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内蒙古
翟禹:草原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2018年12月28日 12:20 来源:《实践》 作者:翟禹 李春梅 胡玉春 字号
关键词:草原文化;民族;游牧;文化交流;中华文化;世界文明;中亚;文化是;北方草原;人类社会

内容摘要:草原文化是人类社会的重要文化形态之一。在历史发展进程中,草原文化虽历经多次变迁和兴衰沉浮,但其内在的脉络始终没有中断,这使其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为古老和悠久的地域文化之一。因此对于草原文化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与作用的思考是非常必要的,这将有助于我们认识当代草原文化在整个人类文明进程中的地位和作用,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完善与发展自身,实现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一、草原文化是世界文明最活跃的流动因子从历史上看,草原文化及其创造主体——游牧民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均不同程度地促进了欧亚大陆上多种文化之间的交流,成为当时各区域之间、各民族之间最为活跃的流动因子。三、草原文化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是草原文化为中华文化世界地位的提升作出了重要贡献。

关键词:草原文化;民族;游牧;文化交流;中华文化;世界文明;中亚;文化是;北方草原;人类社会

作者简介:

 

  草原文化是人类社会的重要文化形态之一。在历史发展进程中,草原文化虽历经多次变迁和兴衰沉浮,但其内在的脉络始终没有中断,这使其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为古老和悠久的地域文化之一。因此对于草原文化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与作用的思考是非常必要的,这将有助于我们认识当代草原文化在整个人类文明进程中的地位和作用,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完善与发展自身,实现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一、草原文化是世界文明最活跃的流动因子

  从历史上看,草原文化及其创造主体——游牧民族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均不同程度地促进了欧亚大陆上多种文化之间的交流,成为当时各区域之间、各民族之间最为活跃的流动因子。

  一是贯通中西大通道,创造良好交通条件。在长期的大规模迁徙和移动过程中,游牧民族不仅将活动范围尽可能地向周边延伸、扩展,而且还踏出了固定的、纵横交错的用于往来迁徙的各种通道,其中一些通道逐渐延伸演变成重要的中西交通大通道。这些交通网络促进了游牧民族内部的沟通和凝聚,也加强了游牧民族与其他地区和民族的相互交往,在不同文化的交融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先秦时期,东西方就有基本固定的通道将东亚、中草原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亚、西亚和欧洲联系起来。通过出土于史前时期和夏商周时期的玉器、青铜器,学者们确认了一条在先秦时期就已经存在的“玉石之路”,也称“青铜之路”。这条路连接着西亚、中亚以及中国北方草原地区、中原地区。草原丝绸之路比“玉石之路”要长得多。中原的文化元素通过草原丝绸之路逐步传播到中亚、欧洲等地,为西方打开了解东方的窗口。公元前2世纪,匈奴控制了草原丝绸之路,使中西经济文化交流、沟通更为深入密切。其后,突厥、回纥、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民族在充分利用和保障草原丝绸之路畅通的同时,还陆续开通了四通八达的回纥道、参天可汗道、吐谷浑路、驿道、商道等。这些道路为不同文化的交流,创造和补充了更加便利的渠道。分布在交通网络上的民族利用地缘优势,直接或间接地成为东西方交流的枢纽、商业贸易的中介,使东西方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越来越活跃、越来越广泛。

  二是游牧民族的流动影响了世界格局。草原文化的创造主体——游牧民族的活跃特性还表现在因他们的西迁而改变了世界民族及国家的分布格局,深深地影响着世界历史的进程。大范围的民族迁徙及民族分布格局的变化,打破了诸多民族的封闭、隔绝状态,使各民族之间有了更广泛、密切的接触,并且为此后的多民族融合奠定了基础。

  中国北方草原文化的创造主体——各游牧民族凭借骑马这一轻便快速移动的技术优势,秉持开放、进取的民族品格,在广阔区域内流动、扩散,最大范围地踏出了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沟通、凝聚着本民族,疏通着对外交往的通道,同时他们也利用这些交通网络适时地向有利于自己生存的空间继续挺进、突破,而西迁、西征是他们利用大通道的最好证明。

作者简介

姓名:翟禹 李春梅 胡玉春 工作单位: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草原文化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