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党建 >>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
有关中央红军长征决策和准备两个传言的辨析
2019年10月11日 11:04 来源:《苏区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凌步机 字号
关键词:中央红军;长征决策;长征准备;战略转移;

内容摘要:近些年广泛流传着两个有关中央红军长征决策和准备的传言:一是说莫雄将一份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红军“铁桶合围”绝密计划交中共地下党员项与年送到瑞金,促使中共中央决定中央红军撤离苏区突围长征。经史料查证,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制订对中央苏区的“铁桶合围”计划、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初在庐山召开“绝密”军事会议、莫雄参加蒋介石的“绝密”军事会议等说法均不符合史实。

关键词:中央红军;长征决策;长征准备;战略转移;

作者简介:

  摘  要:近些年广泛流传着两个有关中央红军长征决策和准备的传言:一是说莫雄将一份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红军“铁桶合围”绝密计划交中共地下党员项与年送到瑞金,促使中共中央决定中央红军撤离苏区突围长征。经史料查证,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制订对中央苏区的“铁桶合围”计划、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初在庐山召开“绝密”军事会议、莫雄参加蒋介石的“绝密”军事会议等说法均不符合史实。中央红军主力准备撤离中央苏区实行战略转移的决策,最早是1934年5月下旬在博古主持召开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作出的。二是说长征前夕毛泽东在于都致信博古要求留在苏区,周恩来得悉后连夜从瑞金赶往于都说服毛泽东参加长征。事实上长征前夕毛泽东确实在于都何屋给博古写过一封密信,但时间是1934年9月下旬,而此时中央书记处已经决定项英留在中央苏区领导游击战争。有关周恩来连夜赶至于都与毛泽东彻夜长谈一事可信度也极低。故这一传言在缺少文献资料直接证明之前亦不可取信。

  关键词:中央红军;长征决策;长征准备;战略转移;传言;辨析

  作者简介:凌步机,男,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原副主任,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特聘教授。

 

  近些年来,有关中央红军长征决策和准备的两种说法,在社会上传播得沸沸扬扬。其一,是说1934年10月(有些人写文章说9月)蒋介石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部署对中央苏区实行“铁桶合围”。参加会议的国民党德安专员莫雄,将获得的这一“绝密”军事计划交给中共地下党员项与年。项与年冒死赶至瑞金,将这一“绝密”情报交给周恩来。周恩来等获得这一情报后,果断决定中央红军主力实行突围转移。其二,是说中央红军长征前夕,毛泽东在于都写信给博古要求自己留在中央苏区,并要求将红九军团留在苏区与他一起开展游击战争。周恩来得知这一情况后连夜从瑞金赶往于都,与毛泽东彻夜长谈,说服毛泽东同意参加长征。这两种说法,都事关中央红军长征决策和准备重大史实,是真是假,必须辨析清楚。

  一、是莫雄和项与年送交的“绝密”情报才促使中共中央决定中央红军主力进行突围长征吗?

  笔者在网上搜索有关这方面的信息,发现相关文章大多是根据莫雄回忆录中有关这件事的记述为依据的。为了能将这个问题辨析清楚,现将莫雄有关此事的回忆抄录于下:

  1934年蒋介石进行第五次反革命“围剿”已有一年,10月初,通知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东五省的省主席,各部队司令、军、师长、高级参谋等到庐山牯岭开军事会议。这是一次绝密会议,研究如何加速“剿灭”苏区根据地的军事部署,我因“剿共有功”,“考成第一”而被蒋介石特邀参加。会议在极端森严和保密之下进行的。蒋亲自主持会议,具体事项由蒋南昌行营秘书长、行营第二厅厅长杨永泰负责。会议打算开一个星期,具体策划和进一步贯彻其所谓“铁桶围剿”的方针,这是由法西斯德国顾问提出来的。计划由一百五十万大军,包围以瑞金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采用突然包围的方法,包围半径距瑞金为三百华里……事实上这次“铁桶围剿”的军事部署,在会议前早已进行了。

