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研报告 >> 国情调研
以“一带一路”战略促互利共赢
2015年01月28日 09: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叶军 字号

内容摘要: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一带一路”战略契合沿线国家的共同需求,为沿线国家优势互补和开放发展开启了新的机遇之窗。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一带一路”战略契合沿线国家的共同需求,为沿线国家优势互补和开放发展开启了新的机遇之窗。

  推动实施“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将给我国和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近日,学者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带一路”战略旨在推动增量改革,促进互利共赢。

  对话人

  张蕴岭: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李向阳: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

  赵伯乐:云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广东印太和平与发展研究院研究员

  苏长和: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

  战略的提出恰逢其时

  中国社会科学网:为什么我们要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其战略意义是什么?

  张蕴岭:“一带一路”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一带”找到了西部往外走的大通道。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通过14个经济特区把海洋通道打通了,让我国“两头在外,中间加工”的制造业获得了奇迹般的发展。如今,沿海企业面临产业转移和升级问题,中国制造需要打通一条大通道,这个大通道就是“一带”。“一带”可以一直延伸到欧洲,这样西部资源就有优势了,东部也可以利用西部往外发展新空间,从而实现东、西部的均衡发展。

  “一路”的核心是建立海洋新秩序。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也是亚太世纪,中国要加快推进海洋强国建设,建立海洋新秩序。因此,要推动航海自由开放,推动海上的共同安全,推动沿海地区和海洋资源的共同开发利用。当然,“一路”并不只是一条路,这条路可以沿着东南亚、南海,过了印度洋,一直到非洲。

  “一带一路”是一套组合拳的组成部分,首要目标就是解决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和平崛起问题。这种崛起不是要刻意改革现有的国际体系,不是要改变西方的游戏规则,而是“修庙,建庙,不拆庙”,不抢存量做增量。

  李向阳:“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外交新平台,是通过区域经济合作参与经济全球化、扩大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也是以打造命运共同体为目标的新型区域合作机制。张蕴岭说,“一带一路”要少做资本支持,多做产业转移和共建,追求合作共赢。

  互联互通将成为联接“一带一路”的纽带。沿途国家地缘上的相近、经济上合作空间与对基础设施投资的强大需求决定了互联互通有条件充当“一带一路”的联系纽带。物质层面的互联互通包括铁路、公路、港口、油气管道等基础设施。而制度层面的互联互通则以降低贸易投资壁垒为核心。面对多边贸易谈判停滞不前的僵局,以互联互通为纽带的“一带一路”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

  开放性是“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特征,不要把它看作古丝绸之路的翻版。应该通过淡化“一带一路”起点城市的实际意义,把国内更多的地区、国际上更多的国家纳入进来。

  “一带一路”的最突出特征在于合作机制的多元化,这不仅适应亚洲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制度、文化宗教、历史传统的多样性,而且与其开放性特征是相匹配的。未来的“一带一路”并不局限于亚洲或中国的周边国家,还将延伸到非洲和欧洲。

  赵伯乐:理解“一带一路”,有两个视角:

  一是从中国自身的发展需求(或者说是从中国的国家利益)出发,在经历了30多年经济快速发展之后,中国的经济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在新时期中国有必要调整思路,为自身的发展寻找新的途径,“一带一路”建设在扩大投资领域、进行产业转移升级、扩充市场等方面都具有很大的空间。

  第二个视角是,“改革开放”依然是我国新时期发展的基本特点,但是内涵已经发生了变化,从国际合作的角度看,中国要从以前的享受经济全球化红利,改变为在继续受益于全球化的同时,也着力承担为周边以及全球经济发展做出应有贡献的双重身份。而当今全球经济发展也到了一个重要的拐点,除了美国经济初显摆脱困境的端倪,包括欧洲、新兴市场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还在苦苦寻找尽早走出危机的道路,“一带一路”的提出恰逢其时,至少向相关地区提供了一种新的发展前景,也表明了中国希望共同发展、共享发展成果的愿望。

  二者相比较,中国自身的发展新创新是核心,对这一点,我们要有清晰的认识和表述,不必遮掩。

  需要补充的是,“一带一路”不仅仅是一种经济构想,也是中国建设“软实力”和“巧实力”的新尝试,体现一个新兴大国的抱负和责任担当。

  苏长和:“一带一路”是中国与世界关系进入新的历史阶段背景下,中央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发展大局,提出的一项带有全局性和引领性意义的外交战略,已经成为当今外交界和国际政治经济学界的一个新概念,体现了中国大国外交的气派。其战略意义至少体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对新型国际关系建设的意义。利用“一带一路”战略将沿线国家发展共同并串起来,以合作共赢为核心,将各自发展机遇相互转化为对方的发展机遇,实现发展阶段和发展目标的衔接和对接,壮大世界上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力量,引领新型国际关系发展。

  第二.“一带一路”战略的有效实施对改变21世纪的发展面貌有积极作用。“一带一路”沿线既有发达国家,但更多的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国家,为许多内陆腹地国家与外部世界的互联互通。当前,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正在就下一个千年发展议程进行讨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共同发展,无疑会以非常务实的方式大大改善国际发展面貌。

  第三,丰富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内涵。“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会深化中国同沿线国家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意识。

  要注意规避风险

  中国社会科学网:“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是什么?

