论如何不会选别的活动的,直到读完之后我才会去选别的活动去玩耍。

  那年那样特殊的阅读经历让我感到特殊的快乐。我还一直以为别人都是那样看书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阅读的。现在好多书我依然用这一方法阅读,选最喜欢的开始循环,没有从第一篇往后读到最后一篇,效果却很好,效率也高。不知道这个方法算不算是对自己一种无心插柳的特殊照顾。

  很巧的是,我后来听到北京一所学校的校长曾经是一位优秀的语文教师,他的语文教学方法是:用三天就能学完的语文课本何必浪费半年的时间,就让学生用三天学完,之后的语文课堂上让学生读书,每学期每个孩子能达到100万字的阅读量。我自己的语文学习步骤与他的竟不谋而合。他给孩子们三天,我给自己半天最多一天时间。他把这一理念推广到一个学校又一个学校,而我没把我的读书方法告诉过任何人。只因为我一直以为我的方法是人人都知道,我也不必说出来的一些废话。现在才觉得,这个看法并不那么恰当。所有的话,也会有人曾说过,所有的事情,也会有人做过,别人说的你再听一遍,你再说一遍又有什么关系。 

  上课时,我会很开心地听讲,听到我已熟悉的文章,对文章作者出处在课堂上了解得更多了。课下,节选的课文我就去找全文来读,全文是选集里的,就去找选集,以自己的条件,能找多少就找多少,不管找多久,最后总要读到,这也是纵贯我一生阅读的“大语文”,其实就是整本书的阅读。比如学了《少年闰土》一课,我就去找《故乡》,《故乡》读过就去找《呐喊》《彷徨》,这些都读过了就去找《鲁迅小说全集》,小说全集读过再去读《鲁迅全集》。学了《鸿门宴》就读《项羽本纪》,读完《项羽本纪》《陈涉世家》《廉颇蔺相如列传》,就读《史记》,读“前四史”,读过后读“二十四史”、《资治通鉴》。读过《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后,就去读《忠义水浒传》,读过《草船借箭》,就去读《三国演义》,读过《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后就去读《红楼梦》,读过若干遍之后,越来越理解“四大名著”真正是中国的文化密码。

  不仅语文课本这样读,其他的除了数学课本以外的一切人文读本,我都是这样一字不落地读,社会、自然、常识、历史、地理、生物……这也是我的大语文。物理化学是不太容易一字不落读完的,文理分科之后,我也就乐得放下那些理科的课本了。现有教育体制下,我靠着我的“大语文”来考大学。其实,我一直不太知道,这样的阅读法,就算不听课,语文成绩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我的语文成绩在学生时代无意中一直很好,成绩的确不能代表全部,但是至少说明自己对语文课的喜爱。并在这喜爱之下,读了很多优秀的书籍。我从来没有为了成绩去阅读,对阅读,我依然不懂“功利”二字。

  读了大学,自然毫无疑问是要选“中文系”的。在大学里,所有的课本我依然也都是要从头到尾都读的。有所区别的是,那时候的课本要精读的话,就不可能在一天内全读完了。于是,自己每天读一部分,坚持时日,都在相应课前读完了,还加了些密密麻麻的笔记圈点。大学里老师的课不再会全照“课本”来了,我依旧使用我原来的阅读法,这个阶段会阅读一些优秀推荐书目里的书,比如“大学生推荐必读书一百部”等。与“语文课本”目录选书比起来,算是多了一条线索,而且那时有了更广阔的阅读空间,比如图书馆,我只需照着自己的“菜单”点菜就可以了。

  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工作过程也是在“读书”,那些含英咀华、余香满口的日子,多数是在新华书店度过的。每天中午我会去泡2个小时,读畅销书,也读长销书;随意阅读,速读、选读、略读,也精读,任由感觉。

  唐代有位著名学者李善,因为喜欢读书,学贯古今,人们给送了个外号叫“书簏”,也就是书柜,尽管被称这个外号,他却给《昭明文选》做了注,而且以讲授《文选》为业,使“文选学”成为一门显学,留名千古。我不想做“书簏”,但想做“书的河”,在缓缓流淌中,与爱书的人温馨地交流,静静地分享。

  

作者简介

姓名:柴晓琴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