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文萃】东北地缘战略因素与抗美援朝战争关系再探讨
2020年01月27日 21:22 来源:《中共党史研究》2007年06期 作者:徐勇 字号

内容摘要:20世纪50年代初,朝鲜半岛的南北内战的战火延烧到鸭绿江边,新中国成立仅一年,中共就决定出兵参战。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世纪50年代初,朝鲜半岛的南北内战的战火延烧到鸭绿江边,新中国成立仅一年,中共就决定出兵参战。战后迄今,有关中国参战原因及其决策过程,在学术界一直是广受重视、然而歧见较大的研究课题。80年代以来,国内学者发表了一批有影响的力作,对中国参战始末与战争过程进行了深入研究,其中从“冷战”和“意识形态”等角度进行研究的新成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但相对而言,对战争爆发的地缘战略因素的研究成果并不多见。

  地缘战略是决定当时国家利益和现实政治的一个重要因素,特别是东北地区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在面对完成革命战争、巩固新生政权、进行国家建设以及维护睦邻关系诸多战略任务之际,而做出出兵抉择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然而地缘战略因素在史学界未受到应有的关注,这种状况在整个20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都是存在的。所以,从地缘战略角度深入探讨中国参加朝鲜战争的原因,是非常必要的。

  一、中共开展武装斗争及其战略重心转移概况

  中共在幅员辽阔的国土上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其过程十分曲折,经历过不同时期的战略方向的调整。中共所领导的革命武装斗争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兴起于南方,30年代初曾建立了影响较大的中央苏区根据地,其后遭受挫折,经由西南边陲地带长途转移,于30年代中期落脚陕北,致力于建设新的革命根据地。

  与此同时,中央统帅机关又逐步向东和向南迁移。中共“前敌委员会”与“工作委员会”在西柏坡合并,使西柏坡村一度成为了新中国成立前的中共中央指挥中心。至此,华北地域已经取代陕甘宁区,成为中共党、政、军力量的中心区域,也是中共首脑机关所在地。

  另一方面,当中共力量在华北地区迅速增长的同时,国民党军、政势力也在华北取代原有地方势力,得到了相当发展。华北地区依然重兵云集,各方军政力量相互制衡、犬牙交错。

  从地缘战略全局考察,中国幅员广大,而华北位居中心,为辐射四方之地。在民国的战乱时期,北洋实力派皖、直两大派系都崛起于中原,而最终都在北边的奉系和南方革命党人的夹击之下失败了。

  因此,在抗战胜利后的数年间,尽管中共武装力量逐步在华北占有了优势,首脑机关也渐次进入华北并以华北为指挥中心,但是,如果中共仅仅驻足于华北中心区域,不继续向多方向进行战略开拓,必将在该地区遭遇更加艰苦的斗争,并难于尽快控制中原。而当时的华东、华南、西南等富庶之区,基本上都是国民政府的地盘,中共力量一时难以介入。所以,中共随后实施了“控制东北”的战略。

  其实,中共在建立陕北、华北根据地的同时,从未放弃包括东北在内的其他战略方向的努力。

  重要的战略发展契机,是在日本战败投降之后,在大片日占区、特别是东北地区一度出现了政治“真空”,致使国共两党逐步发现其价值,并竭其全力调动兵力占领之。

  中共确定了东北的战略目标,并立即展开了有效的开拓新战略基地的关键性步骤。由于国民党军未能及时进入东北而失去先机,加之苏联的援助,中共在东北地区取得了迅猛的发展。至1948年底发动辽沈战役获胜,中共完成了“控制东北”的战略任务。中共在东北的战略性发展,付出的代价最低而收益最大、开拓的速度极快而且非常成功。

  东北战略的成功实施,奠定了决战全国的胜利基础,中共指挥中心也由农村走向城市。

  总体而言,中共开展武装革命之后的制胜之路,其战略方向的开辟与根据地建设,经历了曲折艰苦的过程而最终赢得了胜利。其阶段性进程主要是南方苏区建设、西南长征、陕北落脚、华北发展与“控制东北”等战略方向的确定与实施,而“控制东北”则是全过程的高潮。“控制东北”的成功,使具有重大地缘战略意义的东北地区,成为了支撑中共武装部队对国民党政权进行决战的重要战略基地,也成为了建国后巩固新生政权、进行国家建设诸多战略任务的大本营。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共自然不能容忍这一战略根据地受到威胁,不会无视突然出现在这一大本营边境线上的威胁性力量。

