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独家报道:探秘消失古国之一 走进龟兹
千佛相伴 情依龟兹:石窟旁的守望者
2013年12月17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6月21日第465期 作者:张春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提示】在龟兹故地,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有一群石窟守护者,他们没有豪言壮语,只有质朴的行动与气度,默默守望文化遗产。

  ■面色黝黑的热合曼是克孜尔尕哈石窟的守护者。

  在龟兹故地,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之中,有一群石窟守护者,他们没有豪言壮语,只有质朴的行动与气度,默默守望文化遗产。记者近距离体验他们的工作与生活,屡屡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所打动。

  克孜尔申遗紧锣密鼓展开

  克孜尔石窟为“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路网”文化路线中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遗产地之一。时隔两年,记者再到克孜尔,亲身见证了龟兹研究院工作的“提速”。两年内,以克孜尔石窟申遗为契机,研究院内外大为改观。目前,申遗工作已经进入冲刺阶段,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推进。办公室每周都贴出报告最新工作进度的简报。工作人员在各自岗位上忙碌着,常毫无怨言地自愿加班:“我们这里放假与平日区别不大,大家都愿意来忙工作。”

  两年攻坚克难的申遗之路,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凝结着几多汗水。2012年6月,为切实加强克孜尔石窟申遗工作的落实,研究院专门成立了“申遗领导小组”,并由院领导挂帅成立了“克孜尔石窟申遗工作办公室”,具体负责各项申遗工作的开展。他们以世界遗产相关公约为依据,不断加强遗产地内部各项管理制度的制定、完善和落实。申遗工作涵盖了申遗的工作组织、考古发掘、环境整治、遗产地本体保护、遗产信息资料保存工作、保护规划、法制法规、环境监测、申遗档案建设等内容。通过申遗,研究院队伍更加壮大,专业化水准大为增强,遗产的监测、保护、管理等工作全面进入更加科学化的阶段。

  在开展申遗工作的两年中,研究院主持多项探讨龟兹石窟历史价值科研课题,其中包括国家重大课题八项、社科基金课题一项,还组织实施开展多项院级课题,并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前往克孜尔石窟进行考察、交流和研究。加强同其他科研院所的合作,工作人员完成了《龟兹艺术研究》等两部专著的审稿工作,目前正组织编写《中国壁画丛书·龟兹卷》。加强资料中心建设,通过自筹和接受捐助等方式,使资料中心的软、硬件进行升级,初步建立了龟兹学资料图书和信息库。2012年,研究院在克孜尔石窟设立了申遗档案室,收集整理与申报遗产有关的文字、图片和相关文献几千份,相关图片数万张,在自治区文保中心的协助下,目前档案整理工作即将完成,初步建立电子档案编目系统。

  记者来到档案室,几位年轻的研究者正在忙碌,已完成整理的档案整齐地分类存放在柜子里;刚刚整理出来的照片、文件等,在桌上摞起几十厘米。“我们所做的是基础性的工作,整理档案主要是为以后的研究者利用。”

  2013年5月,“丝路梵音——龟兹敦煌石窟壁画展”在莫高窟隆重开展,丝路之上的两颗璀璨明珠因此而“相遇”,龟兹壁画临摹作品令参观者惊叹。记者随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工作人员进入工作室,洞窟壁画临摹工作是该所9位工作人员的要务。来自阿富汗的青金石是壁画临摹所用颜料的一种,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其从拣选到研磨的过程,仅调制颜料的过程就非常繁复,即使不计调制颜料的时间,临摹一幅1米多见方的作品至少需要3个月。2013年5月,洞窟临摹工作长期规划初稿已经完成。2012年,研究院先后在厦门、大同、杭州以及阿克苏等地举办了龟兹壁画临摹作品艺术巡展。目前研究院组织筹划的“丝绸之路与克孜尔石窟文献展”,已完成展陈设计,正在积极组织。

  “小心,注意壁画。”在库木吐喇石窟参观时,研究院文物保护研究所所长叶梅善意地提醒记者。记者马上注意到背包可能会触到壁画而赶紧小心地把它抱在胸前。进洞人的一切细节都被保护工作者看在眼中,避免对石窟一丝一毫的损害。目前,《克孜尔千佛洞保护总体规划(2012—2030)》已完成制定,龟兹石窟的保护已进入科学保护阶段,管理规定等更加严格,处处令人感受到文化遗产的圣洁而心生崇敬。叶梅告诉记者,在克孜尔从事石窟保护乃至其他工作,都是源于对石窟的热爱。

  克孜尔洞窟的坚守者

  ■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工作室,展开的为壁画临摹作品,柜中为壁画颜料。

  克孜尔千佛洞的夜晚,除了几盏孤灯之外,没有多少光亮,只有稀落的虫鸣和潺潺流水声,轻轻敲打着一片安寂。即使是白天也罕有人声鼎沸的景象,夜幕降下,万籁俱寂。在院中散步,幽暗的林中似乎潜藏着什么动物,从旁走过不禁恐惧地屏住呼吸。

  正是在这样空寂、荒凉的地方,守护克孜尔,守护龟兹,守护者们共同书写了一部凝聚着几代人的青春与悲欢的故事。

  王建林研究员在克孜尔工作已有40年。40年与龟兹相伴的历历往事,如同泪泉的溪流,汩汩而来。那时交通不便,来克孜尔要颇费周折。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喝咸水,脱土坯,种菜、建房之类的都是自己动手。他记忆深刻的是一年除夕,万家团聚的时候,他一人在克孜尔守卫,方圆几十里空寂无人,几乎漆黑一片,令人不寒而栗,而他坚持了下来。