  会议文件很多,足有三四斤重。内有包围表、计划书、指示命令等几十份,还有蒋介石的语录、指示汇编及其他小册子,文件上都打有蓝色的“极秘密”印记、并按名单编了号码。

  会议开了一个星期,结束时,蒋介石致闭幕词,向与会者打气……散会后,我返到德安保安司令部,征尘满面,来不及梳洗,便召集刘哑佛、卢志英、项与年到办公室。屏退卫兵,关上房门,把文件给他们看。他们飞快地看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完。三人交换了眼色后,刘哑佛问我:“大哥!你说怎么办?”我说:“还有怎么办的?这样危急,你们马上拿去送上党中央。”他们一齐站了起来,异口同声而诚恳地说:“我们代表党感谢您!”他们的话,引起我心头一阵激动。随后他们即指定项与年将这些绝密文件送到南昌我保安司令部后方办事处,找到几个精干的年青的地下党员,将文件的主要部份全部密写抄录并马上发电报报去党中央。然后将稿件全部焚毁,将抄录的密写文件由地下党同志藏在鞋底,化装成老百姓千方百计送瑞金党中央。两个星期以后,党中央率领的红军开始了轰动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后来项与年在外地不幸被捕,他为了维护我并没有说出是我的参谋,经过地下党千方百计营救,越狱逃跑,用砖头磕破了四个门牙,化装为乞丐,逃避敌人的耳目,通过重重封锁历尽艰险,历几个月时间,跑到延安。【莫雄口述,莫栋梁、陈耀之、丘一中记录整理:《莫雄:我与共产党合作的回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东省广州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广州文史资料选辑》第31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2-14页。1991年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莫雄回忆录》有关这件事的记述,大致与上述内容相同。】

  笔者目前看到的相关文章,正是依据莫雄的上述回忆加工编写而成,虽对一些史实说法各异(如有的文章说蒋介石在1934年9月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部署“铁桶合围”计划,有的文章说项与年是1934年9月底将“铁桶合围”计划情报交给周恩来的,等等),但主要事件、情节都大致相同。

  莫雄的上述回忆,涉及几个主要或者关键的历史事实:一是蒋介石是在1934年10月制订对中央苏区的“铁桶合围”计划,还是其它什么时间制订的这个计划(或类似计划)?二是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初(或如有的文章说在1934年9月)在庐山召开过部署对中央苏区红军实行“铁桶合围”的“绝密”军事会议吗?三是莫雄作为德安地方专员,是否有资格参加蒋介石的“绝密”军事会议?四是在瑞金的党中央在什么时候决定中央红军主力撤离苏区突围转移?是否如莫雄所说,周恩来得到项与年送来的情报才果断决定红军主力突围转移?对这些历史事实,笔者依据自己所看到的历史资料和认知,权作如下辨析:

  第一,蒋介石是在1934年10月制订对中央苏区的“铁桶合围”计划,还是其它什么时间制订的这个计划(或类似计划)?

  所谓“铁桶合围”计划,实际就是蒋介石制订的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的计划。国内外史学界毫无争议的历史事实是:蒋介石组织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军事“围剿”,始于1933年9月下旬。那么,按照一般的常识可肯定,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军事“围剿”计划,在1933年9月以前就已经制订好了,否则,便无以发动如此大规模的“围剿”行动。史书记载如下:

