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推动虚实平衡 强化实体经济发展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2017年12月05日 12:29 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刘志彪 王宇 字号

内容摘要:核心观点◎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区分的关键在于经济活动是否为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提供有用的产品和服务,并最终创造社会财富。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和泡沫经济的界定很多人习惯用经济活动的形式来界定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认为:一二产业由于生产的是有形的物质产品,因此天然是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由于价值占比高,更是被看成实体经济的主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可为新经济的发展提供深厚的产业基础和市场机遇,新兴产业的发展可通过技术扩散,实现新旧产业的联动与融合,实现可持续的健康发展。新旧产业协同发展,关键在于制定产业政策时,要优先选择扶持那些具有交叉性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鼓励新兴企业和传统企业在技术研发、市场开发上相互合作,组成企业联盟来推广具有新旧融合性质的经济发展模式。

关键词:虚拟经济;传统产业;创新;融资;融合;企业;形成;供给;经济发展;生产能力

作者简介:

  核心观点

  ◎ 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区分的关键在于经济活动是否为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提供有用的产品和服务,并最终创造社会财富。

  ◎ 我国实体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主要表现为“实体经济不实,虚拟经济过虚,虚实分裂对立”,没有很好地形成良性互动。

  ◎ 振兴实体经济的基本思路应该是在引导经济发展脱虚向实的同时,推动以虚促实和新旧产业融合。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 ”实体经济既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主要着力点,又是打造协同发展的现代化产业体系的要素之一。切实提高实体经济的发展质量,是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抓手,也是解决我国当前结构性失衡问题的关键点。

  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和泡沫经济的界定

  很多人习惯用经济活动的形式来界定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认为:一二产业由于生产的是有形的物质产品,因此天然是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由于价值占比高,更是被看成实体经济的主力;服务业作为第三产业提供的是非物质性的服务,金融业是虚拟经济的主要代表。我们认为,纯按照生产方式来界定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是存在一定问题的,区分的关键在于经济活动是否为人类的生产和消费提供有用的产品和服务,并最终创造社会财富。如果经济活动能够实现上述目标,就应当将其划分为实体经济;如果仅仅是影响财富的分配而并没有增加财富总量,就可以认为是虚拟经济。现实中,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并非总是界限分明,很多时候存在着相互重叠甚至是相互转化的情况。以房地产业为例,用来住的房子就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但用来炒的房子尽管也是实物,却属于虚拟经济。关于泡沫经济,我们认为它是指超出市场真实需求的那部分无效供给活动,因此判断泡沫的标准是供需是否平衡,与生产形式、生产性质也没有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中都可能存在泡沫经济,前者的代表性例子是产能过剩,而后者是次贷危机。

  当前,我国实体经济发展遇到了一些困难,一定程度上表现为“实体经济不实,虚拟经济过虚,虚实分裂对立”,没有很好地形成良性互动。一是部分实体经济部门产能过剩严重,盈利率较低。一方面以钢铁、水泥和煤炭为代表的传统产业生产能力严重闲置,另一方面产能过剩现象也逐步蔓延到风电和光伏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超额供给导致市场竞争过度,实体经济部门的盈利率低于社会平均水平。同时随着要素成本持续上升,许多实体企业亏损加剧,只能依靠银行输血勉强维持,导致大量社会资源被锁定在低效率行业,遏制了新兴产业的发展,同时也在实体经济内部持续积累泡沫风险。二是实体经济从 “汗水经济”向“头脑经济”转型困难。在过去几十年中,我国充分利用了第一波全球化的机遇,从低端切入全球价值链,迅速实现了生产能力扩张,经济常态从商品短缺转变为商品过剩。但很多企业由于缺乏核心专利和创新能力,无法转型进入高端消费市场,只能在低端市场中过度竞争,加剧了产能过剩。近年来,伴随着资源和人口红利的逐步消退,这种注重“体量”发展忽视“内功修炼”的模式逐渐面临发展瓶颈。三是虚拟经济脱离实体经济形成体外循环。因为实体经济回报率较低,导致资金涌入虚拟经济,货币供应难以有效转化为现实的流动性,无法形成对商品和劳务的需求,最终对消费者需求和内需的扩大形成抑制。更重要的是,大量资本沉淀在虚拟经济内部循环中,意味着包括研发等在内的生产活动难以获得充足的资金,又会进一步阻碍企业转型升级步伐。四是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未形成良好的互动与融合。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可为新经济的发展提供深厚的产业基础和市场机遇,新兴产业的发展可通过技术扩散,实现新旧产业的联动与融合,实现可持续的健康发展。在这一轮的互联网信息革命的浪潮中,我国充分发挥后发优势,培育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创新型企业。但是,这些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经济形式并没有和传统产业形成良好的互动与融合,而是割裂发展,新动能未能有效拉动旧产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