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刘彦宁:新时代如何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
2018年09月18日 08:43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作者:刘彦宁 字号
关键词:立法工作;地方立法;法规草案;民主立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立法;权限;依法治国;公民;坚持

内容摘要:地方立法工作必须毫不动摇地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导,自觉将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贯穿于立法全过程和各方面,全面推进良法善治。一、对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认识立法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既要强调科学性,又要强调民主性,更要强调合法性,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二、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原因总的来看,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在立法工作中,把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要求贯穿于地方立法工作的各个环节,不断完善工作机制和相关制度,立法质量不断提高,立法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

关键词:立法工作;地方立法;法规草案;民主立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科学立法;权限;依法治国;公民;坚持

作者简介: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党的十九大把坚持全面依法治国确立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重要内容,明确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总目标,同时对深化依法治国实践作出全面部署。立法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基础,是实行法治的前提。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这是新时代对立法工作的纲领性要求,也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加强和改进地方立法工作的行动指南和根本遵循。地方立法工作必须毫不动摇地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导,自觉将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贯穿于立法全过程和各方面,全面推进良法善治。

  一、对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认识

  立法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既要强调科学性,又要强调民主性,更要强调合法性,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科学立法要求立法过程中尊重和体现规律,既要体现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的客观规律,科学合理地规范权力与责任,界定权利与义务,使立法符合实际,准确反映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同时又要体现立法工作本身的规律,遵循立法程序,注重立法技术,切实提高法律的针对性、及时性、系统性、协调性。民主立法要求立法过程中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在立法工作中贯彻党的群众路线,通过座谈、听证、评估、公布法律草案等途径推动和保障公民有序参与立法,使立法更好地汇聚民意、集中民智,体现人民的利益和需求。依法立法要求依照立法权限和立法程序立法,始终把维护法制统一作为高压线,遵守宪法法律设定的程序和权限边界,在审议修改法规时牢牢把握“不抵触”原则。十九大报告中首次将依法立法与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相并列,体现了我们党立法原则的重大变化,这是在新时代对立法工作提出的更高要求。科学立法更多地体现在内容上,民主立法更多地体现在过程中,而依法立法主要体现在机制上,是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前提和保障,三者结合既是对立法工作的基本要求,也是提高立法质量、维护法制统一、实现良法善治的根本途径。

  二、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和原因

  总的来看,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在立法工作中,把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要求贯穿于地方立法工作的各个环节,不断完善工作机制和相关制度,立法质量不断提高,立法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立法选项重点不够突出,针对性不强,对设区的市立法权限把握不准。主要原因是尚未确立科学合理的立法选项标准,对征集到的法规项目不能充分进行合法性、必要性、科学性、可行性、立项条件成熟度的研究论证,确立的立法选项针对性不强,重点也不够突出。对设区的市在立法选项中是否超越立法法规定的权限范围,认识不是很清晰,往往需要向有关方面进行请示或沟通。存在这样的问题,既有认识不到位的原因,也有研究不深入、论证不充分的因素,同时也与立法理论探索的渐进过程和认知差异有关。

  维护法制统一的任务仍然繁重。总的来说,能够按照立法权限开展工作,严格遵守“不抵触”原则。但在立法实践中,有时对维护统一性和强调灵活性上把握不准,尤其是对于一些似是而非的事项,往往更多地从自身角度考虑,存在打“擦边球”和“隐形突破”的情形。另外法规的修改废止工作不够及时,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法制统一。

  部门利益法制化倾向仍然存在。实践中,虽然通过各种形式广泛征求社会各方面对立法规划和立法计划的意见建议,由于各种原因,最终立法项目的绝大多数,还是由政府提出并由政府相关部门起草,形成的法规草案较多地显现了部门化特征,将部门利益内含其中,而对管理相对人合法权益保护的条款往往不够充分。

  民众参与地方立法的广度和深度不够。一是在现行立法体制下,提出议案的主体范围过于狭窄,公民、社会团体组织缺乏参与立法的积极性和热情。二是采取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多种形式听取有关部门、组织和公民的意见,但由于公众参与的程序和相关制度不够完善,实践中效果并不理想。三是在立法公开方面尚未形成完善规范的制度设计。立法信息公开程度不够,公开渠道有限,制约了公众参与立法的积极性。即使是公开,也是通过报纸、网络全文公布法规草案,征求意见的针对性不强,反馈意见少,效果不尽如人意。

  立法精细化、系统化有待进一步加强。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客观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尤其是上位法的出台、修改,法律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的变化,造成地方性法规的部分规定与上位法规定不尽一致;有的法规的原则性、指导性条款过多,操作性不强;部分地方性法规设定的行政审批许可事项不符合当前中央提出的充分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精神,需要进一步修改完善。

  立法观念有待进一步改进。有关部门起草法规草案,存在贪大求全的思想,有的为追求体例结构完整,过多照抄照搬上位法和其他省区相关法规条款,特色不明显,尤其是民族自治地方的立法权限、立法优势没有发挥出来;法规草案中重行政管理,轻服务,重行政处置、行政许可的设定,轻管理相对人权益保护的现象也时有存在。

  立法服务力量还不能完全适应当前地方立法服务工作需要。立法工作本身,是一项繁重的脑力劳动。从人大立法工作层面来看,工作头绪多,任务繁重。目前的机构设置不够健全,人员力量不足,制约了立法服务工作的进一步开展。

作者简介

姓名:刘彦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