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辛鸣:民主偏执无异于宗教极端
2015年06月29日 00:0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辛 鸣 字号

内容摘要:民主是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普遍追求,但并不存在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价值和民主形式。民主的形式,是在与一个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状况有机匹配中内生性建构的。世界上的民主均如此,美式民主也不例外。

关键词:民主;宗教;求是;极端势力;美国

作者简介:

  民主是人类社会政治发展的普遍追求,但并不存在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民主价值和民主形式。民主的价值,应在一个社会价值体系中恰当定位并得到体现;民主的形式,是在与一个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状况有机匹配中内生性建构的。世界上的民主均如此,美式民主也不例外。

  美式民主是世界上众多民主形式中的一种。它根植于美国的历史文化传统,甚至与其相对超然的地理位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对此,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曾有过评价。这些因素是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可能拥有也不可能复制与模仿的。即便如此,美式民主对于美国社会也绝非尽善尽美;而将它推向世界时,其缺陷与弊病愈发被放大。美式民主是维持美国既有强大地位的有力工具,这是政治现实。不过,这一工具主要不是甚至根本不是通过积极作为让美国更强大,而是通过让其他国家更虚弱、更动乱来维持其强大的。它的运作方式在于,把只适用于、有利于美国的美式民主包装成“普世价值”“必由之路”,向世界其他国家推销。当一些国家简单地把美式民主等同于国家强大并视之为灵丹妙药时,悲剧就已降临。

  美式民主扩张动摇他国的文化之根和价值之脉。美式民主不仅扰乱一些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动摇其文化之根、价值之脉。每一个国家和民族在长期发展中都孕育了自己的文化、积淀了自己的价值观。人类社会发展不是单线的,文化发展更是多样的,正所谓“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只有这样,文化才有活力,才能生生不息,才会有人类发展的无限可能。但美式民主的全球扩张改变了这种局面。当美式民主依凭着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而在一些国家和民族登堂入室时,这些国家和民族不能从历史发展逻辑与国际关系格局中认清自己落后挨打的原因,而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的文化出了问题,无能、落后、不存在生命力了。于是乎,在对美式民主盲目崇拜中滋生了文化的极端自卑,信念世界出现坍塌:千百年积淀下来的对国家民族的情感,在抽象的“个人”面前退避三舍;体现人性光辉的劳动尊严,被践踏在资本的脚下。生活世界出现迷茫:说话不用本民族语言,以夹带几句美式英语为“上流范”;本来是吃斋念佛的人,婚丧嫁娶却跑到基督教堂找感觉;甚至把喝可口可乐、看好莱坞大片当作与世界接轨。这些生活细节透露出的文化自卑,比公开的文化反叛更能动摇文化根基。

  宗教极端势力反弹与美式民主扩张存在直接关联。美式民主往往口惠而实不至。当一些国家和民族发现美式民主许诺的国家强大、社会安定、民众富庶无法实现,而是带来更多动荡、混乱、贫困和耻辱时,一种人们更不希望看到的现象出现了,那就是宗教极端势力反弹。让宗教赤膊上阵、走到政治前台不是正常的文化现象,而是文化的异化。这是经济政治上弱势的国家和民族对强势文化恶意侵蚀的病态回击。如果不是美式民主及其背后强势文化的粗暴干涉,改变既有社会及其文化的演进轨迹,就不会导致其文化的病变。宗教极端势力反弹的初衷是针对美式民主及其价值观的,结果却对整个世界带来伤害。最为吊诡的是,宗教极端势力反弹正是美式民主的最大“成功”。究其本质,美式民主全球扩张与宗教极端势力反弹如出一辙——当美式民主偏执到走火入魔时,宗教极端思潮中就又多了一个品种。试看,美式民主在全球扩张中那种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自恋心态,化区域经验为“普世”准则的自大心理,见不得差异、容不下不同的僵化作为,与宗教极端势力的所作所为有何差别?只不过是一个披着“文明”的外衣、装扮成“普世”的角色,一个肆无忌惮、赤裸裸罢了。这是很多宗教极端势力背后或明或暗存在美国影子的原因所在。本·拉登被美国视为心头大患,可他曾是美国在中东推行美式民主时花大价钱培养的一颗棋子。这说明,美式民主搬起全球扩张的石头,不仅会砸乱世界,也会砸伤自己的脚。

  要言之,美式民主在美国或许是橘,也许在人类政治文明发展史上可以留下一笔;但当它硬要走向全世界、包打天下时,就不可避免地变味为枳,甚至会变成为害世界的“恶之花”。

  (作者为中央党校教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