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探秘消失古国之六:走进骆越
骆越故地 稻风依旧
2013年10月28日 19: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0月11日第509期 作者:赵明龙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古骆越的风采我们虽已无法亲眼得见,但在今天的岭南地区、百越民族所遗留的习俗之中,我们却不难发现骆越文化的遗存,仍能感知到它的璀璨。

  古骆越的风采我们虽已无法亲眼得见,但在今天的岭南地区、百越民族所遗留的习俗之中,我们却不难发现骆越文化的遗存,仍能感知到它的璀璨。

  近年来的科学发现将人类栽培水稻的起源地指向了骆越故地。中国科学院国家基因研究中心韩斌课题组与中国水稻研究所及日本国立遗传学研究所等单位合作,于去年在《自然》杂志发表了题为“水稻全基因组遗传变异图谱的构建及驯化起源”的论文。该研究发现,分布于中国广西的普通野生稻与栽培稻的亲缘关系最近,表明广西很可能是最初的驯化地点。生活在广西的土著民族壮族先民——骆越族群和稻作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郦道元《水经注·叶榆河》中注引《交州外域记》云:“交趾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雒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为雒民。”目前,我国对“雒田”研究的主流观点认为,“雒田”就是古骆越人开发种稻的水田。

  骆越之地承载了积淀深厚的稻作文化,融进了人们日常生活与民风习俗之中。壮族节日文化就和稻作农耕生活密切相关。在广西崇左市扶绥县一些壮族村屯,人们认为稻禾有神灵,因此每年的三、四、六月从播秧到插秧,都要祭祀禾神。三月初三,时值下秧,人们做糍粑并将糍粑摆在田边后,一边播秧一边祈祷,求禾神庇佑秧苗长齐。四月插秧前,人们杀鸡祭田,传说这是为禾神下田开路。六月初六,每家要杀一只鸡去拜田。在拜田时,拜者先用秧苗两三蔸膜拜,祈求丰收。同时,插一些小花旗在田边,并烧纸钱,以示对禾神的崇敬。大新县壮族有过“插秧节”的传统习俗。每年四月初一至初八,大新壮族都会选择一个吉日举行开插仪式,仪式一般由村长主持。在仪式开始的当天凌晨,主持者必须剃头刮须穿新衣,乘天色未亮、万物寂静之时走到田垌。路上不能回头,也不能讲话,到达田垌后要在田头插几株秧。经过这个仪式后,全村或全家人才能开始插秧,不然会不吉利。

  农忙时节,也有许多表达对稻谷丰收喜悦的传统礼仪习俗,最有名的莫过于尝新节了。尝新节又叫“吃青节”、“吃新节”等,通过尝新米来表达对一年辛苦劳作而终于等到丰收的祈盼与欢喜之情。尝新节日期不一,广西许多壮族地区会在九月初九稻谷即将大面积成熟时过尝新节,云南文山壮族是在八月初五或十五过。当天,壮家人清早就到田里割来绿稻叶供在祖龛上,还要割下最先成熟的稻穗搓掉谷壳做成新米饭,以此来祭祀神灵、招待亲友,庆贺即将到来的丰收。

  最能反映壮族稻作文化特点的节日是“青蛙节”。“青蛙节”的活动大致要经过找青蛙、孝青蛙、葬青蛙的程序。每年正月初一,天刚蒙蒙亮时,全村男女老少,相邀出动,敲锣打鼓地到田垌寻找青蛙。谁先找到立即高呼,众人便蜂拥而至,先睹为快,然后鸣炮禀报神灵。由青蛙的寻得者将青蛙另献给群众推举出来的主祭人——歌主,歌主将青蛙放入一个精致的小棺材中,由4名青年抬着,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下,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地游村串寨。每到一户,唱一遍《青蛙歌》,向主人表示祝福。歌毕,主人送些大米、粽子、糍粑、肉、彩蛋等作为奉献给青蛙的祭品,叫“福寿品”。游完村后,青蛙的灵枢被停放在村外的社皇庙或亭子里,全村男女老少都去为青蛙“守灵”,直至葬青蛙之日。葬青蛙必择定吉日良辰,是日清晨,人们在停放青蛙的地方竖起一根根竹竿,上挂各色纸幡。选定的吉时一到,人们便敲响铜鼓、鸣地炮,在皮鼓、唢呐的伴奏下,摹仿青蛙的形象跳舞,然后全村男女老少在歌主的带领下,抬着青蛙的灵柩在村外的田地绕行一圈,到一个择定的地点将其安葬。在举行葬礼时,有时还跳蛙神舞等,进行各种娱乐活动。这样,算是把蛙神请回来了,便可保全年风调雨顺,获得好收成。这个节日在东南亚、南亚的一些国家也十分盛行。笔者考察缅甸景栋和印度阿萨姆邦发现,这两个地方每年都举行类似中国红水河流域祭祀蛙神的节庆活动,虽然活动形式有所区别,但主题都是企求青蛙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表明中国与东南亚、南亚的壮泰族群传统文化相通相似。

  (作者系广西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

  记者手记

  破解“骆越之谜”尚待回答诸多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毛莉

  骆越故地之行令记者感触良多。这里虽没有长城、兵马俑的磅礴雄壮,也没有江南小桥流水的灵巧秀丽,但却散发着壮乡阡陌泥土的芬芳,山水秀丽。不过,如今秀美丰饶的土地对曾经的骆越人来说,却是另外一幅景象——丛林密布、野兽出没、瘴气弥漫。在今天壮人的心中,先民骆越人筚路蓝缕之功不可埋没。

  然而,要清楚梳理古骆越的发展脉络谈何容易。由于文献资料匮乏、考古证据不足等原因,骆越研究困难重重,对于一些基本问题的认识,学界还存在巨大的分歧。在先秦自主发展时期,骆越人是否建立了文明实体?古骆越又是如何一步步发展演变的?现代华南壮侗语族和东南亚部分国家的20多个民族是否同源于骆越文化?诸多问题有待进一步论证,以取得学术界更广泛的共识。

作者简介

姓名:赵明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