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对话
“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笔谈
2020年03月30日 14:39 来源:《中华文化论坛》2020年第2期 作者:万明 陈奉林 李雪涛 赵现海 字号
关键词:中国中外关系史;中国历史学;学科体系建设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国中外关系史;中国历史学;学科体系建设

作者简介:

  主持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万明

  主持人语: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中外关系史已经成为中国历史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学科方向,产生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当前中国改革开放的骄人业绩举世瞩目,中国已日益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跨学科探讨和交叉综合研究体现了本学科的属性意义,建立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史学三大体系,是新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需要我们做好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回顾与展望——传承与创新的工作。为此,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与《中华文化论坛》编辑部合作组织了“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笔谈。笔谈学者围绕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中存在的不足、中外关系史学科的定位、理论构建、研究方法以及拓展领域等展开了深入讨论。我们期望,这组讨论有助于构建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推动中国史与世界史研究的深度融合,携手共建彰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中国历史学三大体系。

  亟待加强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

  万 明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8月致中国史学会筹办的第二十二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贺信中指出:“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①2019年中国历史研究院成立,把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中国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建设提上讨论日程。在如何建设新时代中国古代史学科体系建设方面,我认为亟待加强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

  进入21世纪,在文化日趋多元化的国际社会中,世界各国都面临着如何更好地保护并传承本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机遇和挑战。中国是拥有五千多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历史传承绵延不绝,给我们留下了诸多优秀文化遗产,中华民族走过漫长曲折而又波澜壮阔的发展道路,中国历史中蕴涵的经验、智慧无比丰富。研究总结中国中外关系史的历史经验,对于形成中国特色历史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有着重要的意义。

  任何国家的历史,都不可能不与外界发生关系。中国自有历史以来,就处于一种与外部世界相互影响的交光互影之中。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现今的定位,是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所研究范畴(1840年以前)相对应。古代中国中外关系史的概念与内涵包括古代中外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方方面面互动关系的历史,中外关系对于人类文明发展具有重要贡献,对于中国自身的历史发展也具有重要作用,中外关系史研究不是专门的外交史、文化交流史、经济贸易史、社会生活史、科学技术史等等,而是囊括了人文社会科学所有领域的,古代中国与外部世界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历史发展进程及其历史规律的研究。所谓全球史新的全球关联与互动理念与方法,在前辈开创的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实践中早已得到践行。重要的是,这门学科诞生于鸦片战争后国人爱国主义情怀之下,研究可以使我们更好地认识中国与世界互动的历史发展进程,凸显中国独特的历史发展道路,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简略回顾

  回顾从1978年到今天,在40多年改革开放政策的大好形势下,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这首先要谈到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成立。几乎在所有高等院校的历史系都没有开设中外关系史课程的情况下,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在1981年5月成立,从而建立了一个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的广泛而高端的学术平台。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1981年5月15日在厦门成立并举行第一次学术讨论会,与会代表一致认为,中国在历史上从来不是一个孤立的与外界隔绝的国家,而是一个与外国有着2000多年相互交往过程的国家,中国与世界各地的经济文化交流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远的影响,因此应大力开展和加强中外关系史的研究。大会选举宦乡为学会名誉理事长,第一任理事长为孙毓棠。至今学会已是第九届理事会在工作。近40年来,学会每年以重大问题为主线召开学术会议(包括国际会议)50多次,出版中外关系史论丛30多辑,中外关系史译丛5辑,中外关系史通讯27辑。学会集结了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的一大批学者,会员最多时达800多人,大大拓宽、拓深了研究领域,成果丰硕,发表和出版了大量学术专著和论文。

  其次,在中西交通史基础上重新构建了中国中外关系史体系。19世纪以后中外关系史就逐步形成为一门有体系的专门学科,当时称为中西交通史。因为研究难度大,发展比较缓慢。到20世纪,由于国际形势的急剧变化,中外关系史研究的重要性也更加凸显,有远见的爱国知识分子越来越多地投入到中外关系史研究。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经历了从中西交通史向中国中外关系史的转变,在概念上提升了认识层次,认为“交通”只是中外关系中一个侧面,“中西”是中国与欧洲关系,显然比较片面,因此转变为中外关系史。无论是选题、史料,还是视角和方法都有新的变化。此外,中外关系史研究内容增多和领域扩大也是学术体系新的发展,如服务于外交现实需要,大力开展南海问题和边疆问题的研究,并在耿昇担任会长以后,将海外汉学纳入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范畴,推动了中外关系史研究队伍不断扩大,不仅大量译介西方汉学学术论著到中国,而且加强了国际间的学术交流,学术影响持续提高,进入国际学术前沿,具备与国际一流学者对话的能力。与此同时,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致力于原创性的中外关系史实研究,关注方法论的创新,为中国历史学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做出了贡献。