  国内关于红一方面军史最权威的著作,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编审委员会编写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该书是这样记载的:1933年5月,蒋介石撤销了赣粤闽边区“剿共”总司令部,设立“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全权处理赣粤闽湘鄂5省军政事宜,并在美、英、日等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开始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大规模“围剿”的各项准备:第一,继续推行“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剿共”方针,实行军政一体化。第二,推行“堡垒政策”,对中央苏区进行严密封锁,并在南昌行营内设立了碉堡专课(即第六课),专门担任碉堡设计指导事宜。蒋介石还把中央苏区及其邻近地区划分为8个筑碉区,又将抚、赣两河间划分为7个碉堡群区,并分别派员“选筑碉堡”。据统计,1933年10月以前江西全省有碉堡1157座,到1934年2月增至6053座(包括碉楼、堡垒、桥头堡、护路堡、圩寨等);至同年10月,已增至14294座。与此同时,蒋介石还对中央苏区进行严密的封锁,把江西全省划为封锁区域,在各县城、重要圩镇,均设封锁机关,在所有的关隘津卡,构筑碉堡,密布巡探,严加盘查,断绝行人,切断苏区同外界的一切联系,严禁苏区的粮食、钨砂等输出,严禁国民党统治区的食盐、布匹等日常必需品输入。厉行粮食、食盐、食油等配给制,断绝苏区的物资接济,并颁布了严格的法令,禁止商人同苏区人民进行贸易,凡查获商人私运者,即以“通匪”论罪,处以极刑。此外,还组织大批反动武装,毁苏区的青苗,割苏区的谷子,企图使苏区人民“无粒米勺水之接济,无蚍蜉蚊蚁之通报”【蒋介石:《剿匪手本》。】,以“促其内溃”【王多年主编:《国民革命战史第四部:反共戡乱(上篇)》第4卷,台湾黎明文化事业公司1982年版,第5页。】。第三,举办庐山军官训练团,提高军官反共的信心和作战指挥能力。第四,同美、英、日等帝国主义勾结,乞求援助。第五,改编部队,适应山地作战。至8月底,“围剿”中央苏区的北路军多数部队先后改编完毕,大致分为3团、4团、5团制3种师。同时,蒋介石还在南昌、武昌、洛阳、杭州等地设立新兵训练处,拟训新兵150至200个团,以不断补充其“围剿”军主力。【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编审委员会编:《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版,第395-400页。】

  国内以研究蒋介石著称的史学家杨树标先生,1989年著写出版《蒋介石传》。书中写道:1933年“6月2日,蒋介石在庐山主持了牯岭会议后赴南昌。8日,在南昌行营召开了赣、粤、闽、湘、鄂五省‘剿匪’军事会议,‘研讨剿匪战争经验,分析匪军状况,指示对匪彻底封锁的作战方针’【《蒋总统密录》,第2097页。】。在会议期间,蒋介石差不多是一天一个讲话,甚至一天两个讲话,先后作了题为《五省剿匪军事会议的使命》《剿匪战机述要》《参谋业务与剿匪要诀》《健全组织与宝贵时间》《参谋业务及其应有修养》《此次会议之心得与今后应有之努力》《信仰统帅及战斗心理之重要》和《推进剿匪区域政治工作的要点》等八个报告。”“五省剿匪会议之后……蒋介石为了集中训练他的军事指挥官,专门在庐山开办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陆军军官训练团。”【杨树标:《蒋介石传》,团结出版社1989年版,第230-231页。】“1933年8、9月间,蒋介石完成了‘围剿’的准备工作,将进剿的部队分为北路军、西路军和南路军三路,北路军为主力。8月16日,他致电熊式辉、贺国光说:‘北路军进剿准备,务限九月廿日以前,一律完毕。’……10月17日,蒋介石以战守字第213号令,指示各部队行动纲要。北路军根据行营‘围剿’计划,下达作战指导,第五次‘围剿’我革命根据地的行动正式开始。”【杨树标:《蒋介石传》,第238-239页。】

  以上史书记载说明,蒋介石所进行的对中央苏区第五次“围剿”的准备工作,大都在1933年9月以前完成。试问,如果尚未制订对中央苏区“围剿”的周密计划,上述准备工作能有条不紊开展并一一落实吗?既如此,又何来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再来制订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的所谓周密的军事行动计划呢?须知此时国民党军历时一年之久的第五次“围剿”已近结束,要是蒋介石迟至此时才制订出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的“足有三四斤重”的军事行动计划书,岂不贻笑大方?至于蒋介石第五次“围剿”中央苏区的军事行动计划,是否称之为“铁桶合围”计划,到目前为止,笔者尚未见国内(包括台湾)历史研究机构或历史学者编著的有关史书、文章有如此称谓。这恐怕是莫雄先生自己杜撰的吧。

  第二,蒋介石在1934年10月初(或如有的文章说在1934年9月)在庐山召开过“绝密”军事会议吗?

