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打算研究“宗教”的青年费孝通
2017年02月17日 09:20 来源:文汇报 作者:梁永佳 字号

内容摘要:费孝通与马林诺夫斯基通信中的一封(原件扫描,藏于耶鲁大学档案馆) ,也是唯一一封费孝通先生的英文手写信件。

关键词:费孝通;宗教;研究;青年;祖先

作者简介:

   

  费孝通与马林诺夫斯基通信中的一封(原件扫描,藏于耶鲁大学档案馆),也是唯一一封费孝通先生的英文手写信件。这封信是第一次公开,此前中外学界无人提及。

  学界普遍认为,费先生不太重视宗教,认为它对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意义不大。但费马通信说明情况并非如此,青年费孝通认为 “祖先崇拜” 就是中国的宗教,值得长期研究。

  我已决定9月30日从法国上船,等不到我的书在英国出版了。我急着回去。吴[文藻]博士已经去云南创建我们的研究所了。我已经制定了一个长远计划,打算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我希望去田野工作之前得到您的批准。”

  这段话摘自费孝通写给马林诺夫斯基的书信,时间是1938年9月10日。此时, 28岁的费孝通刚刚获得博士学位,《江村经济》也脱稿付梓了,他即将启程回国。临行前,费孝通从伦敦寄信,辞别正在意大利小城博兹阿诺度假的导师。青年费孝通向马林诺夫斯基明确表示,自己的长远计划是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

  这与我们熟知的费孝通先生颇为不同。学界普遍认为,费先生不太重视宗教,认为它对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意义不大。但费马通信说明情况并非如此,青年费孝通认为 “祖先崇拜” 就是中国的宗教,值得长期研究。

  费孝通的导师马林诺夫斯基是人类学一代宗师,特别欣赏这位中国弟子的才华,称他“值得我给予极大关注。我在他身上花了很多时间,双方受益良多”。马氏给他开小灶,让他到自己家里逐字逐句把论文草稿读给自己听,催促他赶在自己赴美之前完成答辩。马氏还跟梅贻琦说,自己将通信指导费孝通回国后的研究。临别,马先生又把为《江村经济》做序的稿费送给费孝通。在地球另一端,费孝通的业师吴文藻博士已经在昆明等着他加盟自己的研究所,开展实地调查。此时,中国东部已然沦陷,很多人的研究戛然而止,能到大后方展开实地调查,算得上一种学术奢侈了。青年费孝通不可能不清楚自己肩上的重任,更不可能随便想个题目应付继续指导他的马先生。“研究中国宗教,即祖先崇拜”的“长远计划”,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的。

  为何选择“宗教”做课题?费先生晚年回忆提供了一些线索:“在通过我的博士论文《江村经济》答辩时,马老师认为我的文章只是描绘了中国江南一个农村的农民,从生产到消费过程中物质生活长卷的开始,他要我回国后慢慢再深入,继续描绘这幅长卷的其他画面,包括信仰、风俗等意识形态方面的、高层次文化内涵的文章,他甚至为我想好了第二本书的名字:Earthbound China。”费先生又说,马老师当时认为“这篇论文只是你研究中国的开始,运用这种方法可以扩大研究范围,包括宗教、意识形态、语言等等”。费先生晚年经常回忆青年时代,大量细节都能得到外围资料佐证,这次也不例外。彼时,马林诺夫斯基正在构思《文化的科学理论》,研究“信仰”、“宗教”等“高层次文化”的功能,正是这本著作的旨趣,可以说,马先生的建议同样是深思熟虑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