  40年来,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成绩斐然,新时代迎来了发展新契机,也提出了构建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的新任务,为了推动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的日益完善,在此略抒管见:

  二、关于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的新定位

  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是中国历史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发掘利用中外文献史料研究古代中外关系,通古今之变,融中外之学,探讨古代人类经济文化交流与社会交往进程及其思想观念的特点与规律,为当今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提供历史借鉴。

  中国中外关系史是一门跨学科的综合性学科。在学科研究方法上,就当时丝绸之路热的现状,我在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初提议关注整体性、互动性、关联性,即整体视野下的丝绸之路,探讨各条丝绸之路之间具有互动与关联的关系,这是以往研究的薄弱之处,需要新视野与新综合研究;在学科建设上,还应不断拓宽研究领域,如最近我提出全球史视野下海上丝绸之路延伸发展的新样态——白银之路的概念,进一步拓宽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并与全球化研究相联系,指出16世纪中国不是被动纳入西方世界体系,明代中国积极参与了全球第一个经济体系构建,对经济全球化开端做出了历史性贡献。这有待全面开展研究。

  三、中外关系史研究中存在的不足

  当前中外关系史研究中客观存在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研究结构失衡:在“一带一路”国家倡议下,丝绸之路研究热,集中在汉唐,汉唐以后各个历史时期与中外关系史相关的重要问题有些尚未纳入研究视野;而国别与区域之间中外交往研究薄弱,甚至已成为“冷门”“绝学”;研究参差不齐的状况,需要有所转变。

  (二)研究内容碎片化:研究微观考证居多,宏观思考严重不足;偏重经验叙事,欠缺理论解释力;或者引进外国国际关系理论,套用在中外关系历史上,难免削足适履。今后应加强理论素养的提高,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加强宏观思辨,从中国本土历史经验中提炼理论。

  四、思考与建议

  加强当代中国中外关系史的学科体系建设,应当厘清中国中外关系史的学科属性,长期以来一般是将中国中外关系史划归中国史范畴。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不断发展提高,近年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涉及古代中外关系史内容的丝绸之路研究进入史学前沿,取得重大进展,很多高校建立丝绸之路研究院;而随着全球化推进,也有不少高校建立了全球史研究院。尽管如此,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现象。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约稿撰写《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40年》,由于没有个人可以承担如此宽广的综合学科综述的艰巨任务,于是找到中外关系史学会。当我接下任务,才真正了解到目前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发展确实已经出现严重的“青黄不接”,特别是原有研究断层的问题。我撰写的全书大纲分为三大部分:一,断代;二,专题;三,国别与区域。当我约稿时,只有专题部分都有学者承担,而对断代中外关系史的撰写,大多数学者的回答是只做国内,没有做中外关系,写不了;在国别和区域的部分,我则遇到了更多的碰壁,绝大部分学者回答是:我只做某某国研究,不做中外关系,或者说只关注了文化交流,没有做别的关系等等。我发现即使是原来老一辈已有很深入研究成果的领域,也由于老一辈学者没有带学生,已面临后继无人的状况,几乎形成了“绝学”。

  在学科建设层面加以思考,分析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主要是中国史、世界史形成两大学科,中国史只研究中国内部历史,世界史只研究中国以外的世界历史。我常说:中国中外关系史是一半中国史,一半世界史,这是中国中外关系史跨学科的本质特征。中国中外关系史应属于中国史与世界史研究的交叉学科,而由于中国史与世界史的相互割裂,中外关系史研究处于一种两难境地。

  全球化的发展,凸显了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在新形势下,我们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建立具有中国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提高中国史学的国际地位,提升文化自信,亟待加强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下面特提出几点建议与展望:(一)大力开展涉及中外关系史学科建设全局的重大课题研究,开展多学科综合研究;(二)加强中外关系史理论研究和中国中外关系史发展历程的回顾与总结,举办中国中外关系史研究理论与方法研讨会与工作坊;(三)加强薄弱环节研究的引导,继续加强原来研究深厚问题的深化和新问题的投入,避免成为“绝学”;(四)编辑出版《中国中外关系史名家口述史》,做好对于老一辈学者的学术传承工作;(五)办好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年会,充分发挥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与下设分委员会的作用,全面促进中国中外关系史各领域研究水平提高;(六)大力推进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的国际化建设,开展跨学科国际学术热点研究,争取国际话语权和引领国际学术潮流。(七)基于目前高校没有中国中外关系史专业设置,强烈呼吁尽快创建中国中外关系史本科专业,为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培养优秀的专业人才,加大力度推进中国中外关系史学科体系建设。

作者简介

姓名:万明 陈奉林 李雪涛 赵现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