  答案是否定的。据杨树标所著《蒋介石传》和李勇、张仲田所编《蒋介石年谱》(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年出版),李松林、齐福麟、许小军、张桂兰所编《中国国民党大事记》(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出版)记载,1934年7月至9月,蒋介石在庐山亲自主持举办第二阶段的国民党军官训练团。3个月共举办3期,主要内容是对国民党军官进行所谓“军人魂”的精神教育,没有更多涉及军事问题。第一期7月9日开学,7月底结束;第二期8月6日开学,25日结束;第三期9月9日开学,27日结束。在这3期当中,蒋介石一共给参训学员讲话29次。讲话主要内容就是向国民党军官灌输法西斯思想。第三期训练团结束后,蒋介石于10月4日偕宋美龄离开庐山前往武汉。

  台湾学者吕芳上先生依据《蒋中正日记》、《蒋中正总统文物》、蒋中正文电等档案资料主编的《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2014年12月台湾“国史馆”出版),对蒋介石1934年9月至10月上旬逐日活动,更有详实记载如下:

  9月1日:通电各省主席,为减轻旱灾影响,宜采取相关措施。

  9月2日:分别与颜惠庆、孔祥熙谈外交、财政等问题;电蒋伯诚西南方面有谓五全大会召集之目的为解决总统问题,系属谣言。

  9月3日:电复汪兆铭告以刘湘与法国订约修筑成渝铁路一案,应探查实情;电复陈肇英关于福建烟馆、赌场及花会之处置;手谕陈诚教育训练之方法;听王芸生讲日本史及与黄郛谈“倭祸”有感。

  9月4日:手谕陈诚派教官讲演四个题目;电责蒋鼎文进剿成绩不力,以东路向河田、长汀前进,须十分稳重;不信诊断有肝病;认为非先平两粤,无以定国安民。

  9月5日:日记记曰:“第九师进攻受挫,东路计划不能如期进行矣。”

  9月6日:电蒋鼎文第九师固守待援,并抽调部队至前方,再用大炮飞机协同轰炸共军碉堡;为共军攻陷安徽太湖县,电张学良鄂东部队应重新配置部署;又电令陈绍宽派军舰巡逻;通令行营所属各机关、部队,重申不得辞职与革职了事;电朱培德等军事机关官长,审核公事勿搁置延误。

  9月7日:电复汪兆铭上海邮工经劝导已复工,若继续行动,将采取严厉之处置;电复黄慕松盼尽力疏解,使班禅安然回藏;电复邵力子,于右任以监察权既受限制,决定出国,望劝慰之;离开牯岭,至九江乘舰,经田家岭,晚泊大冶港。

  9月8日:自大冶乘舰东下,经九江湖口换船,晚至庐山军官训练团宿。

  9月9日:主持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三期开学典礼,讲“总理首次革命纪念暨本团第三期开学之意义”;电蒋鼎文共军必求击破东路,故准备未完成前,应加强工事,并向其佯攻;又电顾祝同飞往龙岩指挥;电桂永清教导总队之补充与训练应加紧实施等;电复龙云盼能电告刘震寰銜胡汉民命至云南所说内容。

  9月10日:主持庐山军官训练团总理纪念周,讲“军队教育之要旨”;电复何应钦不宜遽行调中央军入川。

  9月11日:于庐山军官训练团讲述“大学之道”;电曾养甫筑路经费向农民银行抵借,又在公路车站及名胜各处应设有公共厕所;电张治中此次飞行训练应特别严格、军校课程应增设东亚史地。

  9月12日:电俞大维有关订购炮弹及部队防空教范等事宜;电陈果夫电影宣传与教育盼能限期促成并应指定专办之人;电复杨端六军委会第三厅对于审计部宜为形式上之汇转核销,查照备案即可;电令川中各将领,死守巴河附近阵地,倘再擅退,必予严惩;思考日俄开战时,日本可能对中国采取的态度;与刘文岛谈义(意)大利之制度与墨索里尼之集权。

