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党史研究
李爱华:论抗战时期毛泽东的和平思想及其意义
2020年04月23日 13:07 来源:《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20年第2期 作者:李爱华 字号
关键词:毛泽东;抗战时期;和平思想

内容摘要:

关键词:毛泽东;抗战时期;和平思想

作者简介:

  [摘要] 抗战时期是毛泽东和平思想的形成时期。他表明了中国共产党人以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最终消灭一切战争的坚定态度;阐明了抗日战争是为“争取中国和世界的永久和平”而战的伟大意义。为建立全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毛泽东力促国共停止内战,实现国内和平,合力共同御敌。对各种“假和平”阴谋,他也做了揭露抨击,坚定了人们抗战到底的决心。抗战时期毛泽东的和平思想,为打败日本侵略者提供了思想武器;为建立新中国并确立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战略奠定了思想基础;也为马克思主义和平理论的中国化开辟了历史进路。

  [关键词] 毛泽东;抗战时期;和平思想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马克思主义和平理论研究”(13AGJ002)。

  [作者简介] 李爱华(1953-),男,山东聊城人,山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毛泽东是伟大的军事战略家,也是一个伟大的和平主义者。他以马克思主义战争与和平理论为指导,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胜利,也为争取中国和世界的和平作出了卓越贡献。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始,中国人民开展了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这一时期,毛泽东写了许多论述战争问题的军事著作,他的思想主要体现在指导“打仗”上。但我们也可以看到,毛泽东从不只是一味地讲战争和打仗问题,而往往是把战争与和平问题交相并论,由此就形成了毛泽东意涵独具的和平思想。基于这种思想,也演绎了毛泽东为争取和平而运筹帷幄、决胜疆场的实践历程。抗战时期是毛泽东和平思想形成的重要时期,对这一时期他争取和平的思想与实践进行研究,具有极为重要的史学价值和现实启示意义。

  一、阐明对待战争的科学态度

  战争与和平是相反相成的关系,认识和平问题离不开对战争问题的认识,甚而可以说,正确的和平观就是基于对战争的科学认知而生成的。中国自近代以来,深陷于外患内乱的战争危局之中,如何认识与对待战争成了国人头等要事。所以,讲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的和平思想,首先要把这一时期他对战争问题的认知说清楚。

  毛泽东是以马克思主义战争观指导中国革命、推进马克思主义和平理论中国化的主舵手。他在青年时代就关注世界风云,发表了诸多抨击帝国主义野蛮战争、揭露《凡尔赛和约》非公正的强迫本质,及赞誉俄国十月革命和德国1918年11月无产阶级革命的评论[1]。毛泽东在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成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领导者后,更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战争观来分析认识战争问题,从而形成了系统而科学的战争观。抗战时期是毛泽东战争观成熟的时期,其基本思想可以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其一,深刻剖析了战争的根源。马克思主义认为,战争根源在于私有制和阶级的存在,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消灭,战争将最终退出人类历史舞台。毛泽东秉承马克思主义战争观,对战争的根源作了科学剖析。他指出:“战争——从有私有财产和有阶级以来就开始了的、用以解决阶级和阶级、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矛盾的一种最高的斗争形式。”[2]“人类社会进步到消灭了阶级,消灭了国家,到了那时,什么战争也没有了。”[3]这就是说,私有制和阶级的存在是产生战争的根源,阶级利益是引发战争的决定性因素。当阶级利益出现分歧且矛盾尖锐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时,便不可避免地要爆发战争。所以要消灭战争必先消灭私有制和阶级,只有导致战争的根源不存在了,战争才能彻底消失。

  其二,科学揭示了战争的本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都曾肯定过克劳塞维茨从政治上对战争本质的揭示。毛泽东在延安时期也专门研读过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还组织过一个“克劳塞维茨战争论研究会”[4]。所以,毛泽东对战争本质有着全面深刻的认识和阐发。他指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战争本身就是政治的表现,就是政治性质的行动,从古以来没有不带政治性的战争”。同时他又进一步指出,“战争不即等于一般的政治”,“战争是政治的特殊手段的继续”,也就是说,“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5]。因此,认识战争的性质,特别是判定它是进步的还是反动的,就是看战争是哪个阶级的政治体现和继续,是为哪个阶级的利益服务的。

  其三,正确区分了战争的类别。战争以其性质不同可以区分为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这一问题虽然早自奥勒留·奥古斯丁(公元354—430年)开始就提出了,但在如何确定战争性质和划分战争类别的标准问题上,许多人一直含糊不清,甚至是不正确的。只有马克思主义才确立了划分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正确标准,那就是要看战争是哪个阶级“政治的继续”,这个阶级的政治目的是什么。毛泽东对此作了诸多的阐述,如:“古人说:‘春秋无义战’。于今帝国主义则更加无义战,只有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阶级有义战。全世界一切由人民起来反对压迫者的战争,都是义战。”[6]“我们是拥护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的。一切反革命战争都是非正义的,一切革命战争都是正义的。”[7]“一切进步的战争都是正义的,一切阻碍进步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我们共产党人反对一切阻碍进步的非正义的战争,但是不反对进步的正义的战争。对于后一类战争,我们共产党人不但不反对,而且积极地参加。”[8]“世界上只有非掠夺性的谋解放的战争,才是正义的战争。共产党决不赞助任何掠夺战争。共产党对于一切正义的非掠夺的谋解放的战争,则将挺身出而赞助,并站在斗争的最前线。”[9]毛泽东的论述既科学说明了区分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标准,又坚定表明了共产党人对待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不同态度。

  其四,鲜明表达了消灭战争的态度。毛泽东称战争是“人类互相残杀的怪物”,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终究要把它消灭的”;但是要达到消灭战争的目的,不能只是基于反战的愿望,或只是进行反战的宣传,而要用革命战争反对反动战争。就此毛泽东指出:“消灭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用民族革命战争反对民族反革命战争,用阶级革命战争反对阶级反革命战争。”[10]他还说:“我们是战争消灭论者,我们是不要战争的;但是只能经过战争去消灭战争,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11]毛泽东还强调指出,进行消灭战争的革命战争,决不能盲目蛮干,而要研究战争的规律,“我们不但要研究一般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特殊的革命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更加特殊的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12]。当然,共产党人研究战争的规律,不是单纯为了进行战争,而是“出发于我们要求消灭一切战争的志愿,这是区别我们共产党人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界线”[13]。

  其五,精辟阐发了战争与和平的关系。毛泽东认为,“战争与和平是互相转化的”,战争能够转化为和平,和平也可能转化为战争,“因为在阶级社会中战争与和平这样矛盾着的事物,在一定条件下具备着同一性”[14]。战争与和平互相转化的“同一性”,就在于它们都是“政治”的表现形式,都是一个阶级实现其政治目的的手段。但战争与和平决不会无休止地互相转化下去,因为它们得以互相转化的“同一性”是在“一定条件下”才存在的,这个“一定条件”就是“阶级社会”。从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趋向来说,必将最终消灭“阶级社会”,从而消灭战争,使人类进入“永久和平的时代”[15]。

  总之,毛泽东战争观的基本思想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反对战争、消灭战争,由此为他和平思想的形成奠定了基础,也为抗日战争的开展和推进做了理论准备。

作者简介

姓名:李爱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