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要闻
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现实启示
2020年07月31日 21: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彬彬 字号

内容摘要:2020年伊始突然暴发、波及全球、延续至今的新冠疫情,以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形式再度将“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问题摆在世界人民面前。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0年伊始突然暴发、波及全球、延续至今的新冠疫情,以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形式再度将“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问题摆在世界人民面前。面对这一共同的安全威胁,世界各国形成了不同的反应态度、采取了不同的应对策略、产生了不同的抗“疫”效果。中国在这场全球战“疫”中,既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以全国一盘棋的动员组织整合能力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又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理念,以高度的担当意识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医疗物资和智力支持。这场依然在继续的战“疫”给世人以新的启示,促使人们再度思考与审视全球危机与全球治理、中国制度与中国方案、独立自主与国际合作之间的关系。

  一、对全球危机与全球治理的再审视

  全球疫情危机的产生是疫情治理需求与治理供给之间的矛盾造成的。疫情的复杂化发展和无差别蔓延触发了全球危机,对全球治理体系构成了新的威胁、提出了新的挑战,全球治理体系的危机应对能力和各个国家的协调配合能力直接影响到了疫情防控阻击的进度和效度。一般而言,对全球构成安全威胁的主要有两种形式,依据安全威胁生成的条件和展现的形式划分为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其中重大传染性疾病蔓延是非传统安全威胁的重要形式之一。

  新航路开辟以后随着世界历史的展开,尤其是两极格局瓦解之后经济全球化和世界多极化的迅速发展,除了军事、政治、外交冲突之外的经济安全、金融安全、生态环境安全、信息安全、资源安全、恐怖主义、武器扩散、疾病蔓延、跨国犯罪等非传统安全威胁,对主权国家乃至全球造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从根本上来讲,非传统安全威胁具有跨国性、突发性、转化性、主权性、动态性、协作性、不确定性等特点,而国家之间交往和联系的迅速发展与全球危机防范体制机制发展不相匹配,使得各种非传统安全威胁难以得到及时有效遏制。此次疫情“多米诺骨牌”式的扩散,感染人数指数级的增长,而没有与之相匹配的防范机制、应对能力和资源供给。这种现状既与各国的制度体制和政治环境相关,也与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相关。这启示我们,一方面,要深刻认识到威胁全球安全的形式逐渐多样化,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正在加剧其破坏力;另一方面,要坚持忧患意识、树立危机意识,建构起更加合理的全球治理体系,不断提升全球危机治理能力。

  二、对中国制度与中国方案的再认知

  中国制度体系和国家治理体系在疫情防控阻击中展现了独特优势。作为最早进行全面布局、系统应对疫情的国家,中国以强大的政治领导力、组织整合力、资源配置力、系统协调力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并以疫情防控阻击的“中国方案”回答了“世界之问”。

  在这次战“疫”中充分展现了中国不同主体的内在优势,一是展现了党的全面领导作用,疫情爆发后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特质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无论是迅速掌握疫情发展态势以实现总揽全局协调各方,还是调配整合人财物资源以实现饱和式救援,都展现了党在疫情防控阻击战中所起到的“定盘星”“主心骨”“压舱石”作用。二是展现了人民群众主体作用,无论是在“封城”“封省”中体现的奉献精神,还是在复工复产、复商复市中体现的自觉意识,都彰显了人民群众在疫情防控中的主体地位和主体作用。三是展现了政府治理作用,通过将党管干部制度与政府治理体系的密切结合,强化了疫情防控中的政府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提升了疫情治理的效能。四是展现了医务科研人员中坚作用,医务科研人员既是“逆行者”,也是“守护者”,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展现了中华民族精神和中国时代精神。中国在这场战“疫”中展现了独特的国家制度优势和显著的民族共同体优势。这启示我们,一方面,要通过制度的自我审视和中外对比,以坚定制度自信;另一方面,要通过科学的舆论宣传与对外传播,以推广中国经验。既要争夺国际话语权,也要讲求话语策略,有力回应国际舆论质疑,形成正向舆论引导。

  三、对独立自主与国际合作的再思考

  中国疫情防控阻击战的成果与全球抗“疫”的形势形成了对比效应。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危机,各个国家从自身判断和应对机制出发制定了各自的防控策略。有的国家坚持积极抗“疫”策略,以国家紧急状态形式进行备战应战;有的国家则采取“群体免疫”“佛系抗疫”等方式,因此各个国家抗疫收效有所不同甚至差异巨大。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独立自主与国际合作之间的张力,疫情爆发是全球共同面对的重大问题,面对共同敌人的单兵作战或局部战斗影响了整个战局的进展。

  在全球灾难面前凝聚共识形成合力是战胜灾难的保障,世界命运应由各国共同掌握,为此要不断增强各个国家的担当意识与责任意识,履行世界共同体义务。世界各国应当形成更加理性的共同体认知,自觉通过国际合作、国家援助、信息共享、经验交流等形成抗“疫”合力。疫情防控彰显了中国制度优势,但中国一贯主张不输入别国模式,也不输出本国模式,旨在通过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谋大同。要通过建构科学的对外话语体系和传播机制,增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价值共识,推动合作机制转化为抗“疫”效能。这启示我们,在肺炎病毒无差别攻击的背景下,世界各国应当通力合作、同舟共济、共渡难关,建构起共同繁荣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同时,伴随疫情蔓延出现了关于全球化发展与逆全球化趋势的争论。并且,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等思潮不断抬头,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峻。甚至有的学者预告“全球化的终结”,有的学者强调“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取代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也有学者指出了在应对疫情方面会出现更多的“失败国家”和“治理失效”现象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疫情对当下的世界格局、国际秩序、发展趋势产生了深刻影响。这也启示我们,“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内涵在不断的演变与充实,我们应当在坚定政治定力和制度自信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应对危机、治理危机的能力,并以大国担当和使命意识为世界共同发展贡献中国力量。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杨彬彬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