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当代中国 >> 研究园地 >> 外交
朝鲜停战后中国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努力
2016年05月24日 08:51 来源:国史网 作者:宋晓芹 字号

内容摘要:一方面,中国积极推动朝鲜政治会议的召开,积极响应苏联召开五大国会议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倡议,积极开展与苏联和朝鲜的协调与配合,切实希望通过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促进国际紧张局势的缓和。

关键词:朝鲜;朝鲜问题;中国;政治会议;苏联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宋晓芹,历史学博士,教授,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030006。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与战后初期东亚国际体系的构建研究(1945~1955)》(13BZS048)的阶段性成果。

  根据1953年7月27日签订的《朝鲜停战协定》规定,“为保证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双方军事司令官兹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在停战协定签字并生效后的三个月内,分派代表召开双方高一级的政治会议,协商从朝鲜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等问题”。[1] 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围绕朝鲜政治会议的召开和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相关国家进行了一系列的外交努力,作为《朝鲜停战协定》签约方之一的中国,也是这一进程的重要参与者。目前,国内学术界对这一研究涉及不多,即使涉及内容也比较简单,国外学者的相关研究则多以美国和英国为研究视角,(国内学者关于朝鲜停战后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研究有柴成文、赵勇田的《板门店谈判——朝鲜战争卷》(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版)和金冲及主编的《周恩来传》(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等。国外学者的相关研究主要散见于各种与朝鲜战争和日内瓦会议相关的论文及著作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Yoo Byong-yong: Korea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1945~1954 Britain, the Korean War and the Geneva Conference, Seoul: Jimoondang International, 2003。)本文拟以中国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努力为视角,就中国为争取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作用提出一些初步的看法,以就教于方家。

  坚决主张朝鲜政治会议应是包括相关中立国参加的多边圆桌会议

  朝鲜停战以后,根据《朝鲜停战协定》召开高一级的政治会议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就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根据朝鲜停战谈判的经验,中国政府认为交战双方之间不易形成和解的气氛,而中立国在朝鲜停战谈判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中国政府主张朝鲜政治会议应该包括与朝鲜问题有关的非参战国家,且《朝鲜停战协定》第60 款规定的“向有关各国政府建议”的“各国”“本应该包括了同朝鲜问题有关的非参战的所有国家”。[2]

  为了促成朝鲜政治会议的尽快召开,1953年8月11日,周恩来同外交部负责人研究并起草了《关于政治会议问题的意见》,认为“朝鲜政治会议的参加者应该包括美国、苏联、英国、法国、中国、印度、北朝鲜、南朝鲜、波兰、缅甸和瑞典11个国家,会议应该是多边圆桌会议,但会议通过的决议需要得到停战协定签约国家的一致同意才能实行。根据停战协定第60款,会议的议题主要是讨论外国军队从朝鲜撤退的问题以及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也可以讨论其他问题”。[3]

  1953年8月12日,周恩来接见了苏联驻华大使库兹涅佐夫,请他将中国政府关于召开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政治会议的书面意见转交苏联政府。8月15日,毛泽东致电金日成,并将中国方面提出的《关于政治会议问题的意见》发去,征询朝方的意见。[4]中国政府的意见得到了朝鲜和苏联的支持,8月18日,苏联向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政治委员会)提交了根据中国政府的意见拟订的关于朝鲜问题的提案。8月24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支持苏联的提案,并阐述了对拟将召开的朝鲜政治会议的原则立场:“政治会议应采取圆桌会议的形式,即朝鲜停战双方在其他有关国家参加之下共同协商的形式,而不采取朝鲜停战双方单独谈判的形式”。 [4](p.321)

  中国坚持朝鲜政治会议应是包括苏联等中立国参加的多边圆桌会议的主张,遭到了美国的坚决反对。美国认为,朝鲜政治会议“应该是朝鲜战争交战方之间的双边会议,而不是包括中立国家在内的圆桌会议”;“会议应只讨论朝鲜问题,事先不能认同讨论其他问题的可能性;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南朝鲜参加会议”;“苏联鼓动了北朝鲜对南朝鲜的侵略,任何美国人都不会相信苏联的中立国地位或者苏联会站在美国一边”。因此,“美国不反对苏联参加政治会议,但是只能作为共产党国家一方的代表参会”。“苏联不是唯一对有效解决朝鲜问题发挥重要作用的国家,如果没有中国,或者美国,或者朝鲜南北方的参加,政治会议肯定不可能顺利举行”。[5]

  1953年8月17日,第七届联合国大会复会,召开朝鲜政治会议成为一个主要议题。苏联的提案指出,朝鲜政治会议应是由中国倡议的11国参加的圆桌会议,会议通过的决议应该得到《朝鲜停战协定》所有签约国的同意。以美国为首的15国体提案(在参加“联合国军”的16个国家中,印度没有向朝鲜派兵参战,只派遣了一支医疗分队。由于美国坚持只有向朝鲜派兵参战的国家才能参加朝鲜政治会议,不同意印度参与会议,于是这个提案就成了15国提案。)主张,朝鲜政治会议应是朝鲜战争交战方之间的双边会议。经过10天的讨论,第七届联合国大会最终否决了苏联的提案,通过了美国提议的由交战方参加朝鲜政治会议的决议。对于苏联参加朝鲜政治会议的问题,会议则通过了另一项决议表示:“如果苏联愿意的话,可以参加朝鲜政治会议”。[5](p.1503)