  现在在克孜尔,饭菜比两年前大为丰富,然而也只是四菜一汤;仍然是自带餐具,饭后自己刷洗,每餐几乎都是定量就餐。员工的住宿条件也大为改善,以便让他们更加安心地工作、研究。

  龟兹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苗利辉1997年从西北大学毕业后到克孜尔工作,“扎根克孜尔”之后一干就是16年。大约同时来的十多个人中,目前留在研究院的只有寥寥三四个。他在此成家,妻子赵丽娅是美术研究所文博馆员。这对克孜尔伉俪举行了特殊的婚礼,没有西装,没有婚纱,没有轿车,没有红地毯,只是踩着佛窟圣土。此后,他们共同在穷山僻壤之间默默地将青春岁月献给龟兹文化。

  200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库木吐喇石窟保护维修工程专家组抵达库木吐喇石窟,决定由研究所负责洞窟保护、考古档案资料的收集、记录、摄影、测绘等工作。工作组当年即进入工作现场。第一期工作历时三年,其间他们经受了南疆的炎炎烈日和滔滔洪水的考验,徒步翻山越岭,涉过齐腰深的河水,即使洪水暴涨时也未停止工作,还对洪水进行观测摄影,坚持病害调查测绘,其工作获得教科文组织库木吐喇石窟保护维修工程专家组和教科文组织官员的高度评价。《库木吐喇石窟内容总录》即建立于这项工作的基础上。手捧内容翔实、图像精美的著作,读者可能难以想象它们诞生于艰苦甚至危险的环境中。

  “远离尘嚣”在这里非常真切。大城市的喧嚣被戈壁和山峦阻隔在外,每周有一次集体乘车去库车县城的机会。研究院的年轻人已习惯了这种环境,人在这里变得单纯而真诚。对于他们,从外面的繁华都市来到人烟稀少、交通不便的克孜尔工作,不仅要面对心灵上的孤寂,而且一旦生病则面临医疗问题,此后又将面临婚育和子女教育等一系列问题。虽然面对重重考验,但他们“痴心不改”。

  不止一个年轻人告诉记者,“想在年轻时发挥专业所长,不断增长专业素养”。带着这样的愿望,西北大学的周智波与杨杰,毕业后一同来到研究院文物保护研究所。

  采访中,研究院党委书记张国领在龟兹研究院(所)成立二十五周年所写的对联在记者脑际闪回:“二十五载千佛相伴有苦有乐情系古龟兹,终其一生守望石窟有得有失梦圆克孜尔。”它表达了克孜尔人的真实心境。

  石窟护理员  孤寂中的守望

  ■两棵榆树经过热合曼的辛勤浇灌,虽然并不繁茂,但是坚韧地在山谷中与他为伴。

  在龟兹研究院管理的9处石窟中,克孜尔石窟条件最好,其他8处则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身在其中常有恍然的感觉。对于值守岗位的石窟护理员来说,“最大的困难和最难克服的还是寂寞”。在远离人群之处,守望千年石窟,平日与他们交流的只有群山和日月星辰以及稀稀落落的植物。

  没有水,没有电,甚至看电视、养狗为伴这类在都市及普通乡村中习以为常的事情,对他们来说竟都是一种奢侈。

  在克孜尔尕哈石窟守护了20年的护理员热合曼·阿木提因记者到来特地换上了西装。虽然头顶“2009中华文化人物”等称号,他仍不改质朴,仅将自己当作普通护理员,朝夕与石窟为伴,如果有人参观,他会跟着走完全程。在克孜尔尕哈,每年刮4、5级大风的日子约有10个月,地表植被稀少,大风扬沙非常严重。热合曼对谷中的一草一木、一窟一画都了然于心,一旦发现壁画上出现一道新的裂隙,不管多么微小,都会马上发现,及时寻找对策。

  热合曼居住的院中有两棵非常不起眼的榆树,不过一米多高,显得有些枯萎。记者问起树龄,答案竟是“30多年”。一个木制井盖下是一口深深的枯井,投下去一枚小石子,半晌才听到沉闷的坠落声。这是热合曼尝试自己挖井的不成功结果:两个人挖了三十多米,仍毫无出水的迹象,只得放弃。井没有挖成,热合曼只能依靠弟弟每周一次从外面运水过来。有了水,他自己先不喝,总是先浇灌那两棵不能再熟悉的“小树”。

  交谈中,热合曼说,他更习惯这里,到了大城市反而不适应,感觉别人像看“外星人”似的打量他。原本他只将看守洞窟当作谋生的工作,但渐渐发现自己守护的原来是无价之宝,是人类的文明遗产。他说,自己肯定会继续守护下去。

  森木塞姆石窟的护理员亚克退休之后,他的儿子举曼子承父业。记者到达森木塞姆时,举曼恰好生病,一个人骑车去县城看病,来回奔波将近一天。

  龟兹石窟的文物工作者们是新疆特别是南疆文物工作者的缩影。近年来,在各级政府的关心支持下,研究院各方面的条件逐步得到改善,但易中天教授所说的“纵有千佛相伴,生活仍属艰辛”仍然传达了他们的真实处境。

  

作者简介

姓名:张春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