  9月13日:电询俞大维钢盔能否自制,如能自制应特制式样;通电各省市长防空演习之重要,并请在各省市筹设防空学会;又电朱培德、唐生智筹办中央防空委员会。

  9月14日:分电孔祥熙、陈庆云速订与德国与义(意)大利飞机制造厂合同;电复陈济棠五全大会之召集格于党章,不应因少数人反对而转变。

  9月15日:对庐山军官训练团续讲“大学之道”;电刘文岛所聘义(意)国顾问,政治与党务两种顾问最为重要。

  9月16日:电汪兆铭、孔祥熙请维持川省金融,并详加核议;听取杨杰赴欧考察报告。

  9月17日:主持军官训练团总理纪念周,讲“整理军队的要点与社会环境的关系”;电陈调元、赵观涛防堵共军罗炳辉部办法,又电韩复榘请协助清剿;电询黄郛日人失踪及天坛附近种植药物事;电复张学良青年党潜伏东北军中,实可焦虑,应予清除。

  9月18日:赴庐山军官训练团讲“军人精神教育释要”;电川中各将领同心协力,固守规定各要点阵线;又电杨虎城饬陕南各军乘虚袭击共军。

  9月19日:电请阎锡山本月内拨八团兵力至江西;电王家烈严督所部与湘桂军切实联络堵剿贺龙与萧克部;乘舰由湖口至九江,晚回湖口后游石钟山。

  9月20日:电刘文岛有关聘义(意)大利海军顾问事;电熊式辉军事整理之重要者,并令督察江西沿江各县县政;电朱培德军事各专校最好在相近之处;电曹浩森以后军事机关所购外国机械,交购料委员会审核承办;电陈仪严令各县赶筑碉堡,切实组织;由湖口到彭泽,再乘原舰回九江,夜到牯岭;研究阳明学说与孙文学说之差异。

  9月21日:电顾祝同、蒋鼎文责高级将领未能切实督率;电赵观涛等剿共方略。

  9月22日:电顾祝同等共军第一军团仍在东路,应作相关部署;研究英国与日本、苏俄间的关系。

  9月23日:至庐山军官训练团讲“军事教育应用天然景物之重要”;电黄慕松注意英国挑拨中央与西藏的关系。

  9月24日:主持军官训练团总理纪念周,讲“军人应确立革命的人生观”。

  9月25日:电俞济时、伍诚仁前方部队应小心埋伏与夜袭;电顾孟余转饬平汉、陇海、道清三铁路局对于中原煤矿酌量减轻运费;思考国家存亡之理。

  9月26日:至庐山军官训练团讲“利用天然之要义”;致函盛世才说明中央立场,并盼其靠依中央,同时多方罗致忠诚廉干人才赴新佐治。

  9月27日:主持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三期毕业典礼,讲“对军官团各期学员精神讲话之综合要点”;电询顾祝同等是否照战略占领河田,又提示东路此后前进应顾虑之点。

  9月28日:电张学良关于共军之清剿部署与侧重六安、霍山与潜太地区;电孔祥熙军需署积欠亏空款项拟向中央银行借支;自海会寺出游,晚回牯岭。

  9月29日:电示卫立煌、赵观涛,如共军向南第八十五师应在常山或广丰堵剿。

  9月30日:电复蒋廷黻,已电孔祥熙告驻华俄使,俄方可迳与接洽。

  10月1日:电示赵观涛等转令各团营连长射击共军之优先目标;电告俞大维,军用化学厂可否与英、德洽商合作,又可与义(意)政府交涉派员学习防空;电告谷正伦有关《大风报》造谣一事;电汪兆铭商讨怀柔盛世才与对俄策略;电复汪兆铭,陈济棠游移于胡派与中央之间,对陈、对胡是否分别应付,尚有研究余地。

  10月2日:电陈调元、赵观涛浙皖边境堵剿共军计划;电复汪兆铭拟派王宠惠赴粤。

  10月4日:电陈诚进攻石城之部署;电汪兆铭转令北平市将第二届参议员选举展缓一年。

  10月6日:召集在武汉各将领会议,指示鄂豫皖三省剿共事宜。

  【以上均据吕芳上主编:《蒋中正先生年谱长编》第4册,台湾国史馆2014年版,第408-422页。】

  上述大陆与台湾学者研究成果及出版之有关史书记载,清楚明白地说明:1934年9月至10月上旬,蒋介石在庐山根本没有召开过部署“围剿”中央苏区的大型“绝密”军事会议。

作者简介

姓名:凌步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黄小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