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策划 >> 独家策划回顾 >> 特别策划:农村环境综合治理
“见微知著”:厩肥降解与农村环境治理 ——以侗族传统社会为例
2016年02月26日 07:5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2月26日第913期 作者:杨曾辉 字号
关键词:侗族;传统社会;厩肥;农村环境治理;降解

内容摘要:在水资源问题中,一个让人颇为关注的议题是,当前农村厩肥处理过程中,将含有厩肥的生活污水排入江河,进而给中下游造成水体污染这一现象。

关键词:侗族;传统社会;厩肥;农村环境治理;降解

作者简介:

  在水资源问题中,一个让人颇为关注的议题是,当前农村厩肥处理过程中,将含有厩肥的生活污水排入江河,进而给中下游造成水体污染这一现象。当然,可能有人会指责这些农村居民不爱卫生,不懂得保护水资源。可是,我们却没有去反思,在传统社会时期,他们的先辈同样从事与厩肥有关的各种狩猎、采集、游牧、养殖,尤其是农业耕种等经济活动,但却从未爆出所谓的“厩肥污染水体”一说。

  可能会有人认为,传统社会时期,人口规模和厩肥规模都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庞大,因而排入江河中的厩肥污染过的总水量,在水体流动过程中,通过江河自身的净化能力,完全可以实现自行脱污,进而达到可以直接饮用的标准。然而,放眼当下,随着进城务工潮的不断增长,农村传统种植业或养殖业的规模,早已无法与21世纪以前相比,但出现“厩肥污染水体”的说法却为何又萌发和盛行于当下社会?看来,问题出在我们如何理解传统社会各经济类型的实质,如何认识各民族对待和处置厩肥的方式,进而达到既能够将厩肥做高效利用,服务于自己的生产和生活,又能够利用环境自身净化功能的目的。

  侗族传统社会对厩肥的处理

  侗族生息区大抵位于现今行政区划的贵州、广西和湖南三省交接带。从所处生态系统类型看,则大抵处于亚热带山地丛林带。所处生态系统类型与纬度位置,使得侗族生息区的气候呈现为“三高”,即高温、高稳定和高潮湿。厩肥的降解,需要仰仗微生物的代谢活动或生长繁殖活动,以及昆虫的活动才能完成,而微生物的代谢活动或生长繁殖,所需要的温度、营养物质(包括无机盐、氮化物、水分、碳化物等)、PH值,甚至是氧气等外部条件中,温度是最为关键的一环,因为温度不够,微生物就会进入休眠状态,而温度过高则又可能会将它们杀死。从上述侗族生息区所处区位来看,显然十分有利于微生物的代谢活动或生长繁殖活动,包括昆虫的活动也是如此,因而在这里,厩肥降解不是难题。

  田野中切身的感受在于,当地居民的牲畜圈往往是各种昆虫最为集中和最为活跃的地方,至于微生物就更是不在话下了。正是因为它们的客观存在,才使得侗族居民利用牲畜践踏,去完成厩肥的制作,也就变得极为简单和高效了。厩肥的腐熟度极高,其关键正在于,南方地区可以为微生物和各种昆虫的生长和繁殖活动,提供优越的外部条件,尤其是温度条件。因此,在侗族生息区,传统的厩肥施用,关注的核心内容不是担心厩肥降解不充分的问题,反而是需要重点考虑在作物不同的生长阶段,厩肥降解过快而带来的负作用。就这一意义而言,侗族居民无论是从事稻田耕种也好,还是旱地耕作也罢,使用传统的厩肥根本就不会产生水体污染。

  值得进一步探究的是,侗族生息区有名的“净化链”——“稻—鱼—鸭”共生模式,在处理厩肥及其引发的环境问题上,扮演着极为成功而又高效的角色。所谓的“稻—鱼—鸭”共生模式,即在稻田中同时饲养鱼和鸭,稻、鱼和鸭三者并存。稻田中施的厩肥,90%以上会在水稻土中自然腐烂降解,而其他那些由于鱼和鸭的活动而浮出水面者,大多数则已经是厩肥中未完全腐烂的植物残株,因为随同厩肥而出来的牲畜粪便,早已成为鱼和鸭的饵料。如此一来,厩肥降解也就水到渠成。至于人们日常排放的粪便,在“稻—鱼—鸭”共生模式盛行的侗族生息区(主要是在南部侗族地区),由于他们的厕所往往是建构在鱼塘或稻田的上方,因而人们日常排泄的粪便,还来不及污染水体,就已经被作为鱼的饵料“资源”而消费掉。因此,“稻—鱼—鸭”共生模式净化后的水资源已经实现了无公害化,而每亩“稻—鱼—鸭”稻田储集起来的净水资源可以达到300多吨,这对江河中下游水资源的安全与稳定,将发挥巨大的作用。

  有些地方的侗族居民(主要是集中在北部侗族地区)则是有专门的粪坑,尿液也分门别类收集,并且将它们作为肥效最高的厩肥去加以使用。由于尿液的有限性,他们往往是将其用在旱地中的菜苗培育、各种佐料作物的施用和追肥等方面。至于大便则是有专门的粪坑收集,而且是和其他牲畜粪便混合在一起存放。此类厩肥的使用,几乎都是用在旱地耕作当中,或者是稻田中种植越冬作物时使用,而水稻则几乎不用,因为量不够。如此一来,由于这些地区厩肥降解极为迅速,因而在旱地中,厩肥同样能够快速完成降解,不会造成污染,更不会造成水体污染。而他们在从事水稻种植时,施放的则是牲畜圈中制作出来的厩肥。偏远而道路不便的地区,由于厩肥运输极为困难,因而他们往往是就地取材制作草垛肥,去完成稻田耕种的施肥。

  总之,在侗族传统社会时期的经济类型中,他们对厩肥的认知、制作、存储到最后使用的各个环节,厩肥都不会对水体构成污染,反而是将粪便作为有用、有效的资源去加以认识和利用,而这又是他们优化自己生存环境的根本过程。

  厩肥:当前农村环境治理的一个突破口

  现在的问题是,生产和推广化学肥料和农药所带来的各种环境问题和粮食安全问题,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应。厩肥看似十分简单,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其实它在农村环境治理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并不亚于任何一项工程,从它的身上,我们可以窥探当前农村环境治理的诸多问题。换言之,厩肥可以作为当前农村环境治理的一个突破口。

  一段时间以来,家畜粪便学、农学、水产学、生态学等几乎包办了厩肥的研究,但关注的重心是厩肥降解的速率、肥分的大小、厩肥的制作等方面,而民族文化却很少涉及。标榜以“文化”为研究旨趣的民族学(包括分支学科如生态民族学等),从民族文化的视角去研究厩肥者,反而十分鲜见,因为就其实质而言,“厩肥”并不是纯自然的产物,而是相关民族在把握自身所处生态背景的基础上使用文化策略加工和改造而成的“文化事项”,更是民族文化与环境不断磨合的成功的文化产品,因而具有当地环境维护的功能和价值。因此,民族学理当去研究厩肥,应当去探究不同民族的厩肥文化逻辑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并将这样的研究成果切实运用到当地的农村环境治理中去,不断挖掘民族传统文化的当代实践价值。

  (作者单位:武陵山区生态文化与居民健康促进重点实验室)

作者简介

姓名:杨曾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