  苏联并没有公开参加朝鲜战争,也不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约国,因此,它认为联合国大会的决议“是不正确的,是不能接受的”,[6] 让苏联以一个参战国的身份派代表参加朝鲜政治会议的立场是“荒谬绝伦”的。[7]第七届联合国大会结束以后,苏联外交部立即向中国政府通报了联合国关于朝鲜政治会议讨论的结果。1953年9月13日,在第八届联合国大会召开前夕,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致电联合国秘书长,对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关于朝鲜问题的两项决议做出答复,强调“政治会议的成员问题与政治会议任务的能否圆满达成有着重大的关系。它不应该由一方单独作出决定,而只能由联合国和中、朝两国政府共同协商,加以解决”。中国政府建议:“一、参加政治会议的成员国,应为在朝鲜交战双方的全体国家,包括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及南朝鲜在内,以及被邀请的有关中立国家苏联、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缅甸。二、政治会议应采取圆桌会议形式。但政治会议的任何决议必须得到朝鲜交战双方的一致同意。三、为使政治会议问题得以顺利解决,并为以和平协商方式解决国际争端树立典范,第八届联合国大会讨论扩大政治会议成员问题时,应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派遣代表出席大会,共同协商。四、在政治会议的成员问题经过协商解决之后,朝鲜交战双方应即对会议的地点和时间进行商洽和安排。”[2](pp.305~306) 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反对,9月15日开幕的第八届联合国大会拒绝将中国政府的建议列入会议议程。苏联代表对此表示,“除非大会讨论中国和北朝鲜的反建议,否则别指望朝鲜政治会议将会在15国提案规定的期限内召开”。[8]

  根据联合国的决议,1953年9月19日到10月14日,美国政府通过瑞典驻华使馆连续四次向中、朝两国发出照会,通知政治会议将于10月15日在旧金山,或檀香山,或日内瓦召开,并表示愿意就会议召开的时间和地点进行讨论,必要时可在开会时商讨参加会议的成员问题。10月5日,毛泽东致电金日成,发去中国政府拟订的《关于政治会议成员问题的新步骤》指出:“我们原则上仍然认为政治会议不应是板门店谈判形式的重复”,“应有其他中立国参加”,“为了推动政治会议的迅速召开,经过两国间的协商,同意由朝中两国政府指派代表与美国代表进行初步会谈”,“初步会谈的主要问题应为政治会议的成员问题,其次则为政治会议的地点与时间问题”。“初步会谈地点即在朝鲜板门店”。10月8日,金日成回电表示同意。[4](pp.330~331) 10月10日,中国政府对美国的照会做出答复,同意中朝代表和美国代表于10月26日在板门店举行关于召开朝鲜政治会议的会谈,讨论会议的时间和地点,特别是参加会议的成员问题。但是,“所有希望停战后迅速公正解决朝鲜问题的人,都认为此次重返板门店的谈判前景黯淡”。[8](p.148) 从10月26日到12月12日,中朝代表和美国代表共进行了51次会谈。美国代表主张先讨论会议的时间、地点,中朝代表坚持应先讨论参加会议的成员问题。虽然美国代表勉强同意中朝方面邀请中立国参加会议的原则,但却拒绝就哪些国家可以作为中立国进行表态,并继续坚持苏联只能以参战国身份派代表参加会议。由于双方分歧太大,这次会谈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朝鲜停战后,中国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最初努力不仅表达了对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真实愿望,而且体现了维护国家利益的基本立场。中国坚持朝鲜政治会议应是包括相关中立国参加的多边圆桌会议,为其他与朝鲜战争相关的非参战国、特别是苏联参加会议提供了便利。众所周知,苏联与朝鲜战争关系密切,对于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作用重大,但它并不是参战国,也不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约国。如果朝鲜政治会议只是交战方之间的双边会议,苏联将被排除在会议之外,导致中国在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上失去最重要的国际支持。如果苏联作为参战国一方派代表参加会议,这将与其朝鲜战争非正式交战方的身份相悖,势必导致苏联在国际舆论上的被动。因此,苏联坚决支持中国的建议,苏联只能以中立国的身份参加会议。四国外长会议期间,苏联驻英国使馆的一位领事曾向美国的一位外交官表示,“苏联不可能作为共产党一边的成员参加朝鲜政治会议”。[9] 中苏与美国在朝鲜政治会议的形式和苏联参会身份问题上的严重对立,最终失去了在《朝鲜停战协定》框架下解决朝鲜问题的可能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