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数字化时代的学术期刊发展
学术期刊可选择混合媒介经营
2013年12月02日 13: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1月29日第530期 作者:Paul Richardson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图书馆”一词起源于拉丁语“书籍”,沿用至今,已有漫长的历史。迫于压力,协会最终更名为“英国信息与图书馆专家协会”(Information and Library Professionals UK)。

      

  2013年9月14日,美国第一座“无纸化”公共图书馆BiblioTech在得克萨斯州贝尔郡(bexar county)建成。在这座图书馆里,没有纸质书籍,没有印刷杂志,有的仅仅是电子文档、光盘和互联网。2013年,英国图书馆与信息注册协会(CILIP, Chartered Institute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Professionals)要投票给协会起个新名字。董事会最初的提议包括“知识达人”、“英国信息专家”等,但这却遭到了协会成员的一致反对,因为新名称里居然找不到“图书馆”的影子。“图书馆”一词起源于拉丁语“书籍”,沿用至今,已有漫长的历史。迫于压力,协会最终更名为“英国信息与图书馆专家协会”(Information and Library Professionals UK)。

  以上两件事情表明了数字革命对出版业,尤其是对学术出版业的巨大影响。过去的两三年里,电子书特别是小说类电子书的消费在美国和英国呈爆炸式增长,这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然而,学术期刊的数字化进程却要早得多。2008年,在英国所有的数字出版物中,专业学术类出版物占到了85%,总值达8500万英镑。2012年,专业学术类出版物占所有数字出版物的比例降至43%,但总值却增长了一倍多,达1.75亿英镑,其中1.12亿英镑来自期刊的在线订阅和在线访问。

  10年前就有75%的学术期刊可以通过在线方式获得。2008年,这一数字增至90%,其中,在STM(科学、技术和医学)领域,这一比例为96%,在AHSS(艺术、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这一比例为86%。2013年,99%的STM类期刊和95%的AHSS类期刊提供电子版,只提供纸质版的杂志仅局限于为数不多的几个特定行业。与此同时,通过同行评审的论文数量以每年5%的速率稳步增长,并且下载量激增。但在专著占有重要地位的学术领域,两者的差距并不十分明显。数字化进程已箭在弦上,如果说仅提供纸质版的书刊已经落伍,要实现期刊的完全数字化转型却仍需时日,个中缘由还有待我们探索。

  数字期刊的优势及困境

  对于研究类期刊来说,采用数字化的传播媒介具有多种优势。

  首先,数字期刊能够链接到更多资源,从而在更大范围内搜索研究成果,这是传统纸质刊物所无法比拟的。其次,数字期刊不仅仅是纸质期刊的电子版,在很多情况下,它还附加了各种数据资料和音频、视频文件。研究表明,数字期刊里的文章普遍拥有更丰富的引文资料,并且其自身也能在更大范围内被其他文章引用。如今学术研究成果更新快、数量大,要想紧跟学术前沿,就必须具备获取和检索数字资源的能力。

  在物质空间层面,数字期刊同样优势显著。图书馆和个人的空间均有限,保存实体期刊无疑会占用大量资源,数字期刊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从而大大降低图书馆的使用和维护成本。与此同时,研究人员也能更自由地安排工作时间和地点,这有利于学者在工作与生活之间找到适合自己的平衡点。

  诸多优势使得人们对于学术期刊仅发售电子版的呼声很高。然而,要想实现这个目标,依旧困难重重。

  首先是心理因素。除了少数年轻学者外,大部分学者都成长于印刷文化的大背景下,他们更青睐纸质书刊,喜欢在纸上勾勾画画。虽然在美国和英国,大部分人早已接受数字化的阅读和工作模式,然而在诸如南欧和亚洲的部分地区,情况却远非如此。即便是在美国和英国,作者仍十分重视保留作品的纸质版,一些专业机构和组织也要求提供纸质版进行存档。

  其次,从传统期刊过渡到数字期刊涉及一系列问题。比如,往期还没有进行数字化的期刊要如何处理;一旦图书馆停止订阅某种期刊,如何保证之前已订阅的内容仍可从该图书馆的数据库中持续地获得;数字期刊要如何归档保存,并且避免因“该页无法显示”而导致的数据丢失,等等。

  再次,对于AHSS领域的某些学科,比如艺术和建筑设计来说,数字期刊中图片的真实度和色彩显示问题尤为突出,类似问题在STM领域(如临床医学和护理学)也同样存在。数字期刊中图片的版权问题也比纸质期刊更为复杂。

  此外,数字期刊的定价也是一件麻烦事。由于数字期刊的生产和分销成本低,人们完全有理由要求它以更低的价格出售。然而在英国,纸质出版物不用缴纳增值税,电子出版物却需要缴纳20%的增值税。

  当然,很多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例如,可以采用按需打印的模式生产纸质书刊,色彩复制技术将会改进,无法承担数字化成本的小规模学术社团可以依附于大学出版社,等等。定价问题也有解决方法。比如,由荷兰学术出版商布里尔(Brill)出版的期刊Logos,它的定价是这样的:图书馆订阅,电子版245英镑,纸质版270英镑,电子版加纸质版294英镑;个人订阅,90英镑。

  混合媒介的经营策略

  国际上一些著名的学术期刊采用的是一种混合媒介的经营策略。其中,最知名的要数STM领域的《自然》(Nature)杂志。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学杂志,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869年。一方面,大众消费者可以在报刊亭买到杂志的纸质版,另一方面,它也提供电子版,其中包括播客、视频、博客等多种形式,用户可以在网上查阅到1997年以来的所有各期杂志。它的定价分为机构订阅者、个人订阅者、研究生和本科生四个层次。

  在AHSS领域,最好的例子是创刊于1886年的《英国历史评论》(Th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这本颇有声望的学术期刊同样提供纸质版和电子版,并且针对个人订阅者和机构订阅者有不同的定价。单篇文章或者单期杂志也可以在线购买。

  这种混合媒介的经营方式,能够将数字期刊的灵活性和多样性与传统纸质期刊的权威性和审美性完美地结合起来。

  (作者系牛津大学出版研究中心前主任、创办人、教授;笪玉婕/译)

作者简介

姓名:Paul Richardson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