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党史研究
周恩来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相关问题的思考与探索
2019年05月23日 12:57 来源:《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报》第1期 作者:柳建辉1 佘湘2 字号
关键词:周恩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

内容摘要:

关键词:周恩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

作者简介:

  (1.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北京  海淀  100091;  2.中国延安干部学院  教学科研部,  陕西  延安  716000)

  [摘要]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创建、适合中国国情且具有中国特色的根本政治制度。周恩来在这一制度的创建、发展过程中,围绕有关问题进行了认真思考和探索,提出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普选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立的前提和基础;民主集中制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组织原则;要在国家制度上加强人大及其代表对政府工作的监督等具有创建性、富有指导性的重要思想和观点。这些宝贵论述,对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巩固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地位,仍然具有十分重要而深远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  周恩来;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人民当家作主;  普选;  民主集中制;  监督

  [中图分类号]  D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801(2019)01-0078-07

  [收稿日期]  2018-12-10 

  [作者简介]  柳建辉(1958-),男,山东昌邑人,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原副教育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佘湘(1978-),男,湖南桃源人,中国延安干部学院教学科研部副教授。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历尽千辛万苦所创建的、适合中国国情,且具有中国特色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当家作主、行使国家权力的政权组织形式。周恩来作为第一代中共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成员,不仅在代为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之职权的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第一到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召开中,是一个重要的领导者、筹备者、组织者和参与者,而且还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创建、发展的过程中进行过认真的思考与探索,提出了一些具有创建性、富有指导性的重要思想和观点。他的这些宝贵论述,对于当今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进一步加强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巩固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地位,仍然具有十分重要而深远的现实意义。

  一、贯彻“人民主权”思想,强调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本质上是一种代议制度,即人民把权力委托给代议机关即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来行使管理国家和社会的职能。这种代议制度首先起源于西方,其合理内核后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所继承和发展。如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二稿》中指出,应该把“一切有关社会生活事务的创议权都留归公社”[1];后来,恩格斯在《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中也认为,应“把一切政治权力集中于人民代议机关之手”[2];列宁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在谈到苏维埃代表会议时认为:“这个会议……应当掌握全部权力,即完整的、统一的和不可分割的权力,应当真正体现人民专制”[3];等等。周恩来在发起、筹备和参加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第一到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过程中,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人民主权思想,并围绕这一思想阐发了一系列值得重视的思想和观点。

  首先,人民主权是一种国家制度。周恩来认为,人民主权的实质就是最广大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因此,由他主持制定、亲笔起草并于1949年8月22日送毛泽东审阅的《〈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草案初稿》中始终把人民主权、人民当家作主作为一个不可动摇的根本准则。在这份草案初稿中,他旗帜鲜明地指出,我们所主张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实质上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就是要使“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使各民主阶级在国家政权中皆占有应有的地位,取得一切自由及权利,实现人民民主”[4]。周恩来主持起草的这份草案初稿,成为1949年9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重要基础。其中,在这次会议召开之前的9月5日、11日、13日,他先后又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底本修改了3次,这3次修改反映在《对〈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草案的修改》这篇文献中。有必要指出的是,在这3次修改中,他在第二章“政权机关”第十二条中明确加上了“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5]这样的话。在他看来,作为起着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应该体现人民主权思想,表现人民意志,确保人民是国家最高权力的拥有者。

  其次,人民主权应该具有最大的广泛性。这个广泛性,周恩来从两个方面加以阐述:第一个方面是主体的广泛性。他认为,既然“人民代表大会,是经由人民选举出来的,是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6],那么,在这个大会里面,作为人民范畴的“工人、农民、革命军人、知识分子、独立劳动者、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民主爱国人士均应有适当的代表参加,并使他们在工作中有职有权”[7],由它来决定大政方针并负责处理一切国家的或地方的事务。也就是说,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以及从反动阶级觉悟过来的某些爱国民主分子都属于这个主体的范畴。反之,官僚资产阶级、地主阶级在改造成为新人之前暂不属于这个主体范畴。第二个方面是客体的广泛性,即享受权利的广泛性。他在主持起草《〈新民主主义的共同纲领〉草案初稿》时,对广大人民的基本政治权利、一般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受教育的权利、劳动保障的权利、医疗卫生等各项权利进行了较全面的规定,充分地体现了他对人民主权的客体应达到最广泛程度的重要思想。

  再次,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实现人民主权的重要形式。新中国成立后,既然人民自己成了中国土地上的主人,那么,怎样才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以及确保人民群众普遍地参与一切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呢?周恩来认为,“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8]。“只有这个制度,既能表现广泛的民主,使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最高的权力;又能集中处理国事,使各级政府能集中地处理被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所委托的一切事务,并保障人民的一切必要的民主活动”[9]。同时,通过实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可以“进一步地加强人民政府与人民之间的联系,使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更加完备,来适应和配合国家各种建设事业的需要”[10]。也就是说,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实现人民主权的一种有效形式,这种制度不仅可以使人民把自己认为是最好的和必要的人选到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去,还可以把那些不称职的、自己不满意的代表撤换下来。这就使得人民当家作主有了进一步的政治上的保障,使人民更容易也有能力扫除一切妨碍人民当家作主的障碍物。

作者简介

姓名:柳建辉1 佘湘2 工作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国延安干部学院教学科研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