  张蕴岭:“一带一路”的战略倡议是要打开一些机会,但也必然面临挑战。

  第一大挑战是国际疑虑。对中国的战略意图有怀疑,东盟国家最担心,一担心就不愿意参与。

  第二大挑战就是国际争端,你要建立海上新秩序,第一站就是南海,你能不能有效的掌控局势,使争端不升温,不扩大,避免战争。

  第三大挑战是投资风险。中国投资很大,这些基础设施投进去,资金能不能收回来,这个要有战略性的理解,要算大账。对海外不同国家的政治规律和特点,我们要加强了解。

  第四大挑战是我们自己急于求成,因为领导人提出来一年见成效而毕功于一役。我们至少要打算十年,也就是到2025年。按照国际预测,到2025年中国可能会成为第一大经济体,那时候我们最大的坎儿已经跨过去。

  第五大挑战是开放性,倡议是中国提出的,但要变成大家的行动,而不仅是中国的。要强调共建,强调对所有国家开放,更要落实到行动上。

  赵伯乐:近年来,“丝绸之路”这一概念已经被包括美国、俄罗斯、日本以及中亚等国家多次提及,而且往往带有“新”的帽子,但是都没有实质性的结果,其原因就在于这些五花八门的“丝绸之路”要么以遏制或打压某些国家为目的,是政治炒作;要么没有与之配套的制度和经济举措,雷声大,雨点小。因此,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最大的挑战并不在于这一概念有多么诱人,而在于我们能否提出或制定与“共谋发展”,“共享成果”相匹配的制度设计和实施方案。要符合我们国家的利益,不做“冤大头”;又要同时照顾各个参与国家的利益,让他们也有利可图,愿意深度参与。

  另一个挑战是如何处理与现存强国的关系,中国长期以来一直秉承融入现存世界体系,做合作者的立场。“一带一路”建设本身在客观上会对现在以美国为核心的世界体系(西方中心体系)发起挑战,或者说至少是要改变某些现存的秩序和规矩,如何使这种改变被世界大多数国家接受,不至于导致对抗,是一个必须认真研究和处理的课题。我们不奢望美国会真心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但是要争取其不会实质性破坏,更要避免其纠集同盟来强力反对。不顾一切地鲁莽行动,只会导致“一带一路”建设很快夭折。

  切实推进战略实施

  中国社会科学网:“一带一路”已从提出倡议步入务实推进阶段。政府和企业各应承担什么样的角色?如何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战略?

  赵伯乐:政府和企业各司其责,特别是前者不要替代后者,也去扮演具体的经济操作者角色。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对外必须考虑和适当照顾其他国家的利益;对内政府要保证参与企业有足够的发展空间,不能与其争利。

  苏长和:“一带一路”的抓手是互联互通。建设“一带一路”,核心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要实现人流、财流、物流、智流的便利和畅通,打通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瓶颈障碍,并将合作共赢理念体现到双边多边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方方面面,从而带动更多国家共同走和平发展道路。沿线国家人、财、物一旦动起来后,“智”层面的政府跨国行政管理和民间文化交流也会随势而动。

  李向阳:要切实推动“一带一路”战略,需要处理好政府与企业(市场)的关系,政府主要应当做好外交宣传工作、构建合作机制与政府间融资机构,企业则服务于经济外交目标;要处理好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充分发挥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两方面的积极性;要处理好利用现有比较优势与开发新优势的关系。利用既有比较优势是推动区域合作的前提,但在众多国家之间开展合作不可能都具备优势互补。比如,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优势互补程度较高,但与南亚地区国家之间的优势互补程度就较低。这就需要创造新的优势互补,这是合作得以持续的基础,同时也是解决合作中障碍的出路。

  “一带一路”既要有经济领域的合作,又要有非经济领域的合作,比如保障运输通道安全、加强区域层面的反恐合作、建立领土与领海争端解决机制、推动海洋资源的共同开发、促进区域内环境保护领域的合作以及扩大人文交流等。世界其他地区开展区域经济合作的经验和亚洲区域经济合作的现状已经证明,区域内非经济合作既是开展经济合作的前提条件之一,又是区域经济合作的一种结果。在未来的“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引导和配合企业参与非经济领域的合作,实现非经济领域的目标是政府的一项重要任务。

  “一带一路”的多元化合作机制可以做到与现有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并行不悖,相互促进。“一带一路”的沿途存在形式多样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如东盟(以及即将诞生的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南盟(SAFTA)、欧亚经济共同体(EEC)、海合会自贸区(GCC)、欧盟等。如果“一带一路”实行单一的合作机制,就面临如何与这些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协调与谈判的难题。而在多元化合作机制下,“一带一路”既可以与这些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开展合作,也可以接纳其单个成员国加入。

  “一带一路”在实施多元化合作机制的同时,并不排斥高质量、机制化的合作机制,并根据沿途国家的实际情况确定符合实际的合作机制。“一带一路”是一种新型的区域合作机制,针对其建设中需要优先处理的一些问题,很难从现有的区域经济合作中获得现成的答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徐雅维)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