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原创
恽代英对我党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贡献
2020年09月30日 21: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罗正 字号
2020年09月30日 21: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罗正

内容摘要:在丰富的革命生涯中,恽代英逐渐形成了关于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一套理论,并在我党早期的军事斗争过程中得以检验,为推进我党军队思想政治工作、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作出了巨大贡献。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恽代英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卓越的政治活动家、理论家和革命家,也是党内较早提出进行武装斗争、建立人民军队的领导人之一。在丰富的革命生涯中,恽代英逐渐形成了关于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一套理论,并在我党早期的军事斗争过程中得以检验,为推进我党军队思想政治工作、建立自己的武装力量作出了巨大贡献。

  早在1922年9月,恽代英就撰文呼吁组织自己的军队。他认为,在内忧外患的中国,要想挽救民族危机,“最要紧还是要唤起人民用人民的力量”。面对西方列强和国内军阀,“我们要赶快组织作战的军队”。国共第一次合作开始后,随着大革命的进行,国民革命军采仿照苏联红军制度,在各级军队中设立了党代表和政治部,负责军队的思想政治工作。1926年1月,恽代英奉命到黄埔军校担任政治总教官,兼任军校中共的党团书记。在此期间,恽代英支持周逸群等人在军校组建青年军人联合会,坚决同蒋介石扶植的孙文主义学会作斗争,极大地加强了我党对黄埔军校的领导。同时,恽代英注意到军队中思想政治工作的严峻形势,针对当时诸如党对军队的领导弱化、军队纪律涣散、战斗力薄弱等问题,撰写了《党纪与军纪》《纪律》《廖仲恺与黄埔军校》《军队中政治工作的方法》等一系列文章,围绕军队的目的、纪律建设及政治工作等方面进行了重要论述。

  明确建立军队的目的是实现中国人民的解放,“使武力与人民结合”

  同众多早期共产党人一样,恽代英是从一个爱国青年逐渐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五四运动爆发后,恽代英在领导武汉地区学生运动过程中,看到了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后来在陈独秀、刘仁静等人的帮助下,恽代英彻底抛弃新村主义和“教育救国”思想,并在翻译《阶级争斗》一书过程中,逐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在较为深入地分析中国社情国情后,恽代英提出“革命不是少数人的力量”,只有最广大人民武装起来,“使武力与人民结合”,才能遏制列强侵略、打倒封建军阀。

  恽代英认为,建立的军队应当是一支“为打倒一切压迫中国民众的黑暗势力,解放全中国民族,建设独立自由的中华民国而作战的军队”,这样一支军队不同于封建军阀维系其反动统治的旧式军队,而是为了消灭一切反动武装、解放被压迫的人民群众所建立的新式军队。组建新式军队的前提必须是广泛发动人民群众,因为人民群众才是军队建立、发展、壮大的坚强后援。

  明确党纪与军纪的关系,强调“党高于一切”

  在黄埔军校的思想政治工作中,恽代英提出“党军”必须具备的两个条件:第一,“要明了而服从党的主义”;第二,“要能够有充分作战的能力”。只有具备这两个条件,才能称得上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恽代英观察到社会不良习气对于军事教育及军队战斗力的不利影响,指出“无革命觉悟”和“无政府主义”对革命的危害甚大,因而他高度重视军队的党纪与军纪。恽代英认为,党纪和军纪是统一于军队建设的。军队如果不肯为党的主义作战,蔑视党纪,很容易会走向反革命的道路;军队如果一味重视党纪而不接受军队纪律约束,会使军队无法正常作战,从而完成不了党的任务。针对蒋介石企图将军校变成个人篡权的工具,恽代英指出,党纪高于军纪,但绝不是用来破坏军纪,而是用来防止军队成为私人的力量;军纪则是处在党纪的统领监督之下,这样才能确保党有效整合革命力量,打倒一切反动势力。恽代英的这一主张在当时对于揭露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行径、团结国民党左派和人民群众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外,恽代英高度重视“党的主义”的地位,提出了“在党军中间,党高于一切”的根本原则,要求广大军官士兵牢记“党军是要‘为主义’‘作战’的。不‘为主义’、或者是不能‘作战’,都同样是有负党军的责任,都同样有负于党,有负于全国瞩望我们的被压迫的劳苦工农。”

