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王存刚:以理论创新推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
2018年05月31日 15: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存刚 字号

内容摘要:就国际关系和中国外交领域而言,这是一个需要国际关系理论创新也一定能够实现国际关系理论创新的时代。有鉴于此,为进一步深化人类对于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现实的认识,并增强人类驾驭国际关系发展方向的能力,国际关系理论亟须创新发展,或者说国际关系理论研究需要再出发。无论是世界性,还是民族性,都将有助于扩展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解释力和影响力,以及中国国际关系理论与其他国际关系理论的对话。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创新发展,应当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实践、中国与世界的复杂互动、国际关系的风云变幻中,找到需要解决的问题,明确改革发展的方向,并给出富有新意、令人信服的解释。

关键词:国际关系;关系理论;创新发展;理论创新;需要;大国;外交;中国与;习近平总书记;研究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就国际关系和中国外交领域而言,这是一个需要国际关系理论创新也一定能够实现国际关系理论创新的时代。我们不仅应当有这样的自信,而且应当努力培养和不断提升这样的能力。无论未来相对成熟的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呈现何种形态,其核心范畴是什么,其研究方法会怎样,它都需要兼具系统性、专业性、主体性、原创性。这样的理论创新,既是新时代的需要,也是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需要。

  国际关系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当前,人类社会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首先,世界市场在广度和深度上的巨大拓展、交通和通信在技术上的巨大进步,促使全球范围的联系性空前凸显,各国之间的相互依赖度空前强化,“地球村”已从略带幻想的浪漫词汇转化成可感可知的客观事实。然而,人类对联系性和相互依赖度的管控能力并未与现实的进展同步提升,由此导致全球性问题频发、全球性挑战严峻。其次,近代以来长期主导世界秩序、操控国际规则的欧美传统大国虽然在绝对力量方面仍在缓慢上升,但其相对力量持续下降却是不争的事实;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批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绝对实力和相对实力都在不断增长。实力的此消彼长,导致欧美传统大国对世界秩序的主导地位、对国际规则的操控能力悄然发生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变革世界秩序主导权的意愿和能力均有所增强。再次,以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科技革命正在飞速发展,它们将重构当今世界的大多数产业,并深刻影响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从而引发世界经济关系、人类基本经济关系的革命性变化。

  同时,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已进入新阶段,并呈现出与以往任何阶段都迥然不同的特点。近代以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持续发生变化。从1840年到1949年,内外交困、积贫积弱的中国,是当时盘踞世界舞台中央、操控世界秩序的欧美列强欺凌和蚕食的对象,“不平等”是这一时期中国与世界之关系的最显著特点,“弱国无外交”是对这一时期中国对外行为的最精准描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是重构中国与世界之新关系的起点。这种新关系的显著特色是,主权独立的社会主义中国致力于在世界体系中寻求平等与尊重,并不断将这种诉求变为现实。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显著增强,从而引致中国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持续上升;而以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两大基本任务的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展开,则进一步强化了中国的国际引领能力和对全球与地区秩序的塑造能力。换句话说,中国已经实现了从世界体系外国家发展成为世界体系内国家、从世界体系边缘国家发展成为“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国家的两级跳。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国的国际关系发展业已进入新时代。

  国际关系理论亟待创新发展

  解释世界,是理论的基本功能之一。透过这一功能,人类才有可能把握世界,进而在与世界互动的过程中发挥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就国际关系理论来说,既有的主流国际关系理论,包括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建构主义等,都在解释国际关系现实方面有过不俗的表现,并因此在学术界、政策界风靡一时。比如,现实主义对国家权力和国家利益的强调,自由主义对国际制度、国际秩序的认知,建构主义对观念、认同的解读,不仅使人们能够从不同侧面、不同层次上把握复杂的国际关系现实,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塑造着国际关系的外部形态和内部结构。

  然而,面对当前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更为鲜明的国际关系现实,无论上述哪种理论,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解释力不足问题。例如,现实主义不能有效解释国际制度的重要作用,无法给出避免“大国政治的悲剧”、走出“修昔底德陷阱”的良方,从而在认识论上具有浓重的“历史循环论”色彩;自由主义不能有效回应为什么国家实力的增长,尤其是硬实力的增长在当今世界仍然具有关键性作用,无法提供走出“金德尔伯格陷阱”的路径;建构主义则不能有效解释世界相互依赖性的空前高涨,为什么无法有效弥合人类不同群体在观念上的分歧和认同上的差异。有鉴于此,为进一步深化人类对于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现实的认识,并增强人类驾驭国际关系发展方向的能力,国际关系理论亟须创新发展,或者说国际关系理论研究需要再出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