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远古人类的世界:没有文字的考古学探索领域
2017年08月25日 08:37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淳 字号

内容摘要:我们对古人类的狩猎能力也有很大的误会。中国猿人制作的石器非常简陋,根本无法用来猎取奔跑的大型有蹄类动物。(作者为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本文据作者在上海博物馆的讲演改写).

关键词:考古学;石器;文字记载;化石;狩猎

作者简介:

  

  反映人类驯化动物的古埃及壁画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洞穴壁画——中国马

  我们对古人类的狩猎能力也有很大的误会。比如,有些自然博物馆中国猿人的复原塑像常常是肩负一头大鹿满载而归的形象。中国猿人制作的石器非常简陋,根本无法用来猎取奔跑的大型有蹄类动物。他们的智力比较低下,无法和现代人相比,也无法从事现代人那样比较复杂的狩猎行为。他们更多采取腐食的方式,即利用群体力量从猛兽口中夺取它们的猎物。采用的办法可能就是用火,火是中国猿人的战略性武器,它能使得所有猛兽退避三舍。

  文字记载的历史不到人类历史的百分之一,被称为一部长剧的最后一幕。这段没有文字的史前史主要靠考古学来探索。在这段大约300万年的时间里,人类从动物界脱胎而来,无论在体质上还是在文化上都经历了漫长的演进过程。它属于美国人类学家亨利·摩尔根所谓的蒙昧和野蛮阶段,餐风露宿,茹毛饮血。我们现在的文明社会都是从这样原始的社会发展而来的,是人类智慧和经验的创造和积累。

  考古不是盗墓,不是挖宝。考古学家是历史的侦探,他们寻找古代人类留下的遗物和遗迹,以此探究我们古代先民的思想和行为。他们将各种零星和残缺不全的证据拼复起来,从而复原我们人类已逝的历史。由于人类的早期历史没有文字记载,因此世界各个民族和各种宗教都有各自的创世神话,而这种传说和神话往往对我们认识自身的起源会产生很大影响。

  考古学家忙忙碌碌,有的像地质学家,在不毛之地寻找远古人类的化石;有的像农民,在野外抢救受到基建或其他土地改造项目威胁的古代遗址和墓葬;有的像潜水员,在水下打捞古代沉船或被水淹没的遗迹。但是,这门学科有三项战略性基石,这就是对人类起源、农业起源和文明与国家起源的探索,它们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下文的介绍将涉及前两项战略性研究的现状。

  人类的来历

  20世纪上半叶,当北京周口店发现中国猿人化石的时候,达尔文从猿到人的假设才被学界接受。比中国猿人发现更早的南方古猿、尼安德特人和爪哇猿人化石,他们在人类演化中的地位因为各种原因而被学界否定。当时将中国猿人起名为“猿人”,是认为这类化石还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处于从猿到人的过渡阶段。现在我们知道,中国猿人的时代较晚,而且他的学名也被“直立人”所取代。

  20世纪中叶,东非出土了大量的早期人类化石,完全改变了我们对自身来历的认识。首先,人类的起源地是在非洲,而非20世纪初所认为的那样是在亚洲。第二,人类起源的时间大大推前到大约300万年前,而非中国猿人所代表的50—60万年前。第三,人类演化的轨迹是像树杈或藤曼那样的复杂过程,而非像过去想象那样的直线演进过程——从猿人向古人再发展到新人(现代人)的递进。人类的早期演化阶段有许多亚种,他们相互竞争,并行发展,优胜劣汰,最后现代智人胜出。南方古猿人、猿人和尼安德特人都是演化过程中的绝灭旁支,世界上所有的现代人都是2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一位“祖母”的后裔。这一分子人类学线粒体DNA的重要发现被称为现代人起源的“夏娃理论”。

  早在20世纪20年代,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的解剖学教授达特在一处叫塔昂的采石场发现了一具破碎的幼童头骨化石,带有许多人类的特点。达特意识到他可能发现了人类祖先的化石,1925年他在英国《自然》杂志上宣布了这一发现,将塔昂幼儿化石称为“南方古猿”。

  但是,他的看法受到了学界的反对,认为这是一具黑猩猩幼体的化石,并对它为何会出现在南非深感疑惑,因为南非从未存在过黑猩猩栖息所需的那种热带雨林环境。尽管达特的结论受到了冷遇,但是他得到了一位苏格兰古生物学家布鲁诺的支持,后者于1936年在南非矿区发现了一具成年南方古猿的脑内膜化石。这件化石非常特别,脸部扁平,颌骨厚重,门齿和犬齿很小,其形态与塔昂幼儿差别如此之大,看来南非曾经生活过两种体态迥异的南方古猿。布鲁诺将其命名为“傍人粗壮种”。

  后来科学家才弄清,大约在250万年前,南非只生活着一种以塔昂幼儿为代表的南猿非洲种(又叫纤细种)。到了200万到150万年前,南非生活着两种人科动物,除了非洲种外,另一种就是南方古猿粗壮种(傍人)。

  大约与此同时,另一位探索者也在东非默默无闻地工作,他就是肯尼亚内罗毕柯林顿博物馆馆长路易斯·利基。早在1911年,一位德国昆虫学家发现了东非的奥杜威峡谷,那是地壳运动形成的一条巨大裂谷,将几百万年前的堆积暴露在地表。直到1931年,利基才争取到资助,前往奥杜威峡谷进行勘查。经过了近30年的不懈努力,利基的夫人玛丽·利基在1960年发现了一具成年男性的头骨,很像南非古猿粗壮种。利基将其命名为“东非人鲍氏种”。将其归入人属,是因为在出土地点附近发现了石器。但是后来,利基的儿子乔纳森在东非人化石附近又发现了更进步的“能人”,于是认为后者才是这些石器的制造者。

  1967年,利基的次子理查德和美国考古学家艾萨克在肯尼亚图卡纳湖东面的库彼福拉发现了大量的南猿化石,大多是鲍氏种,并将他们的生存年代推前到250万年

  前。1972年,他们在那里发现了1470号头骨,采用钾氩法对火山灰的测定,年代在200万年前。这具头骨脑量较大,有775毫升,眉脊较弱,重量较轻,所以在分类上被归于人属。科学家认为,这类人科动物在智力和适应能力上比南猿粗壮种更强,最后导致了后者的绝灭。

  1973年,一支法国和美国的联合考察队在埃塞俄比亚一处叫做哈达的不毛之地发现了一具更古老的南猿化石,距今约300万年,被命名为“南方古猿阿法种”,绰号“露西”。这具化石保留了大约40%的身体骨骼,可以知道他们已经能像我们一样直立行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