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物馆
【文萃】陈卓:新时代博物馆发展理念的几点思考
2019年06月28日 14:45 来源:《东南文化》 作者:陈卓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快速发展融合的时代,是一个文化多元共生的时代,是一个智慧化、智能化的时代。在此背景下,中国文博事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一、中国博物馆事业发展特点概述 

  第一,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人们的受教育水平显著提升。教育部《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5.7%。随着人们接受知识的渠道逐步拓宽,精神文化方面的需求也越来越高。第二,随着博物馆自身的发展,馆舍条件也在不断改善。如今,中国的博物馆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走在世界前列。展厅面积、设施设备、参观舒适度、配套服务等方面的发展进步有目共睹。第三,博物馆发展得到了国家政策的支持和保障,特别是2008年博物馆向社会免费开放后,文物保护、陈列展览、宣传教育等方面的专项资金投入不断加大,国家在人才的引进、培养方面均有一定的政策扶持,博物馆发展有了质的飞跃。第四,智能科技、新兴产业的发展使得社会群体重新组合、重新分配,许多社会行业和群体不断变化、不断融合,智能化社会、互联网系统为人们获得知识提供了更加多元化的途径,也使得博物馆面向社会的服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二、新时代博物馆的发展思路 

  新时代中国博物馆事业将面临更多、更新的挑战。如何应对,如何完成自我升级改造,是博物馆界亟须解决的问题。博物馆要做到与时俱进,首先就是开拓思路,从理念上谋求创新。

  关于策展理念方面,陈列展览是博物馆的重要职能之一,又是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博物馆收藏、研究、教育三大基本功能息息相关。作为博物馆文化价值的集中体现,策展理念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座博物馆的特色优势和发展方向。具体可以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革和创新。首先,深层次提升区域间博物馆合作办展水平。策展理念某种程度上体现着我们的区域文化,那么区域文化如何进行互通?大致包括横向和纵向两个层面。横向层面,以区域文化交流为策展思路。纵向层面,当前很多博物馆都在按照历史发展顺序策划具有地域文化特点的展览。我们应转变理念,在策划纵向展览时,尽可能弱化地域历史发展脉络,把史和志结合起来,这样既能突出地域文化,又能把不同地域文化的特点传播给观众,增强对观众的持续吸引力。其次,加强博物馆策划主题性原创展览的能力。在策展主题方面,应加强博物馆主题性原创展览的策划能力。一个好的博物馆展览需要包含这样几个要素,即有创意的主题、新颖恰当的表达方式和展陈形式、科学研究及研究成果的有效转化。最后,实现策展理念的拓展和更新。目前,各类博物馆基本展示的都是历史见证物,很少有博物馆展示动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收藏和保护同样也是博物馆的基本使命之一。作为一个城市的博物馆,我们要记录这座城市的发展,便需要注重地域文化的收藏和保护,借助现有展陈场地、研究人员和宣传能力,拓展我们的社会服务功能,承接更多非遗类展览,把非物质文化遗产引进博物馆,留下城市独特的文化内涵和记忆。

  关于社教理念方面,如今,博物馆的定位已经转变为服务社会的公共性文化机构,要更加注重发挥“教育”功能,不仅做知识的“殿堂”,更要成为全民终身教育的“课堂”。我国多数博物馆至今尚未融入到全民教育体系当中,在社教理念上也没能与教育模式紧密结合,如果能够做到与教育部门的深层次沟通、联合,把我们博物馆真正变成一个课堂,那么博物馆的教育功能将会大大提升。首先,在服务方式方面,应积极采用“互联网+”思维,充分利用数字化手段,拓展知识服务的边界,增加线上互动服务,及时了解观众所想,提供更多个性化、智能化服务。其次,在宣传模式方面,围绕博物馆展览延伸而出的知识型服务,除了常规的讲座、沙龙、出版物、文创之外,应努力尝试更加个性化的手段,采取更具知识性、互动性和趣味性的方式,与更多文化机构展开跨界合作。更具知识性、互动性和趣味性的方式,与更多文化机构展开跨界合作。最后,关于宣传人员的调整,当前博物馆智慧化讲解成为大势所趋,语音导览、扫码观展等讲解形式逐渐取代了人工讲解,博物馆讲解员的讲解职能逐渐要从“台前”转向“幕后”。如今,博物馆社教人员更多地需要通过网站、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方式与观众互动,这就需要提升宣教人员通过网站、微信、微博等多媒体线上讲解的专业水平。

  关于文保理念方面,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社会资源,文物正面临着自然因素及社会因素带来的严重破坏,随着文物科技保护工作的不断开展,文保理念也应有所更新。首先,要注重文物预防性保护。文物保护应更多地运用预防性保护系统提供的数据信息,对文物进行科技性保护。文物保护并非只是文物修复,文物预防性保护工作更为重要。其次,文物数字化需把握必要的限度。我们的数字化保护应该把握必要的限度,要在文物“保护第一”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合理利用”,如果只保护不利用,用数字化代替文物本身,实体博物馆也将不复存在了。再次,要警惕“饥饿营销”式文物展出。从文物保护角度讲,我们应该对某些馆藏的珍贵文物进行强制性禁止展出,或规定某些珍贵文物若无特殊情况不对外展出,这样就有效减少了外界因素对珍贵文物的损害,达到文物保护的目的。最后,藏品是博物馆发展的基础性条件,征集藏品是构建博物馆收藏的主要业务活动。在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时代,文物工作者认为民间文物的最后归宿只能是国有博物馆,藏品征集只是文物从个人进入博物馆时履行的一项手续而已。而如今,藏品征集工作面临了新的课题。原先几乎全部流向博物馆库房的文物开始了空前规模的分流,文物征集的难度增加了。从中国博物馆藏品构成的重要来源——考古发掘文物来看,各地的考古研究所纷纷建立自己的藏品陈列场所,不再将发掘品无条件地移交给博物馆;从文物市场来看,以拍卖等方式购买文物也已成为博物馆藏品征集的重要途径,文物征集机构也不仅限于国有博物馆,还包括非国有博物馆以及图书馆、档案馆、美术馆、科研机构、企事业单位、私人机构等。此外,个人收藏热方兴未艾,收藏队伍日趋庞大,这对文博单位专业人员的藏品征集工作也是一种挑战。

  同时,以往的征集理念和模式已不再适应新的形势和要求,在新时期的文物征集工作中,我们的眼光不能仅局限于古代艺术品,而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对博物馆未来展示和传播具有重要价值的当代的纪念物。这些纪念物不全是历史遗存,有相当一部分是正在使用的物品,或是某些重要事件、大型活动的见证物,如抗击“非典”、北京奥运、航天工程、杂交水稻、智能产品等相关纪念物,甚至包括一些电脑程序、电器元件等软硬件设备。如果等到它们都成为历史遗存再去征集,很多实物已不复存在,届时悔之晚矣。因此,更完整、更全面地保存、征集当代实物至关重要。“为了明天而征集昨天和今天”表明了当前文博工作者征集工作的紧迫感和使命感。为此,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文物概念,及时调整征集方向,改进征集方式,使之日趋完整科学,这样才有利于全方位文物征集观念的建立和工作的开展。

  (作者单位:天津博物馆。《东南文化》2019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闫涵/摘) 

作者简介

姓名:陈卓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