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科技时代人文社会科学可以做些什么
2018年08月15日 09:27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胡明艳 字号
关键词:人文社会科学;科学技术;人工智能;科技;科学家

内容摘要:自17世纪近代科学诞生以来,尤其是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向人类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改天换地的能力。几百年间2018年6月,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发表了一篇题为《启蒙如何终结》的文章,表达了人文学科领域滞后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担忧。

关键词:人文社会科学;科学技术;人工智能;科技;科学家

作者简介:

  自17世纪近代科学诞生以来,尤其是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向人类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改天换地的能力。几百年间,整个人类物质文明的大厦全部建立在现代科学理论和技术力量的基础之上。科学所获得的辉煌成就是以往任何一种知识体系从未有过的,技术也成了造就人类社会变化最强大的力量。人类正处在史无前例的科技时代,不仅是周遭世界,就连人类自身的生命、行为、认知乃至意识、情感和道德也面临着被科技手段深度改造的前景。如果我们把世界想象成一列火车,那么,坐在这列火车上的全体人类正在科学技术的驱动下向着未知呼啸前行。对此,我们是只需为愈来愈快的行驶速度欢呼雀跃,还是应该冷静追问我们正在驶向何方?科技时代,擅长追问与反思的人文社会科学可以做些什么?

  启蒙并未终结

  2018年6月,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发表了一篇题为《启蒙如何终结》的文章,表达了人文学科领域滞后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担忧。曾经的启蒙时代,是人文学科领域的思想弄潮儿引领整个人类社会的风向。技术被用来传播某项新的哲学见解。可是今天,人文学科界对正在迅速发展并将深刻改变人类社会的人工智能技术缺乏了解,或者被人工智能的能力所吓倒,遑论引领技术发展。与此同时,科学界专注探索其成就的技术可能性,技术界专注于技术的商业前景,二者在政治和哲学方面都缺乏经验。

  早在1959年,针对当时英国有科学家不知道莎士比亚、有文学家不懂得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状况,兼具科学家和小说家两种角色的C.P.斯诺在剑桥作了一次著名的演讲,谈及“两种文化”,指出了当时英国在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之间的隔阂,即,由于科学家与人文学者在教育背景、学科训练、研究对象以及所使用的方法和工具等诸多方面存在差异,这两个群体关于文化的基本理念和价值判断经常处于相互对立的位置,彼此互不往来甚至相互鄙视。斯诺希望两种文化之间能多多沟通理解。不过,那时的英国重文轻理,所以,斯诺更多批判的是人文知识分子的傲慢和自负,替科学家群体打抱不平。

  然而,今天这种状况似乎颠倒过来了:恰恰是科技界强盛发达,人文社科界式微衰退。如果按照康德的说法,启蒙就是要有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智,那么,今天这个科技时代,人类是否还可以鼓起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智选择前行的方向,不迷失在科技高速发展带来的惶惑之中?在笔者看来,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科技时代,科学技术自身的样态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需要携手人文社会科学才能共同应对挑战。人类的启蒙运动并未终结,只是之前的启蒙片面地仰赖工具理性,逐渐抛弃了价值理性。现在,是时候让以人文社科所代表的价值理性回归了。

作者简介

姓名:胡明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