  二、二十世纪中国战争史及东北战略地位再分析

  东北地区的战略意义,不仅涉及中共武装革命之重心转移,也直接关系到20世纪中国国内外尖锐复杂的战争与政治冲突的战略态势。

  换言之,中共的战略需求与东北地区地缘战略意义相结合,促成了中共领导层的出兵决策。

  为护卫这一根据地,中共本应及时在东北部署重兵。不过新中国与苏联缔结了友好同盟条约,东北基地因此获得了可靠的外交安全保障。中共之所以在东北地区不留主力而将东北野战军80余万调入关内,是基于不用顾虑该地区的边境安全问题。

  朝鲜战争的爆发,改变了这种轻兵防卫态势。所以,东北边防军的组建,固然考虑到朝鲜战争的因素,实质上也是东北边防态势的恢复与整顿,东北“轻边防”状态不复存在。

  对于中共来说,无论是为赢得全国范围的革命战争,还是为执政后的国家建设,东北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战略基地或大本营;就更大范围的20世纪中国政治与战争历史来说,无论是实现国家“统一”,还是和平与安定时期的建设问题,“鸭绿江”国防线都是中国的安全保障线。

  三、中国对朝鲜半岛“睦邻”政策之传统与现实

  结合上述中国的革命与国家政治关系,再上溯东北亚的历史线索,可以发现跨越“鸭绿江”国防线的战略决策,其实绝非偶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抗美援朝,与古代中国维护邻邦唇齿关系和半岛安全,以共同抵抗外来入侵威胁力量的参战历史,其性质是相通的。

  从古代中国军队跨过“鸭绿江”,进行支援作战的史例,可以看出古代中国“睦邻”政策的传统已经具有上千年历史。中国人在面对一江之隔的危机时,唇亡齿寒的原则是决策的重要依据,而19世纪以来的历史教训尤为深刻。

  四、从“鸭绿江”出兵到“平壤、元山线”的作战与停战指导

  考察志愿军参战后的作战与停战指导,也可以揭示中国主动参战原因及其积极防御性质。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军于6月27日决定出兵朝鲜,同时封锁了台湾海峡。中国方面发表声明谴责美军干涉中国内政,决定推迟打台湾的时间,福建沿海部队转入守势,继续贯彻实施既定的陆军裁军计划。

  按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的决策,志愿军参战总目标,是通过争取军事上的胜利,即迫使美国在一定条件下进入谈判以解决有关问题。同时,中国还希望将半岛战争局部化或地方化,而不能扩大化。

  志愿军果决出兵,体现了毛泽东、周恩来等一系列指示文电的后发制人“保持自己的主动”的基本精神。而参战后则以“平壤、元山线”作为护卫鸭绿江的作战辅助线,即以坚守蜂腰部的“平壤、元山线”为中心,力求达成恢复三八线战前态势的基本目标,或进而实现使美军退出朝鲜半岛的最高目标。

  总而言之,通过分析“平壤、元山线”对于战争双方固有的战略意义,实际考察志愿军控制“平壤、元山线”的作战指导及其实际战况,应该是认识中方以东北为战略后方基地而实施对美军的作战与停战指导的主要依据之一。

  五、几点结语:果断与主动的防御性参战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即面对朝鲜半岛的艰难复杂的战争局势,对于执政的中共来说,的确是一个十分严峻的考验。中共一直致力于国内革命的完成,建国之际由于有了中苏同盟条约,有了同北朝鲜建交的安全保障,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东北地域的轻边防甚至无边防态势。但朝鲜半岛内战爆发后,中国立即重建边防力量,并为守护鸭绿江国防线,果断赴朝参战。

  需要再度强调的一点是,中国参战确系“危机处理”的后发制人,但在战略指导层面并不被动,概而言之是果断与主动的防御性参战。比较入缅之战而思索入朝参战,可以理解在20世纪的艰难岁月,中国人为达成最高的国家安全目标,在守护大后方战略基地等问题上,所采取的果断与主动的出兵决策以及作战和停战指导的基本范式。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历史系。《中共党史研究》2007年0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黄小强/摘)

作者简介

姓名:徐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