  虽然恽代英所说的党和主义,是指改组后的国民党和新三民主义,所说的军队是指国民革命军,但他的论述为日后我党建立自己的军队奠定了良好基础,也对确立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支部建在连上”等原则提供了有益借鉴。

  明确军队作风建设关乎革命成败,弘扬“农工兵大联合”的黄埔革命精神

  随着北伐的顺利推进,军队中开始出现一些矜夸浮躁之气。恽代英及时发现了这点并指出,“应当时时考查自己的缺点,谨防暮气深入我们的军队中间,然后可以常保作战之能力”,“我们应当互相警惕,努力振奋,扑灭一切暮气,亦扑灭一切骄气。”他强调,要加强军队的纪律建设,尤其是注意处理自由与纪律的关系,避免过度发展“个性与我见”而引起各自为战的现象,要注重统一军队的意志,把军队锻造成能战斗的集体。

  与此同时,恽代英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与周恩来、萧楚女、熊雄等共产党人一道,逐渐改变了黄埔军校政治部“空架子”的局面,努力推进军队政治工作制度建设工作。在恽代英等人的努力下,“黄埔军校把政治教育提到和军事训练同等重要的地位,注重培养学生的爱国思想和革命精神”,“黄埔军校的政治工作制度,以后逐步推广到广州革命政府统辖的其他军队中”。在与国民党右派的斗争中,恽代英尤其注重团结国民党左派力量。他高度赞扬廖仲恺先生为农工奋斗的精神,肯定其对革命事业特别是黄埔军校政治教育的贡献,呼吁黄埔学生牢记“农工兵大联合”的信条,为“党与农工的利益”而奋斗。恽代英强调,军队要成为农工运动的坚强后援,必须通过军民结合的方式。只有这样,广大工农群众才会成为军队力量的不竭源泉。

  明确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要注重方法,“使武力成为人民之武力”

  恽代英作为党内卓越的政治活动家,积累了大量的民众运动经验。在黄埔军校的政治工作中,恽代英意识到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特殊性并加以总结。他指出,军队中存在问题的原因是一部分军官和士兵仍固守旧社会的思想观念,但是也看到了他们转变的可能性。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目的是让军队“做成人民的军队”,而关键就在政治工作人员。恽代英尤其强调军队政治工作人员的责任担当,提出了军队政治工作中需要注意两点:一是要注意引导军官士兵正确认识三民主义,以此保障“我们的军队永远站在革命的战线上,为本党的主义奋斗到底” ;二是顾全大局、注意方法,让军官士兵乐于接受思想理论的宣传。

  此外,针对军队政治工作的复杂形势,恽代英提出四点建议:一是“不要夸大政治工作的地位”,军队中的所有工作都很重要,在做好政治工作的同时,也要尊重军队的其他工作,要避免将军队变成法政学校;二是“要认清军队的官长是怎样的人”,不能因为军官对“党代表”、“政治指导员”等名词的陌生而盲目断定他们是反革命,在与军官交往中要注重策略,不能藐视军官而动摇其在军队中的地位;三是“要谨慎应付环境”,在复杂的环境中认清形势,善于与军官谋求妥协,在政治工作方法上讲究灵活,不可随意批评、反对别人;四是“宣传不可太着实际”,注重区分政治工作对象,切忌将农工运动经验与军队政治工作混为一谈,要从大局入手,设法解决军队矛盾而不是煽动对立情绪,要注重营造团结的军队氛围,一切行动要服从革命的利益。

  恽代英关于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是对我党大革命时期军队政治工作的宝贵经验总结,为我党军队政治工作制度的创立作出了巨大的理论贡献。正如毛泽东后来指出:“那时军队设立了党代表和政治部…靠了这种制度使军队一新其面目。一九二七年以后的红军以至今日的八路军,是继承了这种制度而加以发展的。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七年革命时代有了新精神的军队…因此获得了北伐的胜利。”恽代英关于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对于加强我党对黄埔军校的领导、提高军队思想觉悟、增强革命力量具有重要意义,也为后来我党确定“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军民结合”等原则积累了经验。在今天看来,恽代英关于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对于新时期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本文系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北京外国语大学)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罗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